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说不说气话了
    “我没有,我哪里敢跟爷玩这个,而且我白天里,闲下来就会想爷呢!”若音好冤哦,她真的是无辜的啊!

    “嗯?只是白天想?”四爷的手扣住她的下巴,大拇指腹在她嫣红的唇上磨-挲。

    “夜里也想。”

    “有多想?”

    “想得紧。”唰的一下,若音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哪里想?”

    若音:“爷坏,我不说了!”

    “连起来说给爷听,爷就给你。”四爷的左掌说着便掀开她的裙角,探了探。

    若音哆嗦了一下,差点没被四爷探得起鸡皮疙瘩,其实她很想说,她什么都不懂,她不想要呀,可情况不允许她这么说,而她的手也只能轻轻按了按那不安分的大掌。

    沉思片刻后,她咬了咬-唇,道:“白天夜里都想爷,整个人都想得厉害~”

    说完,若音只觉得面上火辣辣的烧,烫得不敢看四爷,心说连起来就是这么造句的吧?

    此话一出,四爷知道她羞的很,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极限了,不由得薄-唇微微上扬,是那种满意中带点邪的笑,看着她欲拒还迎,含羞带怯的模样,四爷只觉得魂儿都快被她勾走了。

    这张嘴真够甜的,甜的让他沉醉,就是不知道别的地方是不是同样让他沉醉。

    于是乎,他急色的进行了双人交响曲。

    四爷大概是因为前两次没得手,这一次就特别猛。

    若音本来是诚心想好好伺候他的,奈何四爷太威猛了,一开始她还配合他,后来直接哭起来了,到了最后,她是连哭的力气都没了,小声啜泣着。

    这哪里是二人世界美妙时刻,分明就是四爷惩罚她的时刻,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只是个幼儿园毕业十几年的孩子,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期间,四爷像个电-动马-达一样,还逼问她好几个问题。

    比如:还说不说气话了?下次还敢撵爷走?玩不玩欲擒故纵了?诸如此类的。

    若音被他弄得摸不着头绪,问题太多,导致她一脸懵的先点了头。

    “嗯?你居然敢点头,看来是爷收拾的还不够。”四爷越发孟浪起来,大有她不服软,就要与之决战到天亮的架势。

    “不了,通通都不敢了~”被他这么一整,若音一面摇头,一面“嘤嘤”地啜泣着,只觉得她的魂儿早已飘到九霄云外了。

    而她以为,只要她服软,四爷就会放过她。

    可惜她错了!

    四爷不愧是人中龙啊,即使若音嘤嘤啜泣,也不能阻止他的狂野。

    这一夜,四爷把马拉松长跑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外面的奴才是站得远了又远,头回见四爷在福晋这儿闹腾得厉害呢。

    就连苏培盛也抬头看着泛起鱼肚白的天,以前爷不会在福晋这里弄到快天亮的,不过瞧着福晋最近的变化,是有些不一样了,大概是对上爷的口味了吧。

    不一会儿,苏培盛听着里面的动静渐渐没了,赶紧让人备热水。

    若音整个人软的跟没骨头似得,站都站不起来了,她是在四爷打横抱着的情况下,才到浴桶的。

    四爷看着她身上有他留下的痕迹,嘴角邪魅上扬。

    在她们擦洗的时候,奴才们早就面不改色的把被子换了。

    最后,若音是在下人的搀扶下,擦干身子,穿好衣裳的。

    当两个人再次躺着时,若音直接转过身,背对着他睡,情兽!

    同时,她很好奇四爷吃什么长大的,体力这么好!

    除了第一次快了些,之后一次比一次时间要久,可算欺负死她了!

    更别提什么怜香惜玉了,估计在四爷的字典里,根本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四个字怎么写。

    “怎么,生气了?”四爷一手揽着她的腰,身躯贴着她的背脊,在她耳旁磁性道。

    见他又贴上来,若音是怕了,整个人都颤了颤,“我哪敢。”

    “几月没碰你了,才发现你这般妙不可言,一时没控制好,下次多来陪陪你,就不会这样了。”四爷伸手给她按了按腰。

    四爷这话里的意思是:小别胜新婚,难免多要了几回,下次爷还要多来,就会节制些了。

    若音感受到他温热在大掌给他按腰,不由得委屈道:“四爷,好像我的肾在痛。”

    “胡说,爷的肾都不痛,你会痛?”四爷沉声训斥,可话里还是带着些许温和的。

    若音有些不服气,谁说只有男人才会肾-虚,肾痛,女人就不可以了?

    她扯了扯唇,最后决定退一步海阔天空,“那我腰疼。”

    “知道你腰疼,爷这不给你按着呢吗。”四爷还没给人按过腰,手法有些生涩,胜在平时注重养生保健,大掌很暖。

    四爷前一刻还咄咄逼人的逼问,后一刻就温柔体贴的按腰,这让若音有些适应不过来。

    难怪人都说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没有什么事情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

    不过若音觉得,虽然四爷行事的时候马虎粗暴,胜在完事后温柔无限,比那种完事后躺下就打呼噜的要好。

    就这么想着想着,暖着暖着,若音就睡着了。

    四爷大概是前几次得不到,心里就特别的骚-动,现在得到了,虽然还有些小骚-动,但没那么强烈了。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几天就想着正院的小女人,掐着时间就来了。

    至于若音来月事,他其实并没有怀疑过,只是当时有些下不了台。

    况且这几天膳房都收到福晋要忌口的消息,不吃辣的,不吃寒的,不喝浓茶,想来就是真的了。

    这时,四爷感受到若音呼吸均匀后,也就歇下了。

    若音是没想到,她无意中玩了一把欲擒故纵啊。

    早上的时候,若音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她闭着眼睛翻了个身。

    不动还好,一动她就觉得整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就跟被拳击手暴打了一顿似得,哪哪都不得劲,当下柳眉微蹙,嘴上小声娇-哼。

    “嗯?你说什么?”本来四爷张开双臂任由丫鬟和太监更衣洗漱的,听见她蹙眉哼哼唧唧,便坐在床边。

    而若音听到四爷的声音,整个人顿时清醒了一点,睁开眼就看到四爷的俊颜,迷糊道:“爷,我说什么了吗,难道我在说梦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