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更重要的事情
    对于李氏的嘲讽,宋氏面上一僵,只能装作没听见。

    三人又聊了一会后,若音就道:“往后的晨省推迟半个时辰,也不用每天都来,逢初一十五,逢年过节的,你们来我这儿坐坐就行了,另外有事的话,我也会让人通知你们的。”

    晨省虽然恢复了,但也不能每天早上都看见这些人,难免各自添堵不是?

    “是。”这下宋氏和李氏一起应了。

    李氏就算心里不服,也不能太咋咋呼呼,好歹四爷最近对福晋有些不一样了,她可不想触这个霉头。

    “今天就到这儿吧。”若音摆摆手示意。

    李氏和宋氏起身行礼后,就离开了,李氏走在前头,宋氏规矩的跟在后头。

    待她们两个离开后,若音就把正院的奴才都召集在一块了。

    上次她遣走了一半的奴才,现在正院还有十几个呢。

    她还真就觉得,奴才在于精,而不在于多。

    多了矛盾多,不好管教,留几个规矩醒目的就行了。

    若音坐在上座,看着面前跪着三排奴才,柳嬷嬷和巧风则站在她的旁边,她扯了扯唇,道:“还有没有不想在这当差的,有就说一声,我给你们结双倍的月钱。”

    “没!奴才愿意跟着福晋!”原本跪在地上的奴才,纷纷摇头表忠心。

    还有个别吓得战战兢兢,关于前段时间从正院遣走的奴才,听说四爷让人打了一顿猛的,还打死两个呢。

    若音从他们的表情上,也猜出了个大概,自打四爷上次帮她立威后,府里的奴才见了她,都恭恭敬敬的,有些还刻意讨好她。

    她当然知道,这个都归咎于四爷的威信和手段,到底是宫里头出来的皇子,一下子就把那些奴才治得服服帖帖。

    “既然都愿意留下,那就好好当差,有什么不懂的问柳嬷嬷和巧风,表现好的,每半年有一次加月钱的机会,各方面都好的,我会选一两个当管事。”

    这话一出,那些奴才的眼睛都冒光,本来他们都是最低下的奴才,家里贫穷,挣个养家糊口的钱。

    几个主子身边都有得力的奴才了,他们横竖就是这里挪到那里,没什么出头的日子。

    现在居然有这种机会摆在面前,自然是不会放过了,个个把头磕得“咚咚”响,生怕落后。

    嘴上还说着:“谢福晋赏口饭吃。”

    若音见他们磕头磕的起劲,便道:“行了,让你们比当差的能力,又没让你们比磕头。”

    听到这话,奴才们才停下磕头,个个把若音当救世主一样仰望着。

    “反正我丑话说在前头,有赏就有罚,有能力的就赏,至于罚呢,我最讨厌吃里扒外的,要是被我发现了,我也不罚你们,我见不得血,只能把你们交给四爷。”若音淡淡地说,就好像在说最平常不过的事。

    “是是是!”那些奴才一听说四爷,吓得舌头都打了卷。

    事情都交代好了后,若音就让柳嬷嬷赏了他们银子,让她们该干嘛就干嘛去。

    下午的时候,若音在插花,房里的各种香薰和香料,她都让人扔了。

    没办法,一日被蛇咬,终生怕草绳。

    结果她正悠闲着呢,就听见太监唱报:“四爷到!”

    若音放下手中的活,才走到门口,就见四爷在院子了,便上前迎接。

    四爷远远的就看见若音了,她穿着一身嫣红的旗装,雪白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还不等她行礼,四爷就上前扶着她了,“往后不必多礼,你是福晋。”

    啊?哦。若音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会,她是跟原主学的呀,原主每回都是行礼哒,而且是雷打不动。

    难道是四爷体恤她这个大病初愈的?

    于是,她露出一抹受宠若惊的表情,“谢四爷体恤我。”

    四爷这个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是个善于说客套话的人,既然开了口,她还是领情吧。

    两人进了屋,四爷就闻见淡淡花香,可一时半会又猜不出是什么香味,视线便在屋里扫了一遍,最后落在八仙桌上的花花草草,还有各色花瓶上。

    当下四爷的面就冷了几分,大概是觉得她有时间插花,没时间关心他吧,“你这几天,就在做这个?”

    若音听出四爷话里的冷意,便偷偷瞥了他一眼,她刚刚什么都没做啊,怎么一下子说变脸就变脸,比变天还快!

    简直伴君如伴虎!

    “回爷的话,我让人把屋里的香薰都撤了,可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便捣鼓几瓶自己喜欢的花,这花香味比香薰好闻多了。”若音走到八仙桌前,指了指一瓶插好的榆叶梅。

    四爷瞥了一眼她指的榆叶梅,只见那瓶榆叶梅,明明是层次不齐,可又不像是随意乱插的,且整体看上去赏心悦目,说不出的妙。

    走近一看,有些还用铁丝和深色绳子做固定的。

    饶是冷酷如四爷,在看到这么美的插花时,惊讶之外,气也消了些。

    他知道她是担心有人在香薰下毒,却没敢说出来,还说花香比香薰好。

    想到这里,他的心软了一下,道:“这些事情,让下人去做就行了,你是福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四爷的意思是:这些活,让下人去做,你要知道,你是福晋,你最重要的事情是爷!

    若音仔细把四爷的话琢磨了一遍,也明白了个大概,不由得歪着脑袋看向四爷,见他面上又温和了几分,这下貌似不生气了?

    正好,四爷也转头看向她,四目相对,四爷的黑眸对上若音的无辜美眸时,不由得伸手朝她招了招,“过来。”

    若音听话的走到他面前,有些局促,只是美眸又无辜了几分。

    四爷实在是受不了她无辜又无声的样子,这比撒娇还让他没辙,他伸手拉过她的手,放在掌心揉了揉。

    罢了,她难得洒脱任性一下,又是个福晋,宠一些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他扯了扯唇,道:“既然喜欢,那就这样吧,也算是陶冶情操,但不能累坏了身子。”

    “爷放心吧,不会累的。”一听四爷松口了,若音便一屁-股坐在四爷身上,说不出的喜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