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70回正事歪办
    有了烛光晚餐,两人间的气氛十分美满温馨了,郑焰红正在伤心范前进的事情,高明亮能给她的感觉也是在地位她还弱小的赵慎三无法给予的,故而虽然对高明亮始终谈不爱,甚至连跟赵慎三之间的情都谈不,但这假戏却也越唱越入戏,越来越逼真了。

    第二天,郑焰红到了班把赵慎三叫进办公室,问他活动地点安排妥当没有,赵慎三经过了昨夜的“精神调剂”,看起来果真是神清气爽,精神头十足的说一切都说好了,在云都著名的旅游胜地所在县,云山县金牛谷景区,可以分成三批进行,吃住活动均已安排妥当。

    郑焰红满意的点点头,看着分外俊朗的赵慎三,突然间觉得那么想亲近他,一时忍耐不住柔情四溢的叫道:“三,你过来,让姐姐……呃,谁呀,请进。”

    在赵慎三喜出望外的朝她走去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这声音仿佛摧阵鼓一般一下子把女人敲醒了,她赶紧收住心猿意马,正襟危坐好了,威严的说道。

    进来的是宣教科长连香巧,她也是来给郑主任送去省城的汇报数据的,看到赵慎三也在倒也不疑有他,微微冲他笑了笑开始汇报了。

    郑焰红却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因为她此刻正在自责,觉得自己今天太过混账了!居然连公私都分不清了!这个男人再帅也无非是工作之余满足身体需要的伴侣,怎么能在办公室把持不住了呢?如果让他尝到了甜头,以后在办公室里还怎么保持自己的威严?看来,让他离自己这么近的确是一种挑战呀!

    终于,连香巧跟赵慎三都汇报完了,看着若有所思的郑焰红一直没说话,两个人面面相觑的不知道是不是方案有哪里不妥当,直到郑焰红摆了摆手让他们出去,两人才忐忑的走了。

    郑焰红却不敢耽误了,叫来司机小严赶紧去了市里,会合了郝市长两人直奔省城了。

    省教育厅处在大学路的段,左右都是h省有名的大学,环境幽静,气派高雅。

    车开进了大院,郑焰红却在下车前有些迟疑的对郝建伟说道:“郝市长,按理说咱们应该先给教育厅汇报然后再由教育厅给卢省长汇报咱们的活动情况。可是我怕黎厅长万一不感兴趣,一口回绝了的话,咱们是想再找卢省长也不行了啊?如果那样的话黎厅长还不得恨死咱们呐?您说咱们怎么运作一下才能万无一失呢?”

    郝建伟一怔,他是个直性子人,还真是没有想这么多,只想着按程序来,听女人这么说茫然的说道:“这是个好事情,省厅没道理不同意的啊?小郑你怎么会有这个顾虑呢?”

    郑焰红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其实她自己心里明白,自从次在南方开会,她利用卢省长压着省厅给了她几个名校名额,黎厅长嘴不说,其实心里未必舒服!后来几次她来省里汇报工作,黎厅长都有意无意的会说几句:“卢省长都那么欣赏你,你的点子一定是好的!”类似的咸淡话,弄得郑焰红一身不自在。

    这一次的活动虽然是赵慎三想起来的,但是嗅觉敏锐的郑焰红马知道,这是一个可以在全省搞火,提升她乃至云都教委知名度的一次最有利契机,弄好了的话,她再提升一步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对这次活动她是下定了决心势在必得,市里那边因为她越来越让高明亮痴迷已经没有问题了,最后的一关是省厅跟卢省长的意思了!

    来的一路,她都一直在考虑该怎么办?如果先给卢省长通通气,让他先跟省厅打个电话,那自然是万无一失,可黎远航眼看不是个心胸宽阔的领导,肯定会以为她又是拿卢省长压制他,以后没准会给她穿小鞋!但直接汇报给省厅,黎厅长万一小鸡肚肠的直接给毙了,那可连转弯的余地都没有了啊!

    女人面对着郝建伟的不以为然,只好为难的说道:“郝市长,我还是担心会出岔子……虽然我不喜欢让我叔叔参与我的工作,但是您看咱们是不是先去他那里坐坐,让他以私人关系的名义给卢省长打个招呼,然后卢省长知道了,黎厅长想来不好意思拒绝了。”

    郝建伟虽然心里觉得女人有些小题大做,无非是一个活动,省里答应了也是当天派个人或者领导心情好了亲自过去转转罢了,又怎么会去毙掉这个计划呢?但他把郑焰红的担忧单纯的归罪于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小心眼了,看她说要去看看叔叔,怎么能好意思不答应呢?也点头了。

    车又开出了省教育厅去了省府大院,到了郑主任的办公室,郑焰红的叔叔很愕然的问道:“红红,你跑回来干什么?还带着郝市长,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郑焰红赶紧说道:“没有啊叔叔,我们想去找卢省长汇报工作,顺便来看看您的。”

    郑主任这才安心了,看着侄女这些日子气色好了许多,终于很欣慰的想也许她们小夫妻的矛盾化解了!

    听完了侄女的来意,郑主任想了想给卢博打了个电话,他的心机起侄女来自然更深了一筹,那话说出来也更加四平八稳了:“卢省长啊,我是人大老郑啊!嗯嗯,呵呵,没事,只是给你打电话求你点私事啊!

    啊?不是不是,哈哈哈,哎呀你也知道我有个侄女在云都教委工作,这个丫头是我们老两口的心头肉,昨晚她回来了说搞了一个什么学生下乡三同活动,宣传爱国主义教育的,我听着倒是蛮新鲜的!

    嗯嗯,你们年轻人自然脑子活一点!哈哈哈,不瞒你说啊,我看这丫头昨天晚压力很大呀,她一心想请省里出面支持一下,又怕这个计划被省厅毙掉,昨晚连饭都没怎么吃呢!

    啊?哈哈哈,有你老弟这句话我放心了,唉!这人老了爱惜起孩子来了,看着她愁眉苦脸的,我跟你老嫂子都没吃下去饭啊!这辈子都没有为孩子们的事情开过后门,现在可撑不下去了哦!

    呵呵呵!嗯嗯,那拜托你了,只要省厅别以为咱们以势压人行,这孩子的计划毕竟还是一心为公的,咱们要是弄成了私事可划不来了!”

    电话打完,郑主任冷下脸训斥道:“红红,为了办成一件事心思缜密点是没错,但是千万不要堕落到算计什么,要是那样的话可下作了!今天我为你破了例了,你还不赶紧去省厅办你的正事去?”

    郑焰红乖乖的站了起来,郑主任又笑着握住郝建伟的手说道:“呵呵,郝市长别见笑啊,这个孩子哪里都好,是从小是个脑后长反骨的,总喜欢跟我作对!你午跟她一起到家里吃饭吧,我让家里安排饭。”

    郝建伟赶紧陪着笑脸说道:“嘿嘿,谢谢郑主任,不过我们如果午安排好的话,需要请省厅的领导吃个饭的,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去家里看望婶婶的。”

    两人再次到了省厅,这次毫不迟疑的走进了黎远航的厅长办公室。

    黎厅长正在接电话,看到她们进来,很神秘的笑着示意他们先坐,然后继续跟电话里的人说着什么,很显然对方是司,因为他的头一直下意识的点着,脸的笑容也是那么谄媚,但可惜这番恭敬对方看不见,到便宜了坐在他对面的郝建伟跟郑焰红了。

    “好的好的卢省长,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嗯嗯,这是好事,咱们一定支持的!嗯嗯,您放心,只要您参加,我是把省厅的工作挪一挪,也不会腾不开时间去的。好的好的,那这样吧,您忙吧,再见。”

    听着黎厅长这样说着挂断了电话,郝建伟暗暗用钦佩的目光看了一眼郑焰红,然后黎远航故意问道:“郝市长,郑主任,你们两个怎么倾巢出动了啊?有什么事情啊?”

    “黎厅长,是这样的,我们云都市为了响应省里下达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更为了能够把活动多样化、精彩化,让孩子们用新鲜积极的态度去参与这次活动,特意制定了一个学生山下乡跟农民三同三下活动,具体的活动方案郑焰红同志带来了,请省厅看看如果可行,到时候想请您到我们那里指导指导。”郝建伟毕恭毕敬的说道。

    “呵呵呵,我不用看你的方案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了!是个好点子啊!你们放心,省里一定支持的,不单是我去,到时候我还会吧卢省长也拉,让你们彻底威风一把啊!哈哈哈!”黎远航先知先觉般的说道。

    郝建伟明知是卢省长刚刚打过了电话,脸没什么表情变化。郑焰红却夸张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黎远航惊呼道:“黎厅长,您怎么会知道的呢?我跟郝市长昨晚过来,今天一大早来了,还没有汇报您怎么知道了呢?难道……咱们省别的地市有谁也弄出了类似的东西么?那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