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25回“正”“副”的差别
    无论家里的人如何的盼望郑焰红主任的出差再延长几天,可她还是即将如期归来了!

    她回来的时候,居然是跟卢省长一起坐的飞机,而不是跟高市长一起坐火车,其的缘由也归功于她的那次帮忙了!

    郑焰红原本是一个工作能力极强,而且工作责任心也极强的女人,她帮忙,很尽职尽责的跟卢省长的秘书一起先做了一遍审核,把写的很有新意跟实事的发言材料挑出来,而把那些看似花团锦簇其实却全是空话套话件话的留了下来。()

    卢省长和黎厅长看了看她的工作成果,都是十分满意,两人,特别是卢省长对这个美丽的女人的看法更高了一层了。

    那天晚,因为忙完已经很晚了,郑焰红提心吊胆的唯恐高市长再骚扰她的担忧没有实现,她美美的自己睡了一觉。

    谁知接下来的几天,高市长居然并不过分的兜搭她,反而时不时带着她到卢省长屋里去晃悠,拜她所赐,卢省长爱屋及乌,果真对高市长也大加赞赏。

    这样,这个会居然是清清白白的开到底了。

    更令郑焰红惊喜的是---在安排回程的时候,卢省长居然主动说道:“小郑啊,你不是要我多给你们几个重点大学的录取指标作为答谢吗?要不这样吧,你跟我们去省里一趟,我压着黎厅长的脖子让他给你挤出来几个,你要是不追着要,这个铁公鸡可装迷糊了!”

    郑焰红喜出望外的看着高市长没敢答应,高市长反倒十分激动的表态了,他先代表数万名云都市的莘莘学子感谢了卢省长跟黎厅长的善举,然后大力支持郑焰红一起去省里,还再三道歉说他晕机厉害,要不然这个“债”他一定亲自追到省里要的。

    这样,郑焰红逃过了回程火车的又一劫难,跟卢省长乘飞机到了省城,办完事情,跟她也一起的蒋海波早电话告知赵慎三,派车来省城接了。

    赵慎三自然也是昨天知道了郑主任要回来的消息,要不然他也不会约李小璐到郊外小树林幽会了,其实他很明白郑主任一回来,他必然不能像这十几天一样跟李小璐甜甜蜜蜜了,所以昨天他的心情跟田双双晚对待范前进的心情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

    昨天田双双走了之后,他带着疼爱很有分寸的吻了女孩儿,但最终,在李小璐怀着一种对爱情的虔诚主动把手伸向自己的裤子的时候,他还是悬崖勒马,坚决的制止了她!

    他亲吻着她,温柔却坚决的说道:“小璐,哥知道你爱哥,但是你如果此刻把最珍贵的东西给了哥,那可不是爱我,而是害我了!你不要让我做良心的囚徒好不好?让咱们俩的爱情永远美好的存留在心底行吗?如果超越了那条线,咱们可万劫不复了!”

    这样,在大家各怀心机,郑焰红乘坐的汽车缓缓的开进了教委大院……

    赵慎三老老实实的坐在办公室里眼看着郑主任从走廊里经过,却连头都没有往办公室扭一下直直的走过去了。

    郑主任不往办公室里看才是十分正常的表现,可没来由的,她圆润的身形一掠而过,却仿佛一下子让赵慎三对她萌生了无期盼般的感情,更产生了一种很诡异的想法---昨天他伏在李小璐身吻那个女孩时,居然恨不得郑主任永远都不要回来,此刻想起来,那种感觉是多么荒谬的事情啊!

    他的心开始狂跳起来,有关于郑主任的一切美好回忆都一下子冲进了脑海,相之下,此时此刻,即便李小璐依旧坐在他不远处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那个青涩的小女孩却似乎再也不能像郑焰红不在家那样,占满他的整颗心灵了。

    他定了定神,赶紧站起来去了蒋海波的办公室,恭恭敬敬的把自己代理主任这几天发生的大事要事一一汇报了。蒋海波似乎对他的勤勉很是满意,夸了他几句之后,理所当然的把该接手的工作接过去了,而赵慎三立刻又恢复到原来的副主任身份了。

    整整一天,他呆呆的坐着,除了司机们进来拿钥匙,没人来找他请示什么了!猛然间没有人来向他请示汇报或者找他签字的落寞让他难以适应,这才知道同样是办公室主任,一个“正”一个“副”字之间到底有多么大的差别了!

    他猛然间想起了老婆爱如珍宝的那个笔记本电脑,又看了看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蒋海波的办公室,心里愤愤不平的想:“妈的老子当了十几天的代主任弄了一台电脑,你蒋秃子这主任一干是好几年,可想而知你小子捞了多少了!”

    在这一天,赵慎三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公平了!他心想自己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还跟郑主任有着非寻常的关系,凭什么蒋秃子能有的他不能有?难道他在床把郑主任伺候舒坦了,她还不该给他一点实惠补偿补偿吗?

    于是,他暗暗下定决心,只要郑主任再召他欢.愉,他一定要旁侧敲击的提一提这件事,自己的副主任怎么着也算干了好几个月了,她也该考虑着兑现她曾给过他的承诺---那个更大的发展空间了!

    可是,像是郑焰红彻底把他给忘了一样,她回来很快过了一周了,居然一次电话都没有给他打,而是整天忙得连教委都很少坐,不停地去市里协调教委的整体工作,风花雪月的事情似乎全然的顾不了。赵慎三这个弟弟,更像是被她彻底忘到脑后去了。

    这虽然很可能只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可是在做贼心虚的赵慎三眼里,可不正常了!在他的理解里,郑主任去了南方十几天,身体应该处于十分饥渴的状态,虽然她从没说起过,但她老公的没用却可以看的明明白白,那么她为什么不喊他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