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动静越大才好
    四爷身材是真的好,身躯线条流畅,精壮的身体散发出男人气息,性-感的腹肌在烛光下泛着精光。

    若音拽着手里的帕子,有一下没一下的给四爷搓澡。

    其实这会子,她跟上次一样,为了不让自己紧张,把四爷当成萝卜青菜洗,这样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只不过,她是和上次一样,可四爷的心境跟上次大不相同了。

    上次是若音身子还没好全,四爷就算兴致勃-勃,也只能忍了。

    现在尝到她不一样的美妙,四爷隐隐有一发不可收拾的种子在心中萌芽。

    况且四爷是个极端的人,在他眼里,一个人不是好的,就是坏的。

    而他自己呢,不是正经的,就是不正经的。

    正经的时候雷打不动,光着身子在他面前都不为所动。

    不正经的时候,再怎么反抗都没有用。

    之前四爷在练字,他就是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禁欲系冷酷四爷。

    如今他放松下来,大概就是流-氓得不能再流-氓的坏坏四爷。

    这会子,四爷并没有像上次那般闭着眼睛,而是睁开眼睛,一双神秘的眸子,带着精光,紧紧地盯着若音。

    那是猛兽般侵略性的眼神,一点点腐蚀着面前的女人,恨不得吃了她!

    若音还没发现四爷的眼神不对劲,她是低着头,坐在小板凳上伺候四爷的。

    她一直弯着腰,这会腰也有些酸了,便起身变换了一下姿势,让腰好受些。

    结果抬头就对上四爷那双直白的眼睛,顿时心中愣了一下。

    这都没完,四爷还伸出手,直接把她一拉,若音身体失去平衡,当下失声尖叫,“啊”了一声。

    然后,“噗通”一声,她整个人就栽到了桶里,她在桶里扑打了一下双臂,发现自己并没有沉入桶底。

    因为四爷的一双手,正托着她的身子,“既然外面坐着不适,就在里面帮爷擦身吧,正好你也出汗了,一起洗。”

    “啊?”若音脑子一片空白,因为四爷太不按套路出牌了。

    这是要和她鸳-鸯浴?还是要搞事情啊!

    此时,外面的奴才听见里面动静大,也不会进来帮忙,想着动静越大才好呢。

    四爷看着怀里的若音,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

    衣裳都沾上了水,就连脸颊上的发丝都湿哒哒的,两颊晕红,眸含-春-水清波流盼。

    尤其是她身前的衣裳,紧紧贴着肌肤,将她的好身材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他面前。

    四爷是个正常男人,如此美人在怀,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额......应该是沐浴之意不在搓澡。

    于是,他不等若音反应过来,低头就吻上那嫣红的唇,大掌先是隔着衣裳给若音做着按摩。

    后来不满意隔着布料,就开始善解人衣了。

    若音被四爷弄得一头雾水,不知不觉间,她身上已经不着寸-缕。

    另外,她腰间有东西硌得慌,可四爷袍子都褪了,貌似没有玉佩这种东西呀?

    于是,她攀着四爷的脖子,好奇地问:“爷,你不会戴着玉佩沐浴吧,能不能把它取了,硌得我疼。”

    “不能。”四爷声音沙哑道,她怎么可以这么傻,这么天真,问出这么蠢的话。

    “为什么?”若音伸手就要去碰触。

    “因为你说错了,爷身上没有玉佩,只有让你愉悦的宝贝。”四爷的声音格外沙哑,他抱着若音起身,水“哗啦啦”从两人身上倾泻而下。

    若音经验少,不知道四爷要耍什么把戏,只是她无意间,瞥见了四爷的大宝贝,当时浑身火辣辣的。

    亏她真的以为四爷戴的是皇家祖传的宝贝,原来指得是这个。

    这个时候的四爷,早就被若音勾得浑身的血液都翻腾起来,当下就在桶里要了若音一回。

    对于若音来说,这是她在这儿后,跟四爷玩得最刺-激的一次。

    四爷是真真会玩啊!

    然后,两个人擦干了身子,吹熄了灯,到被子里躺下了。

    结果才躺下,四爷又缠上来了。

    经过上一次,若音也算是知道四爷的底了,这位马拉松精神一级棒,超长超棒超持-久!

    只是这一次,四爷比上次温柔许多,若音也真正感受到四爷高超的技术,完全投入在他时轻时重,时快时慢的多情当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若音抱着四爷的腰不松开,因为她,已经被四爷带坏了!

    只是碍于情面,她死死咬着手指,不让自己发出羞羞的声音。

    可是四爷好坏好坏的,若音越是不发声,他的力量就越大,好像就是故意要她叫出声来。

    最后,若音实在是受不住了,开始轻声低吟,声浪一声高过一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四爷总算是歇停了。

    若音美眸迷-离,面色含羞,靠在四爷怀里抱怨,“不行了,我身子快被爷掏-空了~”

    “没用的小女人。”四爷笑着说,这话他都没说,她也好意思说。

    也不知道是谁勾得他恨不得掏-空自己。

    次日一早,若音还是没能起来,她真佩服四爷,晚上生机勃-勃,白天发愤图强,天没亮就起床,一刻也没闲着。

    四爷洗漱好,穿上袍子后,抬脚来到床边,看着面前的美人儿,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

    这一刮,就把若音给刮醒了,若音耸了耸挺秀的鼻尖,眨巴着迷糊的眼睛,见四爷坐在床边,便坐起身子,道:“我伺候爷更衣洗漱吧。”

    “不用了,你再歇会,爷已经好了。”四爷揽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喜欢什么就让人上前院说,爷让人送过来。”

    “要是府里没有呢?”若音拽着四爷的衣袖问。

    “没有就让人去外面买,买不到就叫人做。”四爷狂拽炫酷吊炸天地说。

    若音心中一喜,高兴的不成样子,她得找个机会,去外面一趟,因为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呀。

    她扯了扯唇,笑道:“爷真好,昨儿个李氏还说我有需要的话,就去找她,这下我可以找爷了。”

    嗯,她就是不经意地吹吹枕边风,不然李氏也太得意,太不把她这个福晋当回事了。

    果然,四爷听到这话后,眉头微微一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