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78回为她缠绵千百度
    现在咱们可以静下心来,说一说范前进是如何跟林茂人搭关系,从而参与到扳倒妻子的阴谋,干出了吃里扒外的事情了……

    因双双的意外怀孕导致的范前进离婚事件过后,痛定思痛的范前进终于第一次看透了自己的内心,虽然他嫉妒郑焰红、畏惧郑焰红、排斥郑焰红,甚至在不经意间在抵制郑焰红,但千回百转般萦绕在他脑子里乃至胸臆间的,除了郑焰红,还是郑焰红!

    这时他才明白了他对郑焰红那份痴痴的爱恋已经根深蒂固,渗进了他的血液以及神经里,这个女人已经不知道从何时起跟他的生命纠缠到了一起!如果此时这个女人把她揉进他四肢百骸间的所有属于她的成分尽数抽走的话,他的生命也将瞬间不复存在!

    什么双双,什么双双肚子里的孩子,那些对于他来讲,统统都是在这个女人冷落他的时候无奈的替代品,替代品如同偶尔一顿饭不想做了,买包饼干对付一下还是蛮新鲜的,但天天吃饼干的话,那可活不下去了!

    于是,他可以大寒大热般的用他那个年纪根本不适合具备的冲动想要娶了双双,却又在察觉到自己误会了郑焰红之后瞬间改变主意,更加冷酷的以一套房子打发掉了双双,从此对她再无歉意。

    可是,一个被他使性子摔碎的镜子算是他想要复合而且也貌似复合了,但背面那一条条丑陋的裂纹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彻底泯灭的。

    郑焰红可能是看在儿子以及面子的基础原谅了他,但是从那天起用一副心灰意冷般的冷漠对待他,别说是晚跟他同床共枕了,算是她的眼睛从他身脸滑过,也是毫无表情的跟看到沙发椅子一摸一样,这怎么不让范前进痛彻心扉呢?

    他才不到四十岁啊,少年夫妻正应该卿卿我我的时期,回想起甜蜜的两小无猜以及恋爱时光,还有新婚燕尔的甜美,再想想现在他享受的却是有名无实的家庭生活,怎不让他在痛切之余,思想坠入了黑暗的魔障呢?

    在他长时间琢磨郑焰红冷落他的原因的时候,他居然做出了这么样的一个分析---郑焰红之所以冷落他,完全是因为他在仕途没有她走的远,走的成功,如果他胜过她的话,她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亲热有加的。

    这个判断越来越被他认可,最后成了他固定的思维了!在这种思维的作用下,他偷偷的回了一趟省城,跟父亲说起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说自己是先对不起了红红,但是也是因为红红总是无视他才让他出轨的。还可怜兮兮的说了最近的家庭状况,最后希望父亲能托托老关系,让他的虚职变成实职,只有在事业出人头地了,才能树立信心拉回郑焰红。

    他的父母在对他恨其不争之后,终归是唯一的儿子,还是心疼他的。于是范老爷子求到了自己以前的下属林茂人的门下,打电话央求他对儿子照顾一二。

    林茂人没有下基层任职之前,跟高明亮一样,一直在省直机关工作,范老爷子也曾经是他多年的领导,两人的夙缘甚至高明亮还要长久。碍于情面,更基于他对郑焰红那份难解的情愫,他爽快的一口答应了老领导,让范前进回云都去找他,他可以帮这个忙的。

    范前进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心里简直是打翻了五味瓶般的难过,因为他并没有意识到父亲出面替他运作实际是很为难的,只是在惊叹自己前些年为什么要那么高傲,那么对这些以往在他们家俯首称臣的领导不屑一顾。他更在懊悔自己为什么醒悟这么晚,如果早一点利用这些关系的话,说不定早超越了郑焰红的成,在家里成为一个腰板挺直的男子汉了!

    回到云都后,他马去觐见了林茂人书记。因为有了父亲带给他的林茂人的承诺,所以对“跑”之一字甚为生疏的范前进自持有恃无恐,居然是空手去的。

    林茂人看到这个老司的公子哥,心里登时起了一种蔑视加不平衡的心态,他早在接到范老爷子的电话之后调查了范前进的情况,觉得这样一个在工作一无所长的人能够做到副处级调研员,混进领导班子已经够意思了,居然还恬不知耻的想要进步,简直是不自量力。

    “呵呵呵,前进,来来来过来坐,咱们俩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啊!唉!虽然同在云都,毕竟各忙各的,要想叙叙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范老爷子身体还好吧?回头去省城还要专门看望他老人家啊!”

    林茂人一番亲热的叹息,更加让范前进的优越感空前的高涨,居然忘记了眼前这个人早已经不是在他小的时候,逢年过节的时候点头哈腰给他家送礼的那个公务员,而是可以一言左右他前程的市委书记了。

    “嗯,我爸爸身体还好,挺惦记您的。”范前进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居然连“林书记”都不喊,这样大刺刺的说道。

    他的做派更加林茂人对这个绣花枕头般的公子哥藐视不已了,心里更加替自己不值起来,心想妈的老子靠自己的本事一步步干到市委书记,你老婆那么美一个女人居然不肯跟老子,却跟你这样一个大草包天天同床共枕,真是老天爷不公平了!

    既然看不范前进,林茂人自然不想多跟他废话了,老领导的面子无论如何要给,反正一个调研员磨成副局长属于平调,也不是什么大事,直接了当的说道:“前进,你的事情你爸爸已经跟我说了,我也已经跟下面安排了,等你爱人郑焰红同志的副市长公选过后给你落实,怎么样?这次你家双喜临门,你该很开心了吧?”

    谁知范前进一听郑焰红居然要竞争副市长,心里一沉,他不会做伪,脸露出了痛苦的神情,更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苦闷的叹息。

    因为范前进特的反应跟临别的叹息,反而促使急于送客的林茂人改变了主意,叫住范前进跟他聊起了家常,还故意不停地夸奖范前进有福气,娶了郑焰红这么一位漂亮能干的老婆,他眼看着越夸郑焰红范前进的表情越难看,明白了这个男人龌龊的内心了。

    “哈哈哈!前进,不是我说你啊,按理讲范老爷子以前郑伯年主任还要显赫,你应该你妻子干得出色才是,怎么反倒被一个女人给压下去了呢?唉!说话小郑同志又要做副市长了,你这个男子汉在家里压不压抑呀?”不愧是老奸巨猾,察言观色之后开始出言调拨了。

    范前进被揭到了伤疤,又羞又气的冲口说道:“还不是我爸爸不喜欢替我出面,而且女人总是男人沾些便宜的!唉!要说压抑当然是压抑了,人家现在仅仅是做了教委主任,已经不想跟我过了,要是再做了市长,我们家……唉!”

    这番话让林茂人又惊又喜,看着范前进愚蠢的眼神,他马意识到这是个可以利用的人!

    “前进,你的顾虑是对的,一个家庭跟宇宙万物一样,阴阳一定要平衡,如果阴盛阳衰了必然会导致变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事呢?如果早点告诉我了,我会看在咱们世交的份,平衡一下你跟小郑的职务问题,让你不至于这么受气的。现在省委组织部出面推荐的小郑,我们市里怎么敢顶着不办啊?好了,你回去吧,回头你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范前进走了之后,林茂人立刻给表弟杨千里打了一个电话,密密的嘱咐了好多好多话。

    过了几天,杨千里主动找了范前进,跟他谈起了一个“绝密”的计划。

    因为老婆的关系,教委的领导班子乃至出头露面较多的科长们,自然都是跟范前进十分熟悉的,所以老实憨厚的杨千里邀请范前进喝酒,他自然是毫不设防的去了。

    酒宴,杨千里先是一直用对郑焰红的倾慕跟爱戴不停地刺激范前进,等把他灌得六七成醉意的时候,范前进那份对老婆极度的不满终于开始泄露出来了:“好了杨主任,你不要一直在我面前为你们伟大的郑主任歌功颂德了!虽然我范前进混的不如她,倒也没有下作到仰她的鼻息过日子的地步,而且市委林书记已经答应了我要帮我动动地方了,以后也没准谁走的更远呢!咱们堂堂男子汉,还能总输给一个女人不成?”

    听了范前进的牢骚,杨千里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嘿嘿嘿,是啊范局,我们私下里议论起来,都觉得您的才干为人远远胜过了郑主任,也可能是漂亮女同志容易受到男司的赏识吧,所以您才……哎呀,我说走嘴了,我可没有特指郑主任啊!只是泛指,泛指而已!”

    可是这番话已经毒液一般渗进了范前进的脑子里,他瞪着眼睛骂道:“妈的这个见了鬼的世道是这样,女人干什么都能男人走捷径,算是我老婆没有什么绯闻,还不是一样扶摇直了?”

    “唉!话也不能这么说,最近您没有听到风声么?教委内部已经对郑主任十分不满了,好几个班子成员正在准备材料要举报郑主任呢!我偷偷告诉您,您让郑主任小心点,这些人也不是想要扳倒郑主任,只是想不让她当副市长行。”杨千里附耳说道。

    “什么?是哪些王八蛋想暗算红红?”作为一个丈夫,范前进的第一反应毕竟还是正确的,他一激灵盯着杨千里问道。

    杨千里有些拿不准了,生怕这个愣头青虽然不服气老婆,但依旧还是以维护老婆的利益为重,要是那样的话,把底牌尽数泄露给他显然是不明智的。

    “唉!我也是听到一些传闻罢了,具体的怎么会知道?其实也是啊,你如果能替郑主任扫清这些障碍,她越成功,你岂不是妻贵夫荣跟着骄傲吗?呵呵!”杨千里赶紧说道。

    “狗屁!我范前进堂堂男子汉,怎么会依靠老婆的成功去骄傲呢?说老实话谁暗算郑焰红我还感激谁呢!她越是成功越是膨胀,还不如安安分分的在家给我做老婆让我开心呢。”范前进自尊心再次受伤,冲口说道。

    “呵呵呵,话是这么说,卢省长跟高市长都那么赏识郑主任,这一次她的副市长还不是板钉钉了?所以范局您算是再进一步,要想赶郑主任,啊不,郑市长还是得好好努力啊!刚才我说的你放心吧,教委算是有人想要鼓捣郑主任,没有她犯错误的真凭实据,也是瞎折腾!您啊,安心等着做副市长的老公吧。”

    范前进的脑子已经被酒精跟嫉妒冲昏掉了,居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哼,想要证据还不容易?老子天天跟她一张床睡着,要什么证据弄不来?”

    杨千里眼睛一亮,但却不再说什么了,关于这个计划此罢休,接着把范前进捧了天,也让他喝醉了酒,这才送他回家了。

    酒醒之后,范前进一直在痛苦的纠结着,他马知道了市纪委开始正式调查郑焰红的事情,并看着她在家里越来越冷漠、越来越焦躁,又了解到市纪委并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反倒因为赵慎三的闹腾偃旗息鼓的收兵了的时候,内心那种郑焰红飞黄腾达之后会抛弃他的恐惧更加浓烈了!

    恰好那天夜里,杨千里居然给他再次打来了电话,让他去酒吧跟几个兄弟一起聚聚,他正不愿意面对愁眉紧锁的郑焰红,也顺水推舟的答应了杨千里的邀请,去了那家被郭晓鹏监视着的酒吧。

    到了之后他才发现,在座的除了杨千里,还有方永泰跟一男一女两个不认识的外人,那个女人简直是狐狸精转世,一双浪眼骚骚的不停在他身转来转去,弄得久不沾女人的他不大会儿口干舌燥,难受不已。

    在这个时候,杨千里跟方永泰还有那个被他们成为“九哥”的人轮番给他敬酒,这些人也罢了,在他执意不喝的时候也没人勉强他。最让他受不了的还是那个狐媚子一般的女人,那女人居然在敬酒他不喝的情况下一屁股坐在他大腿,轻轻的朝他的脖子里吹着气说道:“哎呦范局长,您是不是看不起岚岚啊?人家可不是酒吧里的招待,也是一个旅行社的经理呢!这杯酒您要是不喝,我可嘴对嘴喂您了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