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杜绝不良习惯
    对于天家来说,亲家在结亲时,嫁妆丰厚,表示重视这个女儿就行了。

    这一点,当年的费扬古和觉罗氏,倒是做的很好。

    原主出嫁时,丰厚的嫁妆从京城的街头,排到了街尾。

    毕竟嫁妆丰厚,男方会看得起些。

    但若音嫁出去后,她们只要时常探望一下就行。

    其余的时候,就是天家赏赐她们的时候,而不是她们暗地里接济若音。

    得亏四爷现在还只是个贝子,这要是个亲王,或者是个皇帝。

    觉罗氏还这样做的话,事情就显得有些严重了,这有点功高盖主的意思。

    况且帝王最是冷漠无情,外加猜疑心重,很容易引起祸端的。

    觉罗氏受到若音的拒绝后,当下微微一顿,大概是有些出乎意料吧。

    随即她便笑问:“音儿啊,你这又是何苦,你以前不都是......”

    “以前那是我不懂事,总觉着额娘待我好,我便欣然接受,可我现在想明白了,四爷也待我很好,我不能再要额娘给的钱了,这样长久下去,是不好的,况且哥哥嫂嫂们都在这儿,额娘不怕哥哥嫂嫂怪你偏心,我还觉着不好意思呢。”若音不等觉罗氏把后面的话说完,便直说了。

    这下子,觉罗氏倒是没有执意要给了。

    思考片刻后,她笑道:“你哥哥嫂嫂打小就疼你,不会有想法的。但你既然想明白了,额娘也不强求。”

    “正因为哥哥嫂嫂都很好,所以我更不能这样了。”若音见觉罗氏开窍,便朝哥哥嫂嫂们歉意一笑,然后转移话题,化解尴尬:“这蜜汁蜂巢糕我就收下了,正好我有几年没吃过了,馋的紧。”

    以前原主对娘家的接济,可以说是来者不拒。

    这才导致觉罗氏越发觉得原主在四爷府上过得不好,越发体贴原主。

    现在若音换了个芯子,她定要杜绝这种不良的习惯。

    让觉罗氏明白,这是不好的行为。

    况且四爷本就是个捉摸不透,难伺候的男人。

    她可不能因为一些琐事,和四爷起了隔阂。

    一时间,该说的话,都说开了,一家子就又恢复了其乐融融。

    就连一旁的柳嬷嬷,也觉得这是好事。

    以前柳嬷嬷就发现了,四爷对福晋老是收娘家的钱,而感到不喜,便暗戳戳的在福晋面前提了几次。

    可福晋非是不听啊,叫她这个做奴才的,也不好多嘴了。

    现如今呢,柳嬷嬷发现若音开窍了。

    心说要是叫四爷知道了,应该会很满意的。

    接下来的时间,若音便笑着打趣五格:“四哥,再过一年,你就二十了,还不给我娶个嫂嫂回来,富文都要娶侄媳妇咯。”

    “妹妹,我省得,你......就别笑话我了。”五格面如冠玉,有着一双子夜寒星一般的黑眸,和高挺笔直的鼻梁。

    此时的他,脸颊有些红,似乎是被若音当着家人的面揭短,有些不好意思。

    但脸红丝毫不减他属于男性的刚美之气。

    到底是若音这种绝色美人的哥哥,基因能差到哪里去啧。

    许是发现自己有些局促,他便朝一旁的富文道:“你小子可不许在我前头娶媳妇。”

    不然他的脸真没地方搁了!

    “四叔,那你可不许拖太晚啊。”碍于五格是长辈,富文有些无奈地说。

    这一幕,倒是惹得大家忍俊不禁。

    一家人好不容易相聚,东拉西扯的,没一会就到了午时。

    瞧着时候差不多了,觉罗氏便道:“音儿,天不早了,额娘和你哥哥他们,也该回去了。”

    “额娘,别呀,难得来一回,就留下用过午膳再走,况且我知道你们要来,一早就叫膳房准备了好些好吃的膳食呢。”若音起身挽留。

    “这......不太好吧。”觉罗氏还是有些忌讳的。

    这到底不比自己家,而她还以为若音跟以前一样。

    跟四爷之间的感情不冷不热的呢。

    便不敢多做停留,免得麻烦自己闺女。

    但同时,她心里又何尝不想多呆会呢。

    正在这时,李福康进来了:“福晋,四爷身边的何忠康,还有小德子求见,说是四爷交代了他们送些东西来。”

    “让他们进来吧。”若音正色道。

    觉罗氏看着若音在忙,便也没继续说回去的事了,只是坐着等待。

    不一会儿,何忠康跟小德子就进来了。

    且进来的不只是他们两个,还有几个小太监。

    个个手里不是抱着,就是捧着匣子、礼盒。

    “福晋,这是四爷今儿一早出去时交代的,说是夫人和几位舅子难得来府上坐坐,这是四爷叫奴才备的礼。”何忠康笑道。

    若音瞥了一眼那些太监手里的匣子,好看的柳眉一挑。

    这真的是出乎她的意料。

    因为上次四爷说忙得没时间,并没有说会在府中,更没说给她的家人备了礼。

    不过懵了一会子后,她便道:“行了,你们把东西都放下吧。”

    然后,她又叫柳嬷嬷赏了何忠康和小太监银子。

    何忠康也醒目,事情办完了,也不敢多停留,带着人就离开了。

    待何忠康几个离开后,若音才让奴才把礼物分别递给了觉罗氏几个。

    那上边都贴着红纸,写着赠字的,不会给错人。

    这些细节上,四爷底下的奴才还是办得很到位的。

    觉罗氏的礼,自然是拔尖的点翠头面。

    星辉和马佳氏,还有富文,分别是上好的白玉雕茶具、鎏金的簪子、白玉豪笔。

    而五格的,便是一块上好的羊脂五福玉佩。

    对于四爷赏赐的礼,觉罗氏几个自然是欣然接受了,且满脸的欢喜。

    以她们的家室,并不是眼皮子浅,没见过好东西。

    而是因为根据这些,她们看出来了,若音比以前得宠了。

    毕竟从若音嫁给四爷,她们也来过府上几次。

    除了四爷从宫里头乔迁到禛贝勒府那次,她们得了赏赐。

    其余的时候,她们根本就没这些个待遇。

    “额娘,你们就留下陪我用膳吧,不然我叫人做的一桌子好菜怎么办,这不糟践粮食么。”见她们面上透着欢喜地笑,若音便继续刚才的话题,“再说了,虽说咱们都在京城,可下次见你们,又不知要什么时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