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挤挤总会有的
    一番行礼客套后,四爷和若音就入座了。

    若音无意间的撇过宋氏和李氏。

    宋氏还是一贯的朴素淡雅,像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

    倒是李氏,一贯的高调,一身玫红的衣裳,瞧着就夺目。

    头上更是各色鎏金簪子戴满了旗头,有些喧宾夺主的感觉。

    且李氏是汉人,她今儿个穿的是汉服,汉服可不比满服呐。

    像这种夏天,李氏的汉服就可以露出脖子,身前束胸样式的,绳子把她的身材裹的还算突出。

    与其说是绳子,倒不如说是薄纱罗制的披帛,一端束在身前,一端批在肩上。

    而李氏肩膀和手臂的布料更是丝纱做的,堪称透视装,身材若有似无的显现着。

    只是李氏身材虽丰腴,但她没长对地方,属于上面平平,下半身却粗壮的。

    所以束胸并没有给她加分,不过挤挤总会有的。

    而若音是满人,她身上的丁香紫满服吧,遮掩的严严实实的。

    就连脖子上都围着雪白的围脖,裙子整个就一直筒子,把她的好身材几乎都埋没了。

    不过幸亏她身材玲珑有致,就是直筒的穿在她身上,那也是该收的收,该翘的翘。

    不一会儿,家宴就开始了。

    李氏是个很会做人的,她率先端了一杯酒,对若音笑道:“姐姐,今儿个你生辰,妹妹我虽然还喂着大格格,但也敬你一杯,祝你早生贵子~”

    她笑脸盈盈,只是那个“子”字拖的稍长,至于话里的真假,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呵,肚子五年没动静的人,这种简单的话,都能叫人不安生!

    说完,她倒是不拖拉,爽快的把酒喝了。

    若音也察觉出李氏话里的几分假意,不过她可没那么傻。

    她不会和李氏杠上的,好歹四爷还在这儿呢.

    于是,她顿了顿,有些黯然神伤,但立马又稍作尴尬一笑,“那我就多谢妹妹了。”

    然后,她也将酒盏里的酒喝了一半。

    好歹她是寿星,又是正室,身份比李氏大,喝一半就算不错了。

    李氏敬完酒,就到了宋氏,宋氏端着杯盏浅笑道:“奴才祝福晋健康如意,萱花挺秀。”

    说完,宋氏也仰头把酒喝了。

    “好,你有心了。”若音轻轻抿了一口,意思一下。

    不是说她把李氏和宋氏区别对待。

    而是宋氏身份低,明面上必须和李氏有些区别的,至少在四爷面前,她对待李氏要高宋氏几分的。

    不然显得她没规矩似得。

    敬酒后,庄子上的管事就安排了节目。

    一下子上来好几个唱戏的,唱得是八仙贺寿。

    这八仙贺寿,是这儿有身份的人生辰时的标配。

    就跟现代重要晚会结束时,要唱难忘今宵是一样的。

    期间,李氏和宋氏又敬了若音几杯酒,尤其是李氏,逮着机会就可劲了敬酒。

    若音一开始还半杯半杯的接着了,后面也就意思意思抿一小口。

    李氏大概也觉着无趣,就没继续敬酒了。

    八仙贺寿唱完后,四爷薄-唇轻启,颇为满意地道:“唱好不错,赏!”

    闻言,若音也跟着赏了唱戏的。

    这一波唱戏的唱完后,又来了一波唱戏的,唱的是《牡丹亭》。

    用膳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夏天胃口不好的缘故,若音喝了碗黄蘑鸡汤。

    随意的夹着面前的香爆螺盏和糯米粉蒸骨,糯米粉蒸骨她就吃了一块,有些腻就没吃了。

    香爆螺盏鲜美又韧劲,螺蛳个头适中,很合若音的口味。

    也不知道是不是膳房做的好,还是若音的嘴巧很会吸,她总是能一夹一个吃,还能没什么声音。

    四爷和若音挨得近,白天又被若音勾得婚都快没了。

    现在随意一瞥,就瞥见某个女人可劲的吃螺蛳,嫣红的唇优雅地吃着,一吸一个准。

    就在四爷看若音的空挡,李氏讪笑着起身,然后俯身想舀若音面前的螺蛳。

    大概是她的手有些短,够不着,又担心身前的春-.-光乍现,就用手捂着。

    可她捂又不捂严实点,偏偏五指分开,且按得紧紧的,露得反而更多了,这就是挤挤总会有的吧?

    若音见状,心中顿时明了,便对一旁的巧风说:“快给李侧福晋把这碟香爆螺盏端过去。”

    正好她也吃得差不多了,让给李氏也无妨。

    “哎!”巧风应了后,就给李氏端了去。

    李氏坐回椅子上,只是手还捂着身前,笑道:“那我就多谢姐姐了。”

    若音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只是李氏的行为让她觉得有些滑稽。

    穿成那样了,其实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况且李氏不是遮掩,她的一番举动反而叫人更加注意了。

    刚才若音偷偷瞥了一眼,四爷倒是没刻意看着李氏。

    但李氏的行为太过惹眼,想看不到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四爷多多少少还是看到了。

    螺蛳没了,若音也没什么胃口了,就端坐在椅子上听戏。

    听着听着,就听见四爷颇具威严的命令奴才:“没点眼力劲,给爷盛饭,顺便给福晋也盛一碗。”

    若音嘴角抽了抽,眼睁睁地看着奴才端了碗饭递到她面前。

    确定四爷不是故意的?说是顺便,其实给她盛饭才是重点吧?

    因为四爷已经用过一碗饭了,而她却一点饭都没吃。

    若音转头看了看四爷,却见四爷不苟言笑的样子,瞧不出大概。

    不过四爷也不是头回用威严威逼她吃东西了,真讨厌呢~

    若音看着面前的饭,只得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一次也就吃个几粒,她是真的没胃口啊。

    李氏是真羡慕,福晋吃饭也有爷关心着。

    宋氏则眸光微转,淡淡的。

    到了夜里八点,家宴就结束了,若音虽只喝了点酒,但她皮肤白,喝一点就上头,且脸上两坨绯红,瞧着就迷人。

    此时,四爷起身,瞥了一眼若音只吃了小半碗的饭碗,一边往漪澜小筑走,一边命令巧风:“扶着点你们主子。”

    巧风点点头应了,就上前扶着若音了。

    就这样,四爷算是带着若音回了漪澜小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