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92回满身印痕因何生?
    “三,说老实话,这笔钱我还真不想要!”郑焰红考虑清楚之后说道。

    “啊?姐,你……”赵慎三急了。

    “因为我怎么会堕落到让那些混蛋用钱可以遮羞的地步了呢?可是……他们也很聪明啊!能派你来做我的工作,这不是故意给你一个难题考验你的能力吗?如果你完不成了说明你是一个没用的人,以后他们一定会疏远你甚至开除你跟他们厮混的资格的,反之如果你完成了这个任务,他们会重用你,以后你的路子也会越走越宽是不是?因为次咱们的事情姐看得出来,他们的能量的确是极大的。”郑焰红娓娓的分析到,一句句把赵慎三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赵慎三佩服的看着她说道:“是啊姐,所以你……”

    “唉!三啊三,咱们两个的感情已经这么深厚了,我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尊严不管你的死活呢?”郑焰红怜惜的伸手摸了摸赵慎三的脸接着说道:“你知道吗三?其实我今天之所以让你到丹桂园来还有一个目的,那是觉得咱们两个现在差别太大,老这样私下往来对彼此都不好,所以我是想……”郑焰红略带伤感的说道。

    “不!姐,如果你说想要从此不理我了,现在杀了我吧!要是你想把钥匙要走从此不让我来了,我现在从这窗户跳下去算了,反正没了你,我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赵慎三马明白她要说什么了,激动的叫喊起来。

    “唉!是啊,傻小子,又何尝是你这么想?连我也觉得如果生活里没有了你,也会变成黑白色的了……所以,在你刚刚拼了命般的亲我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了我也是离不开你的,所以你的钥匙尽管留着吧,姐不要了!而且这件事既然你出马了,那么这笔钱姐收了,那件事姐也可以不追究了!”

    “啊?姐姐万岁!姐姐万岁!哈哈哈!我知道我的姐姐是一个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呢!”赵慎三一看女人不单答应了不跟他断绝关系,连他的事情也同意了,登时欣喜若狂的抱着她跳下床,一下下把她往高处抛着叫喊道。

    “啊啊啊……你快放下我,被你转晕了!”女人笑着叫喊道。

    赵慎三这才嘻嘻笑着把她又抱回到了床,女人喘息了一阵子才接着说道:“三,你告诉他们,说完全是因为你出面了我才……不行,你自己回去说他们难免会以为是你故意往自己脸贴金,不如这样吧,你等我电话,我给你一个时间亲自见见他们,当面告诉他们我的意思,这样对你日后在他们群体的地位会有很大的帮助,也算是为我们俩保留一条非官面的道路吧,如果万一再出现小人们利用帮派陷害咱们的事情,还真是离不开他们的帮忙呢!”

    女人这一番话可大大出乎赵慎三的意料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女人心里隐隐觉得自己跟林茂人的关系如同在刀尖走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刺得头破血流,如果到时候自己能有他不能掌握的神秘力量支持,也许能够出制胜的,所以对被赵慎三形容的神乎其神的那些涉黑人物也充满了希冀。

    经过了次的被陷害事件,她已经彻底不敢任凭自己依旧怀着官二代的孤傲秉性行走在波谲云诡的官场了,以往被她嗤之以鼻的旁门左道在危急时刻起到的出其不意的作用更让她彻底不敢做清高的人了,突发想的想到自己不如亲自见见这帮人,以她副市长的身份,而且怀着悲天悯人的姿态出现原谅那个登徒子,还不让他们感激涕零,诚心投靠啊?

    其实这个心思说到底依旧是女人没有脱离她从小到大养成的优越感,更加是她大大的低估了朱长山一伙的实力做出的决定。

    赵慎三更是惊喜的问道:“姐,你真的要见他们?可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啊?不过你也别害怕,朱大哥徐大哥他们也都是领导呢,素质也都很高的,你要是亲自出面我肯定是大有面子了!”

    郑焰红白他一眼说道:“三,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姐姐了,什么时候我说话不算数过?如果我害怕不会答应你去见他们了。”

    说定了之后,赵慎三看郑焰红要走了,兴高采烈的穿戴整齐了先走了。

    郑焰红却不急,她仔仔细细的放了一池子热水泡了个澡,这才起床收拾齐整,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出了门班去了。

    到了班一直到傍晚时分,秘书进来问她是否关了手机?高市长刚才打电话到他办公室找郑焰红了,说她的手机打不通。

    郑焰红这才想起来午为了躲避林茂人的追逼,怄气的关了手机,居然到现在都没想起来打开,但是她一听是高明亮打来电话找她,漫不经心的说了句手机没电了,秘书说高市长让她赶紧去他办公室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她商量。

    她“嗯”了一声,心想高明亮喊她,作为一个主官,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置之不理的,但是这两天下来,她已经被高明亮跟林茂人这两个强势的情人搞得头大,连跟他们虚与委蛇的耐心都没有了,一边站起来往高明亮办公室走,一面在心里暗暗骂道:“妈的逼得老娘极了,老娘还是一拍屁股走人!”

    走进了高明亮的办公室,她一看居然教委主任马慧敏也在这里,心里倒是有些意外。

    “郑市长您好,我下午一班过来给您汇报咱们教委的下一阶段工作,可是您的秘书说您不在,因为事情有些急,我只好直接给高市长汇报了……”马慧敏一看到她赶紧站起来迎过来先愧疚的说道。

    “嗯。”郑焰红心想你来都来了,明明是故意到高市长这里告我这个主管无故不班,还说的这般好听,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却不再看马慧敏,看着高明亮淡淡的说道:“高市长,我午去医院看腿,没想到医生小题大做,非说让我打消炎针不可,没法子打了吊瓶,恰好手机又没电了,所以您找我我没听见。”

    高明亮一听她去看腿了,自然是有多大的怨气也发不出来了,赶紧关切的问道:“哦?问题很严重吗?如果需要治疗你继续去治,工作再急也有我在,总不能耽误了身体的。”

    马慧敏今天下午抱着一腔醋意来到政府,的确是想找郑焰红汇报工作,顺便正面会会这个“情敌”的,谁料她在郑焰红秘书办公室等了一个小时也没等来女人,把心一横,气哼哼的直接去了高明亮办公室,拿着一项教委准备开发的新项目的财政预算让高明亮给她批,明摆着是要摆郑焰红一道,让高市长知道她无故旷工。

    其实马慧敏也是愚蠢,高明亮一看到她拿出计划书问她为什么没有郑焰红的签字?她刚说等郑焰红不在,恰好给了高明亮一个找郑焰红过来的机会,打电话找她了。

    此刻看高市长一见到郑焰红,居然毫不追究她无故旷工,反而对她一点微不足道的、午引得林茂人小题大做的那几点伤痕关怀不已,怎不让她更加醋意横生呢?

    “已经没事了,明天再去打一针好了。高市长找我来有事吗?”郑焰红沉沉稳稳的说道。

    “教委要搞一项希望工程项目,涉及到政府投资,你看了马主任报来的计划书了吗?”高明亮看女人看他的眼光不悲不喜,丝毫不带感情的色彩,转到工作来了。

    “没有啊,马主任不是刚说了吗直接给您送来了,既然是急务,她等不得,那您看着批吧。”郑焰红终归也是个女人,下属越级报,还说这件等三五个月也效果一样的的计划是半天都等不得的“急务”,由不得她不心里别扭,不冷不热的说道。

    马慧敏再怎么不服气也是人家的下属,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体制让她不得不赶紧陪着笑脸解释道:“郑市长,也不是我等不得,只是觉得这件事迟早要给郑市长汇报的,我既然来了一趟市政府,没见到您先见见郑市长,也算没有白跑一趟,等回头还是会专门给您汇报的。”

    郑焰红是什么人物啊?她更加已经在林茂人的主动坦白下知道了马慧敏跟林茂人的龌龊关系,明知道这女人对她当选副市长满肚子不服气,但心高气傲的她又怎会跟马慧敏逞口舌之利呢?没的小了她的身份!

    “马主任考虑的很周到。”郑焰红淡淡的冲马慧敏说了句,很快转脸看着高明亮说道:“这个希望工程是咱们教育系统跟市里各大国有企业联合搞的,咱们政府投资是小头,大头还要市委出面跟那些企业联系,以咱们牵头挂他们名字的方法来完成,那边不搞定咱们算是急也没用,所以我觉得还是等咱们跟市委联系好了,把相关企业责任人邀请过来开过筹备会,您再批马主任的预算方案也不迟。”

    这几句话更加把马慧敏说的羞愧无地,她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方案原本是郑焰红没走的时候自己搞的项目,进行到哪个阶段了她这个现任教委主任更加清楚明白!今天下午赵慎三也没班,她又按捺不住午看到郑焰红被林茂人心疼的眼神刺激,蝎蝎螫螫的拿这件事做理由来了市政府,却没想到现在被郑焰红明明白白的一番分析打了个灰头土脸。

    高明亮微微笑了笑说道:“原来这是你之前给我汇报过的联合工程啊?刚马主任来了急急忙忙一说,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呢,看你没签字叫你过来了。马主任,既然是这样,这份东西我先留下吧,等郑市长联系好了筹备会,需要签的时候我跟她商量了再签,你先回去吧,我跟郑市长商量一下筹备会的事情。”

    马慧敏面红耳赤的站起来退出去了。

    门刚关,郑焰红气哼哼说道:“我旷工了,请高市长处分吧!”

    高明亮赶紧走近她,弯下腰心疼的抚摸了她的膝盖,女人猛地闪开了,满脸怨怼的别转脸了。

    “好了红红,别生气了!我知道你这些日子心里不好受……好在事情都过去了,你也已经做了市长了不是吗?那些烦心事不要去想了行不行?你跟范前进青梅竹马的,有什么误会解释不开呢?我明白他对你的心思也是死心塌地的,你只要愿意哄他,还不是三两句话他乖乖的听你的了?你哄住了他岂不是大家心里都轻松?所以不要怄气了行不行?听话了乖!”高明亮娓娓的劝说道。

    没想到他说完了之后郑焰红满脸鄙夷的看着他,轻声的、一字字说道:“高市长,您这个法子可真是两全其美啊!那么请问一句,您口口声声说那么爱我,我天天晚回家去被范前进抱在怀里,你想起来不恶心吗?即便你可以不在乎,反正老婆都是别人的好,你玩玩也是占便宜,那么你能不能反过来为我想想,我整天在你们两个男人怀里轮番来去,我情何以堪?我恶心不恶心?”

    “红红,你怎么了?为什么今天说话要这么尖刻呢?我这样考虑还不是心疼你跟范前进顶起来,他一个男人家毕竟力气大,你们起了争执吃亏的还是你吗?看看你腿的伤我心里疼得揪得慌……你怎么误会我成这个样子呢?红红,你晚去新城小区吧,咱们俩好好谈谈。”高明亮说道。

    “算了,我公婆还在我家,我怎么敢夜不归宿?高市长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郑焰红冷冰冰说道。

    “唉……红红……”高明亮无奈的看着她叫道。

    “还有,我再提醒您一句,高市长,这个马慧敏很不简单,要不然也不会为了要让她当副市长,我差点被查死了,所以你跟她打交道最好多长几个心眼儿,免得吃了亏还不知道从哪里出了问题!我走了。”郑焰红站起来要走了却又回头说道。

    高明亮心里突然一惊,虽然郑焰红并未说明白马慧敏的后台,但当时的确是市委那边出面整治的郑焰红,所以林茂人看这个宝贝不顺眼是秃子头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这也是高明亮迄今为止尚未怀疑林茂人对郑焰红有意的事情。

    听了女人的提醒,高明亮心里一暖,觉得郑焰红毕竟还是跟他贴心的,这段时间跟他疏远也无非是跟范前进屡次打闹心里难受,只要他慢慢软化,终究还是会回到他的怀抱的。

    高明亮自认为想明白了原因,也不再逼她了,谦和的把她送到走廊里回去了。

    马慧敏刚刚被郑焰红不卑不亢,不,是不理不睬的把她奚落的灰头土脸出了高市长办公室,心里又羞又气的犹豫起来,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再回到郑焰红办公室门口去等候,等候的顶头司回来好好解释解释。但思来想去了一阵子还是觉得今天的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还不如冒险老着脸皮再去找找林茂人书记,如果能够得到他的支持,那再也不用怕郑焰红了。

    马慧敏怀着一腔悲愤去了市委,找到林茂人的秘书说明了来意,打得旗号居然是郑焰红说的筹备会的事情需要跟林书记汇报。

    原本马慧敏并没有抱多大希望林茂人会见她,谁知秘书很快说林书记恰好有空,让她现在去林书记办公室。

    马慧敏的心里那一份惊喜真是难以言表啊!

    她激动万分的走进了林茂人的办公室,还没等她打叠出温柔款款的姿态,被林茂人冷冰冰的一张脸给吓得规规矩矩坐下了。

    “马主任,教育系统的事情不是归郑焰红副市长管吗?算是她做不了主也有高市长的,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呢?嗯?”林茂人的声音虽然不大,语气也木木的不带丝毫感情,但是却充满无的压力,让马慧敏登时吓的不敢开口了。

    “说话,没事的话请回去吧。”林茂人看这个女人呆呆的坐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接着冷冷说道。

    “林书记……我来找您是因为……是因为……那个希望工程……呃……我的办公室主任赵慎三拟了一个计划书,这里面涉及到……”马慧敏又不想走,又害怕林茂人,语无伦次的说道。

    “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你的办公室主任赵什么三的?那是谁?”林茂人听马慧敏支支吾吾的胡说八道,心里正烦的要赶走她,谁知那女人在惊慌居然把赵慎三的“三”字咬的特别清晰,他听在耳里心头突然一跳,猛地盯着她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