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94回重重魔障
    但是郑焰红却隐隐有一种预感,拍照片的人也许本意并不是想要挟她,不然为什么并没有说出目的呢?再或者即便是出于要挟,也许林茂人不参与的情况下,她一个人更容易控制局势,以便随机应变视对方的情况而定。()

    她坐了一阵子之后,心情反而放松了下来,心想经过了次被纪委查的事情,妈的还有什么难关是闯不过去的?对方既然拍了照片一定有目的,无论好目的还是坏目的,反正一定不是正路子的人,想达到的也无非是想让她帮忙完成的目的,那么绝不会寄了照片没有下的,还是静等对方的下一个手段出现吧,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不能被他们算计了去。

    接下来,她迫使自己稳定了心神开始工作,谁知道这一忙可一直忙到了午时分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了她的手机,她原本不想接,但心里一动想到了照片,接听了,是一个男人很有吸引力的、带着些温柔的磁性的声音:“郑市长,我是赵慎三兄弟的大哥朱长山,很冒昧给您打电话,请问您方便接听吗?”

    郑焰红微微笑笑,心想这些黑道人物还真是急于跟官面的人物结交,有一点机会迫不及待的自己联系了,但她不知怎么回事,对电话里这个男人的谦和知礼以及声音态度都不反感,也温和而矜持的说道:“哦,朱处长啊,我听小赵说起过你,请问找我有事吗?”

    “没想到郑市长还记得我,是这样的,徐朝栋是我的一个朋友,他那天冒犯了郑市长,而您却大人大量的原谅了他,午我们局长已经说了不再处分他了,我们大家都十分感激您,所以……呃……能不能斗胆邀请您午一起吃个便饭呢?这并不代表我们的愧疚跟感激,仅仅是想有个面对面的机会向您表达一下敬意。”

    朱长山的确是十分老辣,这一番话既说的四平八稳又恰到好处的卑微谦恭,倒让郑焰红不好意思不答应了,否则显得她太过高高在了,而且她一闪眼看到手提包,想起那个神秘的信封,更加觉得跟这些人吃个饭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情,也爽快的答应了。

    朱长山在昨天晚把赵慎三灌了个七八分醉意的时候问出了郑焰红的电话号码,今天这一着投石问路取得了成功自然十分开心,他并没有像对待马慧敏那样贸然的让赵慎三接了郑焰红到他的山庄来,那里虽然是他花费了大价钱修建的,但是在他的眼里却还是太过粗鄙,招待一下马慧敏还马马虎虎,对待郑焰红可不行了!

    第一次请市领导吃饭,档次要高,而且还不能太过清雅,更不能晚请耽误领导办私事,只有午短短几个小时,既可以联络感情又不至于让人家厌烦。

    朱长山好似在这件事徐朝栋更加操心,他苦思冥想了好久,终于把吃饭的地方定在了新城区的九霄酒店,这里无论是档次还是菜品以及服务都十分精细,当然,收费也是要了命的高,但是算是这顿饭下来花个十万八万的,为了郑焰红,他也觉得值!

    郑焰红赶到的时候,恰好跟约定的十二点半一分不差,这也是她出身军事家庭的必要修养,从来都是十分守时的,看到她的专车缓缓开来,朱长山带着徐朝栋跟赵慎三以及记者王山一起恭候在门口把她迎了下来。

    郑焰红一身宝石蓝的衣裙的确把她更加衬托的肌肤胜雪,温婉如玉,那端正到毫无弱点的五官更是隐隐然透出无穷的高贵之气,在明艳有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度,这形象一站,根本不需要她刻意的去故作副市长的威风,那种凛然凌驾于众人之的风姿是马慧敏再画十层皮也赶不的!

    “郑市长您好,久仰大名了!鄙人朱长山。”朱长山先一步扶住车门,很绅士风度的帮她挡着车顶看着她下了车,自我介绍着伸出了手。

    郑焰红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突然间露出很惊的神色说道:“咦?怎么是你?”

    朱长山呵呵笑着说道:“呵呵,碰巧了而已。郑市长请。”

    郑焰红很感激他能够如此知礼,没有把早她的狼狈相说出来,因为她已经认出这个朱长山居然会是她早在顺风路口遇到歹人碰撞差点倒进油锅里时救她的那个年男人!

    房间是在顶楼的全玻璃透明观景房里,这个房间最独特之处是位于整栋酒楼顶层的最心位置,所以远处的远山近树,湖光美景一览无余,但楼下却看不到这件屋子,算是站在这间房子跟前,从外面往里看也是镜子,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人跟物,而且全部采用的阻隔紫外线的玻璃,既隔热又隔音,布置的更是极尽奢华之能事!当然,历来商家都是消费者精明,这里的消费也委实不低,一般老百姓等闲一年的收入也不够在这里面一顿造的!这里最低消费一餐9999,菜色更是每道另加30%的服务费,跟隔壁同一个老板开的九霄kiv一样,属于拎刀宰人的买卖,但奈何这个城市里暴发户太多,所以人家的生意居然是好到爆,晚一点根本订不到房子!

    坐定之后,赵慎三自持跟郑焰红最为熟悉,笑着说道:“郑市长,怎么您好像认识朱大哥啊?我还想着一一给您介绍呢!”

    郑焰红深深地看了一眼朱长山,这一看之下她居然又微微楞了一下,好似觉得这个看起来一点不带黑道匪气的儒雅男人好生面熟,但是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在那里认识他了!

    她的凝视让朱长山的神情也很是古怪,眼底竟好似有一抹隐痛飞速的掠过,但是随着郑焰红想不起来两人有过交接,想也许是早见过他,女人微笑起来之后,朱长山也若无其事的陪着笑脸先说道:“郑市长早受惊了吧?”,然后又转脸对大家解释道:“现在的街混混太多了,走路都横冲直闯的,早郑市长在吃早餐,差点被一个混小子碰倒了,是我正好也在那里,扶了领导一把,刚刚还以为领导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了呢,谁知道郑市长居然还记得,呵呵呵,荣幸之至啊!”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而郑焰红在这善意的笑声心里却突然一紧---这个人出现的那么巧,而且看起来荣辱不惊的样子,难道那照片跟他有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今天的这顿饭没准是鸿门宴了,难道说他先让赵慎三以巨款诱惑,而后又心疼那笔钱,再生出毒计还暗算她达到拿回去的目的吗?

    不过看着人的眼神湛湛有光,看人看物均是坚毅果断,毫不四下飘忽,貌似路子很正,应该不会是那种龌龊卑鄙的人物,但现在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事情多了去了,还是多长几个心眼为妙!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等下事情可不能跟来之前想的那样处理了……

    郑焰红瞬间思考完毕,雍容的笑着说道:“朱处长说的还是太轻松了呢,其实如果不是他扶了我一把,我整个人都会栽进油条锅里变成炸油条了,此刻你们看不到我,所以说得严重点,朱处长能算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呢!”

    大伙儿又是一阵惊叹,赵慎三更是满脸的惊魂未定说道:“郑市长,您怎么会一个人在大街吃早餐呢?想吃什么不会让小严帮您买回办公室吃吗?您看着多危险啊!”

    郑焰红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哎呀呀,无非是街吃顿饭嘛,意外谁都可能遇的,难不成为了怕被人撞连街都不敢了吧?多少人都在街走呢,也没见谁栽进油锅里去,哈哈哈!我还算是福大命大,这不恰好遇朱处了吗?”

    有了这一份笑闹,整个气氛轻松起来了,郑焰红反客为主的先端起一杯酒说道:“来来来,大家跟我一起敬朱处一杯酒,感谢他救了我免遭油炸之苦吧!”

    朱长山倒也出,按理说领导敬酒他应该很是谦恭的拼命推辞才是,但他居然居之不疑的端起酒杯双手捧过头冲郑焰红拱了拱手,凑到唇边一饮而尽了。

    坐定之后,他一使眼色,徐朝栋面红耳赤的站起来,难为情的说道:“呃……郑市长,朝栋原本不是坏人,只因那天喝多了酒,所以一时犯浑冒犯了您……原本……原本算是怎么惩罚都不分的,但蒙您大人大量放过了我,让我简直是对您感激涕零,今天更是有幸请到您……请到您大驾光临,给了我一个当面认罪的机会,现在请郑市长惩罚我吧!”

    草莽之人的习性如果说在朱长山身已经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话,眼前这个徐朝栋倒真是符合梁山好汉李逵那种勇于犯错又勇于认错的率真,看他涨红着脸的难为情样子,郑焰红用夹杂着厌恶跟怜悯的眼光看了他一阵子,一句话不说。

    郑焰红的鄙视让徐朝栋更是满头出汗,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他狼狈的伸手用昂贵西装的衣袖抹了一下,那副无地自容的神态让郑焰红很孩子气的“噗哧”一声笑了,她一笑,满屋子男人刚刚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的拘谨终于解除了,都吁了口气看着笑的花枝乱颤的郑焰红,傻傻的跟着笑起来。而朱长山更是被她这个天真无邪般的笑容弄得整个人都一愣,居然少有的失神了,好一会子才正常过来。

    郑焰红笑了一阵子才说道:“你这个老徐呀,人也不算是小青年了,怎么还会去做这种当街调戏美女的勾当呢?朱处看起来很严肃一个人,怎么也不好好管束管束你呢?算了算了,我都答应了小赵看在他的面子不计较了,要是现在再骂你几句,倒显得小赵没本事了不是?呵呵呵!小赵可是我在教委的时候最信任的人,他很骄傲的一直跟我说你们兄弟们感情好,彼此可以两肋插刀。我也是从小出身军人家庭,很仰慕武侠书义薄云天的结义弟兄的,所以这件事这么算了吧,徐处长也不要老站着了,看你热成这个样子,洗洗去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