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77回祸从天降
    自古以来有“灭门令尹”的说法,而现在国任何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无论从管理的地域还是管辖的人口,统统都足以超过古时候的“令尹”了。 令尹一怒尚且导致灭门惨祸,市委书记一怒想要毁掉区区一个郑焰红,岂不更是容易之极?

    于是,这一系列的阴谋随着市委书记的一怒迅速诞生了!

    在纪委成立调查组突然jin ru教委之前,郑焰红已经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

    从她仓皇的离开林茂人那天晚,一直在忐忑的等待着来自他的惩罚,可是短时间的风平浪静又给了她一种明知道不切实际却宁愿去相信的侥幸,心想林书记毕竟大人大量,应该不会为她无意间的失态迁怒与她的。

    接下来,市委组织部正式开始了对她作为副市长候选人的考核,这种状况更给了她虚假的安定。她哪里知道这是林茂人出手前的障眼法?还开心的更加对林茂人增添了几分敬意,忐忑的等待着公选的到来了。

    谁知道她等来的不是公选,而是高明亮在一天晚,突如其来的邀请她见面。她却因为等待公选而心烦意乱不愿意去跟他厮混,在她婉言拒绝之后,高明亮居然用十分严重的口吻命令她必须去,说有关乎她前程的事情要告诉她。

    这不能不去了!郑焰红敷衍过了一直支愣着耳朵听她接电话的范前进,丝毫没有注意到丈夫眼里的痛苦跟怨毒,急匆匆去了跟高明亮的爱巢,却听到了另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他接到了来自纪委内部的检举信,检举她利用职权收取回扣,并且还收取贿赂等罪状。

    郑焰红抽出高明亮递给她的信封,**着手抽出里面厚厚的一沓子打印纸,当看到检举人给她罗列的条条罪状的时候,登时气得浑身发抖,站都站不稳了。

    高明亮怜惜的抱着她坐到沙发,却又雪加霜般的告诉她说既然有人要暗算她,这种检举信一定不会仅仅寄给他,说不定别的领导也会收到,让她赶紧想好应对的法子才是。

    郑焰红在怒火烧了一阵子之后,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分析了一下事情的局势,觉得信所描述的事实大都都是猜测,根本没有真凭实据,算是市里认真对待,也不会出什么大差错的!

    但是她的侥幸再次被政治触角她不知道敏感多少倍的高明亮给无情的打破了,他尖锐的说道:“红红,你不要以为这是一件小事情,如果这件事没有别的背景,我在市里做些工作压下来,你的对手也许闹腾一阵子看没有反应也罢休了。但是你不要忘了现在正是你被提名为副市长侯选人的特殊时期,这件事很可能与你即将到来的升迁有着直接的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的对手一定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所以即便我压下了,难保纪委以及市委也帮忙压下啊!更何况这东西有可能省里也收到了,依我说你赶紧去省里活动活动,打好预防针才能有备无患。”

    郑焰红越听越觉得高明亮说的有道理,第二天去了省城,先秘密会见了干爸卢博,坦率的说出了她目前的处境以及林茂人对待她的态度,(当然无意间春光乍泄的情节是不能说出来的!)问卢博她该怎么办?

    卢博也是一个很果断、很睿智的领导,他仔细的询问了郑焰红如今云都市的局势,又经过一番缜密的分析判断之后,斩钉截铁般的命令女人道:“红红,依我看林茂人书记一定是很不高兴你参与副市长的竞选,既然是阻力这么大,咱们硬压着云都市委市政府的脖子让他们接纳你的话,对你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如果领导对你产生了看法,你是做了副市长,日后的发展空间必定很小。你在被司排斥的环境下工作,心情也势必受影响,所以听爸爸的话,你自己主动去云都市委和省委组织部辞去云都副市长候选人的资格,老老实实的还做你的教委主任,等待爸爸创造好机会把你调到省城来发展吧。”

    郑焰红六神无主之下自然是对卢博的建议言听计从,接下来她先后向云都市委跟省委组织部做出了诚恳的表态,表示她能力有限,历练不够,不符合做一名市领导因该具备的才力,情愿退出公选继续锻炼的想法。

    省委组织部自然是很欣赏她的谦逊,随后向云都市高调表扬了郑焰红的谦虚,在表明省里不干涉云都任命谁做副市长的同时,却又用毫不掩饰的夸奖更加加重了推荐不骄不躁的郑焰红的印象。

    但是卢博也罢,郑焰红也罢,谁都没有意识到男人妒忌起来的力量简直是毁灭性的!所以郑焰红的退缩非但没有平息林茂人的怒火,反而让他错误的以为这是郑焰红发觉了他的不满,却表面退出,背地里去省城走高层路线,完全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了!

    这让他更觉得自己的权威乃至男人的尊严统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对女人的恨意更加浓稠了几分,对她的毁灭计划也更加加快了步伐……

    其实按照林书记的理念,哪里仅仅是派几个纪委的工作人员以“了解情况”的名义去教委调查呢?他原本打算的是直接让纪委、检察院成立经济问题专案小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郑焰红同志进行“双规”,一开始封死她所有的退路,让她在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崩溃,从而达到一击命的效果。

    可是在这时,省里居然也云都市晚两天接到了跟市里一样的检举信,这是杨千里惹的祸了!他没有听从林茂人让他仅仅给市里寄信的命令,自作聪明的想着把声势造的越大,郑焰红死的越快越透彻,所以画蛇添足的给省委组织部以及省纪委乃至省教育厅都寄了检举信。

    卢博接到黎远航的电话,告诉他云都教委有人检举郑焰红的事情后,他立刻联想到了前一天郑焰红来找他说过市里已经接到了类似的东西,马敏锐的觉察到这是一个针对他宝贝女儿进行的一次有预谋的阴谋!

    卢博在这种情况下,并没有再次为女儿亲自出面,而是命令黎远航以维护下属、为下属的人品担保的名义出面去省纪委为郑焰红鸣不平,还激动地表示,他们教育系统能培养一个像郑焰红这样优秀的领导干部十分不容易,如果云都市容不下的话,他们情愿把郑焰红调回省厅来任职。

    在此情况下,省纪委又很明白现在的匿名检举信好多出自打击报复,电令云都市纪委在调查郑焰红事件的时候要尽量的隐晦低调,在事实未明之前千万不能激化矛盾,造成教育系统的不满,形成新的麻烦。

    这个命令让林茂人窝火不已,他把杨千里恨恨的骂了一顿之后,却也不敢不听从省里的意思,只好把之前那个狠毒的计划修改了一下,仅仅派几个纪委的人在台前询问,让郑焰红彻底的乱了阵脚,而他在外围巧妙安排,以期达到预定的目标。

    这是郑焰红在纪委的调查组到达之前,在省城运作化解掉的惊涛骇浪了!而她在调查组来到之后,才明白自己的确是在不知道什么原因的情况下得罪了某些人,而这些人更是不把她置于死地不罢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