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73回波谲云诡
    赵慎三勉强壮起胆子走进了那间他亲手腾出来的办公室里,一进门发现里面的布局发生了变化---原本靠窗户摆着两张桌子,前半部分是一长两短一套沙发,一大一小两个茶几,很平常的一间办公室模样。()

    可现在却成了两张桌子摆在屋子正央,沙发则被换到了桌子后面,空荡荡的屋子前半部分仅仅放了一个硬木的小脚凳,桌子后面并排坐的三个人足足矮了一米靠!

    “请坐!”威严的话。

    赵慎三只好走过去坐在了那个小凳子,即便是他个子高,看桌后面的人也需要仰着脸,这给了他更大的心理压力,额头也渐渐渗出汗水来了。

    “性命,职务,学历,籍贯!”冷冰冰带着藐视。

    “赵慎三,办公室主任,本科,云都。”木木有些瑟缩。

    “既然你是办公室主任,这次教委承办的学生山下乡爱国主义宣教运动是你具体安排的吧?那么郑焰红主任授意你在联系过程侧重的那几家服务机构的细节你还没忘吧?现在我们虽然已经听别的同志讲过了,不过还是需要你亲自说出来洗清你自己。”这番话可狠毒了!

    赵慎三心里一惊,第一反应是有哪些王八蛋来诬陷了红姐?纪委的人会不会先入为主据此定罪啊?可是当他抬头惶恐的看了一眼审问的几个人时,左侧的一个人脸那种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一下子点醒了他---这几个人是在诈他!

    他没有急着说话,他明白自己需要冷静,对方怎么问都无可预料,所以哪怕被他们骂他慢,也不能仓皇说错话!要知道这些人虽然并非正规的立案审查,但纪委的询问也等同于呈堂了,如果不慎说错了什么,瞬间会变成证词,害了郑姐姐的话,两个人绝对是一损俱损!

    “同志,您刚才问的问题我没听明白,我具体承办活动接待细节问题是事实,但在整个筹办过程,郑主任都忙着联系省市国家的领导人行程问题,根本没有过问过一句,更加没有告诉我该选择那家服务机构合作,一切都是我跟宣教科的连科长操作的,划款是财务室配合的,郑主任除了正常的签字,自始至终没有指示一个字!”赵慎三口齿清晰的说道。

    那几个人的神色微变,问话的口气略带急躁的说道:“赵慎三,你不要妄想替郑焰红遮掩什么了,我们证据已经很充分了,她的问题十分严重!而你作为办公室主任,绝对也是难辞其咎,不过你如果配合我们的调查,把事情真相说清楚,你是一个兵,领导的指示听了也没错,我们不会让你受连累的。”威逼利诱齐。

    赵慎三听的头皮发麻,原打算好好说的,转念一想这些人眼看并没有真凭实据,都是在那里连哄带骗,自己是郑姐姐的贴心人也罢了,委里别的同志派系不同各有主子,出于各种目的,难保不会被这些人迷惑胡言乱语,给郑姐姐增添麻烦!

    赵慎三越想越恐惧,把心一横,心想索性硬起来闹腾一番,让他们没法问下去,接下来进来的人越少,是非越少!

    “同志,你们纪检委不是最讲究以理服人吗?为什么今天问我的话都是无生有的诱导呢?你们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啊?我猜是不是想让我说我们郑主任为了收取那些服务机构的回扣指示我联系啊?我告诉你们,我们教委一个活动下来拢共招待费也没有花几个钱,算是有回扣能有多少?我们郑主任是全市唯一的副地级领导,年富力强的前程不可限量,她犯得着为这些鸡毛蒜皮的蝇头小利糟蹋自己的前程吗?您要是想问实在的问题我告诉您,我们教委看似团结,其实也是勾心斗角蝇营狗苟,有些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诬陷领导,他们这些小人才是你们该查的!哼!天不藏奸,谁为了自己的主子诬陷了郑主任,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他们只要不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尽管对着你们胡言乱语!妈的天云彩多了,指不定那块儿会下雨呢!省市领导们都亲自参加了我们的活动,我们郑主任的一言一行大家都看在眼里,我不信他们会眼看这么好的干部受诬陷?这些小人们不要被某些人的封官许愿冲昏了头脑,到时候鸡飞蛋打得不偿失!同志,我们郑主任家庭环境优越,为官清廉正直,为了工作忙的焦头烂额的都不叫苦,你们是咱们党执掌纪律的干部,理应为一心为公的干部撑腰做主才是,可你们却帮着小人们暗算她,这还让真正想给老百姓干实事的领导们活不活了?我赵慎三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我们郑主任在这场活动没有装进自己腰包里一分钱!如果说了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赵慎三刚刚这番话是他猛地站起来,一脚踢翻了凳子,冲到询问的人坐的桌子前,拍着桌子吼出来的!

    教委所有办公室的门,除了领导们跟财务室、会议室包了外皮装了防盗门,其余的都是薄木的简易门,能有多隔音?门里先是发出“霹雳”“啪”两声巨响(自然是赵慎三一脚把凳子踢翻然后踹到墙发出的),紧接着赵慎三的吼声跟“啪啪”的拍桌子声在走廊里传出好远,走廊里原本三三两两的不断有人出没,想打听一下都问别人什么了,听到赵慎三在门里弄出的壮举,更加有理由都簇拥过去仔细听了!

    当听完赵慎三的大吼之后,这些人脸的表情都发生了妙的变化,在场的刚刚已经接受过询问的两个人在众人的逼视下瑟缩的钻回屋里去了,而赵慎三想要达到的目的也达到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纪委的人是在套话,而且郑主任在层的靠山马要出手了,到时候谁说了郑主任的坏话,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纪委的人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突发状况,他们被猛虎一样怒吼的赵慎三弄得狼狈不堪的离开桌子撤到后面,等他吼完了才意识到被这样一个接受询问的人吓到是很丢脸的!纪委带队的那个领导不高兴了,他对另外两个人一使眼色说道:“看来赵主任很正直啊!不过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这样又拍桌子又骂人的成什么体统?去,把郑焰红主任叫过来,让她看看这个同志该怎么处置吧!”

    纪委的另外一个同志刚打开房门探出头,看到门口有一个教委的工作人员飞奔着冲走廊东头跑过去了,嘴里蝎蝎螫螫喊道:“郑主任,郑主任,纪委的同志叫您过去呢,赵主任发疯了!”

    谁知在纪委询问的这间办公室隔壁,也是田双双她们工作的办公室里,施施然走出了郑焰红!

    “都聚在这里做什么?没有工作要做吗?还是都排队等候询问呢?嗯?”郑焰红的眉梢眼角都是霸气,声音不大的几个问号把门口等人都吓得缩着脖子一个个瞬间蒸发了。

    然后她才冲出来找她的那个纪委的同志微笑了一下说道:“对不起啊同志,让您受惊了!”

    当郑焰红走进那间办公室的时候,赵慎三依旧红头牛一般双手撑着桌子,“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不服气,而纪委的另外两个工作人员则在桌子后面的沙发尴尬的坐着。

    看到郑焰红进来,纪委领队的那个同志站起来,阴沉着脸充满压力的说道:“郑主任,你看看你的办公室主任的素质吧,我们仅仅是正常性的询问,他连踢带骂的发起疯来,这还让我们怎么工作呀?您看该怎么处理吧?如果不能保持询问的正常进行,我们只好回去给领导汇报了!”

    “切!你们少这么用领导压制我们郑主任,发疯的是我,你们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关我们……”赵慎三再次发飙了。

    “住嘴!”郑焰红突然声音不大的说道。

    赵慎三立刻闭嘴了,他瞟了一眼郑主任,气焰也消失了。郑焰红其实刚刚在田双双她们办公室,把赵慎三发火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她暗暗为赵慎三的聪明而喝彩,此刻更是竭力忍住不笑出来,冷着脸说道:“把凳子摆好坐下,给领导们道歉!”

    赵慎三满脸的不服气,但却还是喘着粗气过去捡起凳子摆好了,一屁股坐在面,把脸冲着墙壁硬撅撅说道:“对不起各位领导,刚才是我不该踢凳子骂人,道歉了!”

    郑焰红笑了说道:“林科,别跟他一般见识,他不会再犯混了,您接着问。”

    然后转脸冲着赵慎三说道:“好好配合,再这样犯浑我处分你!”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又走出去了。

    而纪委的人受了气哪里还想跟这个愣头青说话,摆摆手赶他出去了,看看时间也午了,这些人商议了一番收兵回营了。

    赵慎三回到办公室,大家又看着纪委工作人员下楼车走了,他的办公室立刻涌进来好几个层,大家看英雄一般看着他,连香巧钦佩的说道:“哎呀赵主任,真没想到你能这么厉害啊,我刚在在门口听到你在里面为郑主任据理力争,都吓得心脏停跳了,生怕人家一生气把你拷走呢!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算了!”

    黄海菊也在,她神秘的看着赵慎三说道:“我早知道赵主任是怎么有胆有识有血性的男子汉了!哼!这下看那些小人们还怎么得意了!”

    赵慎三一看黄海菊这句话出口,一屋子人都哑然了,他赶紧说道:“嗨嗨嗨!其实也没人说郑主任什么不是,那只是我被那几个人连哄带诈的逼急了胡言乱语的!咱们教委的人都是高素质的好同志,怎么会做出背后害人的事情呢?该下班了,大家都回家做饭吃去吧啊!”

    一午的时间,教委的层们都是各怀鬼胎难以平静,午被问到的人生恐被怀疑说了领导的坏话急欲撇清,下午即将被召见的又忐忑不安不知道该不该学学赵慎三闹腾一下以表忠心,总之到了下午班的时候,大家都是满脸的亢奋,等着纪委的人来了接着询问。

    可是下午居然整整半天,那几个人都没有过来,这也让这些把自己的好心吹涨到最大限度的人们不由自主的慢撒气了……

    而郑焰红却没有对这件怪事做出任何的解释,那几个人来了来了,不来不来,好似这不是一件很严肃的调查事件,而是仅仅为了成赵慎三的英雄主义而特意导演的一场戏一般!

    接下来,教委内部的人无论出自何种心机,在渐渐偃旗息鼓的事态,也都不得不放平了心态,恢复到日复一日的工作之了。这些被摒弃在事件表面包括的神秘外衣之外的人们自然不知道,这次事件远非他们看到的如此戏剧化,其蕴含着的巨大涡流从自下旋转翻涌,但经过郑焰红长袖善舞的运作疏导,到达教委的时候,也仅仅剩下大家看到的几朵浪花了……

    赵慎三做出这件壮举之后,无时不在等着郑焰红召见他,给他一个清晰地真相,可是这女人别说根本不给他打电话约会了,连来班都稀少得很,一连几天都是早急匆匆到班安置一下一天的工作,然后整个人都不见了,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而他明白此时主动跟她联系是很不明智的,说不定会被纪检委给监控到,到时候可连之前一腔正气般的表演都变成私情导致的包庇了。

    这样风平浪静了几天,这天下午,还没有下班,赵慎三接到了林岚的电话说她从国外回来了,听同事说起他曾去旅行社找过她,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赵慎三此刻一点都不想跟这个麻烦精扯关系了,而且他很怀疑在教委的事情没有结束之前,自己的手机通话是不安全的,含糊的说没事了,让她好好工作别乱说话行。

    林岚倒也聪慧,二话不说挂了电话,谁知等赵慎三下午下班走出教委大院的时候,看到这女人正在街对面冲他使眼色,这下他可不能假装视而不见了,率先绕过广场进了岛咖啡厅。

    林岚不远不近的跟着他走了进来,看到他进了一个包间也走了进来,关好房门之后赵慎三还没有开口责备她不该来找他,这女人“嗷”的低呼了一声扑进了他的怀里,泪水涟涟的说道:“哎呀赵大哥啊,你赶紧想个法子吧……咱们俩的事情被人知道了啊!我被人勒索了,他们让我通知你听他们的话,否则把咱们的事情说出去了,你可要赶紧想法子啊!”

    几句话说得赵慎三顶门走了三魂,脚底板散了七魄!一把把怀里的女人推开瞪着她问道:“说清楚到底咋回事?你不是刚回来吗怎么会有人勒索你了?再说了咱们俩的圈子根本不一样,怎么会有人让你带话给我呢?”

    女人被他几句话问的瞬间有些失措,但很快镇定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刚到单位有人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叫林岚,我说是。他问我认不认识教委的办公室主任赵慎三?我想咱们两家单位有业务联系算是承认了也无妨啊,说是。他笑着说道‘你们俩那天晚在云都饭店307玩的很开心吧?告诉姓赵的,姓郑的女人蹦跶不了几天了,让他别死心塌地的跟着当炮灰,聪明的跟我们合作,大家都有好处,你们的丑事我们也不说出去!否则的话,那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一听吓酥了,当时给你打电话想找你商量,可觉得你电话里好像说话不方便,只好强忍到现在到你单位门口等你了……”

    赵慎三听完了倒不慌张了,他越捉摸越觉得女人这番看似滴水不漏的话充满了矛盾!

    ---既然坏人手里有了两人私情的把柄,而且是对赵慎三有所图谋,干嘛舍近求远的去找林岚带话呢?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看似恐惧流泪,其实眼珠乱转,躲躲闪闪,明明是心里发虚!

    ---郑焰红是教委的领导,对手明显是意在把他拉过去陷害郑主任,这个女人此刻出现,明显是对方一伙的,即便不是,也已经被收买掉了!

    赵慎三分析完毕之后,竭力压抑住心头关于307之夜的恐惧,因为他已经意识到林岚既然已经被对方所拉拢,那么证据说不定正是她提供给人家的,这样一来,如果不巧妙从事,说不定真会被泄露出丑事,在单位丢人现眼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