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还是很自信的
    原本还熟睡的若音,一下子就被狼嚎声惊醒。

    那狼嚎得深沉又凄凉,像是与人抗争时的悲鸣。

    若音听说这儿的人,靠养牛羊马为生。

    有时候为了让牛羊马吃到好的青草,不得已在有新鲜青草的地方扎蒙古包。

    天冷的时候,经常会遇上暴风雪。

    或者像现在这样,夜里遇上狼。

    情况好点的,狼只是把牲畜咬得血淋淋的。

    情况差点,可能危及自个的性命。

    所以说,这儿的人们,真的是靠天吃饭的。

    若音辗转反侧胡思乱想了一通,就再也睡不着了。

    睁开眼,环顾四周。

    呵,四爷不在。

    这次出来,还是头回和她分房睡呢,就因为她和佟佳采羚的赌注吗?

    好在柳嬷嬷和巧风在蒙古包一角上夜。

    她还没来得及喊一声,柳嬷嬷和巧风已经到床边守着她了,大概也是被狼叫声吵醒了吧。

    “主子,您也醒了啊。”巧风在她腰间垫了个帛枕。

    “外头狼叫的那么厉害,听这声音,还不止一只,貌似是一群狼,我能睡着就怪了。”若音道。

    “可不是么,围场里的禽+兽可多了,不如奴才出去瞧瞧,看看是个什么情况。”巧风说着就要往外走。

    若音立马叫住她,“太危险了,你一个丫头片子,出去了能干嘛,围场上不是有很多侍卫吗,有情况他们会第一时间处理的。”

    巧风才走到门口,又打道回来了。

    一时间,蒙古包里安静下来。

    静下心的若音,突然想起弘毅还在另外一处蒙古包里。

    原本只是不安的心,顿时变得七上八下,跳得异常快。

    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整个人更是心急如焚。

    狼可是极其冷血凶猛的,又最喜欢夜间活动。

    若是发起狠来,能把人撕咬得连骨头都不剩。

    “不行,我得亲自去看看大阿哥。”她说着就掀开被子。

    “主子,您就更加去不得啊,外头狼叫的厉害,万一您出门就遇上了狼,那可怎么办啊?”巧风劝道。

    柳嬷嬷也跟着附和:“巧风说的是,现在外头乱着呢,大阿哥和四爷在一起,定会没事的。”

    若音此刻只想着弘毅,哪里听的进她们的话,光着脚就往外头走。

    反正弘毅的蒙古包,就扎在这附近。

    就在她走到门口时,外头突然有敲门的声音。

    柳嬷嬷问了声:“谁啊。”

    “四爷到。”苏培盛尖着声音唱报。

    闻言,若音、柳嬷嬷、巧风三人对视一眼。

    巧风则飞快的去开门了。

    紧接着,就见四爷穿着一身藏蓝色的锦袍进来了。

    若音鞋子都没来得及穿,柳嬷嬷给她批了个织锦外衣,她就行了礼“请爷大安。”

    四爷瞥了眼女人,一脸睡眼惺忪的慵懒模样,显然是刚醒来。

    便扶了她一把,“这大晚上的,你光着脚丫子去哪?”

    “我听见外头有狼叫,便不放心,想去看看弘毅。”若音站在原地,脚丫子通红的。

    “胡闹,再关心弘毅,你也不能大晚上冒着危险出去。”四爷沉声训了一句,但在看到女人局促摆+弄衣裳,低头望着脚尖时,心中一软,“爷刚从弘毅那儿来的,他哭了会,刚刚睡下,那些狼也被围场的侍卫全数解决,已经没事了。”

    若音低头“哦”了一声,尖着耳朵听了听,还真没听到狼叫了。

    便继续低着头,两只脚丫子交错着。

    就像是新婚时羞+涩的新媳妇,不知如何是好。

    四爷找了把椅子坐下,深邃的眸子上下打量了女人一遍。

    最后停留在她红通通的脚丫子上。

    原本就淡漠的眸子,立马冷了下来。

    像是冬日里的湖面,起了一层厚厚的冰凌,泛着另人不寒而栗的寒光。

    接着,那双眸子扫了柳嬷嬷几个一眼,冷冷道:“怎么照顾你们主子的,脚都红成这样了?”

    闻言,一屋子的奴才就“噗通”跪下了。

    柳嬷嬷跪下时,还跪行到若音跟前,帮她穿鞋。

    这时,若音才感觉到自己的脚冰凉冰凉的。

    刚刚太过担心弘毅,脑子一片空白,知觉也没意识。

    现在得知弘毅安全,才发现脚丫子都红了。

    她的皮肤很白很嫩,平时一点点印子,就显得特别明显。

    如今是秋天,草原上昼夜温差大,夜里就更加凉了。

    简直达到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地步。

    “爷,不关她们的事,是我执意要出去看看,没来得及穿鞋。”若音不想连累了奴才。

    知道她向来体恤奴才,四爷没再纠结女人穿没穿鞋。

    他揉了揉眉心,似是有些不适。

    夜里本来就喝了点酒,头晕目眩的,还没睡好就听见了狼叫。

    此时,他也是极累的。

    但心里不放心这边,便来看看。

    现在见她一切安好,便起身道:“既然你这边没事,就早点歇下,弘毅那边,有爷守着。”

    说完,他不等女人回应,就带着奴才离开了。

    次日,若音用过早膳,陪弘毅玩耍了一会。

    就给柳嬷嬷下了个任务:“你在当地找几个会骑马的来教我。”

    既然已经和佟佳采羚约好了,自然得认真对待。

    不管是骑着练练也好,还是做做样子。

    总不能说自学成才的吧?

    毕竟比起自学成才,勤学苦练更能让人信服些。

    前一世,她除了当试睡员,到处旅游。

    还攒了不少钱,跟朋友合伙,开了家马术俱乐部。

    只所以开马术俱乐部呢,就因为当时接了一个名设计师的民宿试睡体验。

    而那个民宿,就是在内蒙。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微妙,也许你和一个人相处一辈子,也没什么进展。

    可有些人,只有一面之缘,就彼此信任,默契十足,三观契合。

    她和名建筑设计师,就是这种感觉。

    两人不过认识几天,就决定一起开了家马术俱乐部。

    里面有骑马教学,野外骑乘、组织休闲度假和家庭聚会等一条龙服务。

    偶尔还会承接赛事活动方面的策划。

    所以,有了这些经历,若音对自己骑马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

    比起若音对骑马的自信,柳嬷嬷也自信满满,觉得这差事实在是太简单了。

    “好,这事就包在奴才身上,草原上别的不好找,那套马的汉子,可是一抓一大把。”

    ps:书友们,我是冰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