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一点都不落好
    但他从那些来路不明的银钱上,大概也猜得到。

    毕竟每月进账那么多,有些不对劲。

    只是他并不多问,随着下面的人胡来罢了。

    这样就算是事情败露,他也能及时摘清。

    一时间,官员跟皇子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就算有些人不服这种结果,却也不得不接受。

    虽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可真正面对时,还是有些难搞。

    何况九阿哥还只是个皇子呢。

    但康熙想保,谁敢说声不是。

    只是看谁会隐藏情绪罢了。

    反正四爷是最会隐藏情绪的那个人,因为他始终淡淡的,不喜也不怒。

    这一刻,康熙瞥了一眼诸位官员,还有皇子们的神情。

    然后又对九阿哥下命令:“就你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往后还是少出去给朕丢人现眼,要是再敢出去从商,朕就叫人打断你的腿!你把那些烂事处理好后,给朕呆在府里闭门思过一个月,然后跟你八哥好好学东西,学不会好也不必来见朕了!”

    话虽这么说,可大家心里都跟明镜儿似得。

    只要后宫的宜妃不倒,九阿哥就不会倒!

    “谢皇阿玛隆恩,儿臣遵旨。”九阿哥磕头谢恩。

    他当朝第一富翁是怎么来的,他自个儿清楚。

    他也早就害怕事情败露了,担心康熙一个盛怒,就要了他的命。

    或者把他丢到冷宫关着。

    对于一个盛宠的皇子来说,关入冷宫,可是比死还难受,那是连下人都可以欺负的呢。

    可如今听康熙的意思,他还是有救的。

    反正他的钱也赚得差不多了,事情也没他想象中那么糟糕。

    见好就收这种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嘛。

    康熙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京城斗殴一事,就告一个段落了。

    大家只是想着,八爷向来贤明,希望九阿哥要学好。

    一盏茶后,早朝便散了。

    四爷面无表情地骑马回了府。

    到了府里的书房,四爷冰冷的黑眸里,才有了一丝怒意。

    先别说九阿哥是不是主谋,可他到底是害死了不少无辜老百姓。

    康熙却丝毫没惩罚九阿哥,甚至让他跟八爷办事。

    从这点来看,可以说康熙是看重九阿哥的,甚至有提拔的意思。

    要是早晓得这份差事是这个结果。

    四爷真为自己当初呕心沥血办事而敢到不值。

    本以为是个好差事,结果一点都不落好。

    此时,正好苏培盛进来了,他焦急地道:“主子爷,李主子身边的奴才来报,说是大格格病了,病得还不轻。”

    “滚,病了不会叫府医吗,爷又不是大夫,去了就能马上好还是怎的。”四爷冷冷地道。

    对于他来说,他认为这是李氏的苦肉计。

    以前他不爱去李氏那儿时,李氏就爱拿大格格邀宠。

    生病这种桥段,也不是没使过。

    哪回去了,大格格不是好好的,一点事儿都没有。

    然后李氏就打哈哈,说些无关紧要的情况忽悠过去。

    苏培盛心知四爷心气不顺,也不敢多做停留。

    只是大格格好歹是府里唯一的孩子。

    四爷在气头上,他这个做奴才的,不能真的就不当回事。

    否则万一大格格真的病了,那他这个奴才也就做到头了。

    所以,他出去后,立马就去偏院打探情况了。

    一盏茶后,四爷正蹙眉批阅公文。

    就见苏培盛又火急火燎地进来汇报了,“主子爷,不好了,奴才刚刚去偏院瞧过了,大格格是真的病了,浑身发热,还昏迷不醒呢,冯太医正在给她施针散热。”

    幸好他去瞧了,不然四爷还以为又是假的。

    让李主子平日里没事就喜欢谎报情况,该!

    四爷听了苏培盛的话,哪里还有心思批阅公文。

    冷着脸抬脚就去了偏院。

    到了偏院,还没进屋,就听见李氏撕心裂肺地哭声,还有模糊不清的话语。

    只是隔得远,听得不太清。

    渐渐地,李氏的哭声就越发明显了,还有悲痛的话语:“额娘的大格格啊,你快醒来吧,不要吓额娘啊。”

    “冯太医啊,扎了这么多针,会不会很痛啊。”

    “李侧福晋请放心,银针是给大格格解热的,不会痛。”冯太医耐心地道。

    这时,四爷正好进屋了。

    冯太医正准备行礼,被四爷大掌一挥给免了。

    李氏则上前行礼,两只凤眸哭得又红又肿,眼睛里也充满了血丝。

    这些都是装不出来的,是真的伤心难过了。

    四爷扶了李氏一把,冷声道:“好好的,哭什么哭,哭能让大格格醒来吗?”

    “我知道,只是我从没见大格格病得这般厉害,我这心里......实在是害怕啊。”李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鼻涕一把唰。

    四爷朝屋里的奴才眼神示意了一下,就有个丫鬟上前扶着李氏,给她擦眼泪。

    然后,四爷在屋里的圈椅坐下。

    李氏则坐在四爷旁边,一双眼睛殷切的望着昏迷不醒的大格格。

    偶尔也偷偷看着四爷。

    上次德妃把若音带走,李氏就幸灾乐祸来着。

    心说德妃说话算数,她还以为德妃忘记了呢。

    可谁知道,福晋不在府里,四爷更是没来后院,似乎是跟谁置气一样。

    这下大格格又病了,糟心事一桩接着一桩,就没停过。

    可此时,她看着边上俊朗的男人。

    居然没良心的想,要是大格格没病,四爷都不定会来。

    所以,她忽然觉得大格格病得值!

    这么一病,把她盼了多久的四爷给盼来了。

    这一刻,屋里因四爷的到来,气氛变得惊人的安静。

    只有冯太医操作银针的细碎声音。

    不一会儿,冯太医就将大格格的脖子,手臂,任脉上扎满了银针。

    扎好后,他就朝四爷拱手道:“四爷,大格格的病情不太乐观,属于季节转变引起的着凉,从而导致身体发热。”

    这个朝代,没那么多病情专业术语。

    且有些人发个烧,都能烧死人。

    四爷听了后,瞥了一旁的李氏。

    李氏被四爷盯得害怕,最近她经常夜里带着大格格在园子里散步。

    希望能偶遇四爷,可四爷整日呆在书房,压根就没去园子走。

    所以这才导致大格格着凉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