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干戈突然变成了赴宴
    药师如来笑道:“那太极兄是为了金母仙品蟠桃?”

    太极天帝道:“非也,非也,药师兄莫要猜了,我真是随缘而行。”

    说完太极天帝看向梵真老君说道:“今日我有一个不请之请,不知梵真老可否应允。”

    梵真老君正不知如何下台,应道:“请说?”

    太极天帝说道:“既然我随缘路过,无意阻了这战局,是我罪过,今日药师兄做客瑶池仙境不合时宜,其理有三,一者,瑶池仙境之主人金母不在,主人不在,我们都是客,二者,东王公第二主人也不在,我们更不应叨扰,三者,刚有此一战,其怨气已成,不如我有一个提议。”

    药师如来和梵真老君都没有接话,等着他说。

    太极天帝继续说道:“既然我是随缘,不如药师兄,梵真老也随缘,我做东,去我勾陈贤山做客如何,药师兄先行,梵真老如等得东王公回来,也一同同来如何?”

    药师如来当然觉得此提议非常好,点头说道:“此议甚好,我们现可动身。”

    梵真老君也觉得这个台阶甚好,药师如来计算要做客瑶池,主人不在是其一,那瑶池的仙兵伤了不少,这瑶池仙兵的怨气肯定不少,这药师如来做客也是难了。

    梵真老君应道:“此议绝好,梵真在此谢过太极兄美意,那药师兄太极兄仙行,我随后就到。”

    太极天帝拱手说道:“就此别过,等你仙身。”

    药师如来拱手说道:“别过。”

    随后两人药师如来和太极天帝两个随从,三仙飞向空中,渐渐隐去身形,往太极天帝勾陈贤山飞去。

    三人走后,梵真老君也松了一口气,他本就不想应这一战,他与太极天帝本有争权之势,现在欠他一人情,人情与一战之间,他情愿选择人情,毕竟一战之后引发的连串因果效应,不是他梵真想看到的。

    梵真老君重回青兮宫正殿,他忙着为益算星君,角木蛟疗伤,而碧霞元君和玉白骨,文典,降龙罗汉也忙着帮仙兵疗伤,其他瑶池仙女仙童又在为这这第二战留下来的瑶池战斗伤痕努力奋斗着,整个瑶池仙境一片抑郁笼罩,只有阴阳蝶王不管他们看的舒服不舒服,她只管泡着温泉找了几本仙书,正在慢慢品读。

    几日后,东王公回归,他的回归代表室画已经被安排好,梵真老君也把前几日药师如来一战,太极天帝如何蹊跷来到意外阻止了战局,梵真老君如何与药师如来在慈潇峰有了约战,太极天帝又约宴药师如来和他在勾陈贤山。

    说道梵真老君与药师如来的约战,东王公自然有话说:“此战,必是我去,怎能让梵真老君趟进来。”

    梵真老君客套道:“你我之情其一,蟠桃之情其二,与药师如来之战也是我本意,我早就想会一会佛宗正宗绝学,再者,那日我本就有不想在瑶池起这大之干戈,太极天帝不意外阻这战,我也会约药师如来择日单独相战,我与他单独一战,也只是切磋,点到即止,木公不必在意。”

    东王公:“岂有不在意之理,你来者是客,为我坐镇是情,岂有为我再战之理,那日必当我去赴约,我与地藏菩萨,药师如来之恩怨必定需要我才能解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