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95回挥之不去的桃花运
    “小赵,你果然对郑市长十分维护嘛,怪不得连林书记都听说过你的名字呢!唉!我原本还以为你对我的确是十分真心的,没想到还是不你的郑主任啊……”马慧敏脸带着按住老鼠却不急于吃掉的老猫那种让人厌恶的诡谲笑容慢悠悠说道。()

    赵慎三一愣,猛然间明白自己当了!这个项目已经通过了市里的审核,而且现在郑姐姐又不是调走了,只是荣升了而已,更加还分管着教育系统,她搞了一大半的工程凭马慧敏一个教委主任,又怎么敢说搁置搁置呢?这分明是这个多疑的女人用这件事在测试他的衷心程度,而他居然猪头猪脑的了当,瞬间暴露了自己真实的心态、

    “马主任,您要是真这么认为的话,那我无话可说了!”赵慎三看着马慧敏满脸的诡计得逞,明白如果低声下气的解释她反而会越发不信,索性冷下脸很桀骜不驯般的说了那句话不言声的替她收拾起件来。

    马慧敏一看赵慎三不解释,还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果然觉得怪起来,忍不住又问道:“怎么了?我还说错了吗?你次明明说把我当姐姐的,现在你却又胳膊肘往外拐,我说的事情你不赞成,倒替你们郑主任维护,不是跟她亲是什么?”

    “马主任,本来您如此误解我,我已经心灰意冷不想解释什么了,但是既然您问,我分析给您听,您听了如果还是觉得我对您阳奉阴违,其实心里亲近郑主任,那么也由的您!”赵慎三看马慧敏忍不住先问了,更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接着硬气的说道。

    马慧敏赶紧点点头示意他快讲,赵慎三说道:“这件事从一开始郑主任开始办,底下贫困山区的学校眼巴巴等着盖新校区,她之前一家家跑企业,去市领导那里汇报做了多少工作啊!可是天照顾您,在这一切都差不多成功了,只剩下最后邀功请赏的时候她调走了,接下来正是您继续这件事的时候,等到您把企业送的钱跟政府批的钱收拢到教委,然后高调出面给基层盖学校,到时候谁还会记得这件事是郑市长弄了一大半了呢?所有的荣耀跟功德还不都是您马主任的?

    可是这样送门来的功名利禄,您居然要搁置,我刚刚也是傻,觉得自己跟您亲近到可以毫无顾忌的提醒您的地步了,才猪头猪脑的提醒您的,结果好人没做成,反而成了吃里扒外的混蛋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了?您愿意怎么样怎么样吧!”

    赵慎三早今非昔,而且对眼前的这个女人除了利用还是利用,哪里跟他对郑焰红那份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有任何可性呢?所以说起话来那是振振有词,却又在事实里理直气壮的掺杂进去无数的谎言。

    马慧敏听他说完早眼睛一亮,她在责备自己怎么早没想到这件事的好处,反倒是赵慎三替她想到了呢?其实原本她不敢把这件事搁置的,那不是把郑焰红这个顶头司彻底得罪了吗?只是她从林茂人办公室回教委之后,越想越觉得林书记听到赵慎三的名字之后神色大变,还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子的名字在嘴里咬嚼再三很是怪,她悟不透其的原因,用这件事试探赵慎三而已。至于林书记为什么会那么古怪,她倒也真没有那么聪明,能想到居然是郑焰红夜半叫错了名字!

    “切!看你这孩子,我不过是这么说说而已,你怎么我这个一把手还要厉害啊?难道我不能说你了吗?”马慧敏赶紧换一副自己人言笑不禁般的样子假意嗔怪到。

    赵慎三自然是见好收,赶紧笑了说道:“呵呵,谁让您误会我的呢?按理说我仅仅是个办公室主任,每一位领导都是我的衣食父母,我都应该尽心尽力去伺候的。

    我不想瞒您,郑主任在时我的确也是一门心思为她服务为她负责的,可是她那人为人冷峻,对待我们下属们从来不苟言笑,是伺候着也仅仅是生怕落什么不是。而您却对我这么和蔼可亲,还跟个大姐姐一般容忍我,让我觉得在敬重您的基础,更应该对您毫不隐瞒,尽心尽力才是!刚才我也是被您误会,一时着急了才会说话不听的,您不要跟我一样啊。”

    马慧敏听赵慎三说的恳切,更加相信了他,正想再说几句好听话笼络笼络他呢,突然间手机响了,她一看号码心虚般的瞟了一眼赵慎三说道:“小赵你先出去吧,回头我再找你商量这件事。”

    赵慎三刚走出门,听到没掩住的门里传出马慧敏故意做出的娇滴滴的声音:“嘻嘻,朱大哥,您怎么想起来给妹子打电话了?人家可是……”

    赵慎三身汗毛一阵阵倒竖,赶紧帮她拉紧房门走了,心想如果她叫的那个朱大哥是朱长山的话,自己这个大哥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一路寻思着,赵慎三走回了自己办公室,谁料想李小璐却很出的呆在他屋子里,看到他进来才从他电脑前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赵主任,我要结婚了,给你送帖子。”

    赵慎三看着她依旧很幽怨的看着他的眼神,毕竟这女孩跟他有过那段感情,看她要结婚了也很为她高兴,但还是有些惋惜地想可惜没要了她,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一个处的女啊!

    “恭喜你啊小璐,我到时候一定去!对了,这几天准备结婚一定很忙吧?要注意身体啊,而且需要帮忙的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帮你的。”

    李小璐慢慢站起来看着他说道:“嗯……会的。”说完慢慢的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赵慎三看着她苗条的背影,柔顺的长发,心里不禁一阵阵难过,但还是觉得自己挺伟大的,毕竟没有祸害了这个纯真善良的小姑娘。

    李小璐的婚礼如期举行了,这一天,她也算是满足了一切像她这样的小姑娘应该满足的排场---一水的十辆宝马车组成了体面地迎亲队伍,穿着婚纱的她美的像一朵粉嫩的荷花,在新郎的怀里娇柔的笑着。

    虽然她的父母跟公婆都是职务不高的科级干部,广大的人脉还是使的婚宴整整摆了几十桌,教委的同志们大都去了。

    赵慎三看着幸福的李小璐,心里也是打翻了五味瓶般的什么滋味都有。但他觉得毕竟没有破坏了李小璐的纯洁,有一份正人君子般的骄傲在心里,在新郎给他敬酒的时候他可以理直气壮的说道:“兄弟,我们教委的一枝花可是被你给摘走了,要是不好好珍惜的话,我们娘家人可是不依的哦!”新郎自然唯唯诺诺的答应着,一切气氛都热烈的进行到了酒宴结束。

    回到教委之后,赵慎三很快忘记了这回事了,整个下午他跟以往一样忙碌而又充实的着班,丝毫没有预感到这场婚礼居然还会跟他有什么瓜葛。

    下午下班,因为天气渐凉,他先去商场给女儿买了几件厚衣服,还给老婆买了一双鞋,更是给父母一人买了一套保暖内衣。回家之后,刘玉红跟丫丫自然都是十分的开心,一家人回父母家里吃了饭,热热闹闹的回家了。

    晚,刘玉红带着丫丫已经睡下了,因为赵慎三并不想影响女儿跟老婆睡眠,也舍不得让年幼的女儿一个人睡一个屋子,所以他很自觉地把自己从卧室分了出来住到了书房,也能多玩一会儿电脑。

    他今晚并没有,而是在考虑一件事情,那是他因为现在完全取得了马慧敏的信任,所以权利并没有受到影响,再加帮忙徐朝栋这件事,明面落了三十万,事后徐朝栋又给了他十万块钱的商场购物卡,加起来是四十万,他另外还有十几万元的私房钱,这一算可也有五十万这么多了,这可是在他没靠郑焰红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他并不想让这笔钱在家里闲着,更没有告诉刘玉红他已经是个小资了,他一直在寻思用这些钱投资做些生意,但是毕竟对生意这一项他是个门外汉,跟朱长山提过一次,朱长山说回头给他提供个好项目,可这些天不知道朱大哥在忙些什么,总是说忙居然约不出来见面。

    徐朝栋跟他倒是经常联系,他没法子在一次跟徐朝栋和王德一起吃饭的时候,提了一下自己有心搞些投资,没想到徐朝栋却对王德说道:“德子,你不是要搞那个培训学校吗?让三弟加一股不行了?自己兄弟做生意不互相帮衬,难道还便宜了别人不成?”

    王德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赵慎三,仿佛在埋怨徐朝栋不该当面说出来,让他连个转弯的余地都没有。

    赵慎三看出来了赶紧说道:“没事的德子哥,你不方便算了,我也不知道徐哥说的学校是怎么一回事,加进去也帮不了什么忙,没的白分你们的钱。”

    他这么一说王德倒不好意思起来说道:“三弟,徐哥说的培训班是我们矿产局安检处需要对每一位下井的矿工进行安全培训,发了证才能正式岗。原本矿产局有正式的培训班,但是他们那里招收工人十分严格,像徐哥他们矿,想要额外招一些廉价一点的矿工,局里的培训班根本进不去。

    所以我们想自己搞一个学校,为这些需要廉价矿工的私营矿跟想加大生产量的国有矿提供工人,弄好了倒也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只是这件事还没敢跟大哥提,我是怕最后没弄成连累了你,可不是怕你分钱的。”

    赵慎三这些日子跟他们接触得多了,知道了好多矿的猫腻,知道国有矿每天出多少煤都是有计划的,不允许过量开采,以避免出事故。但是这些矿长们敢私自招收些自己的工人,混在国有工人之偷偷开采,多出来的煤自己处理。

    反正矿井里有的是煤,工人们又是论工拿钱,谁会在意采出来的煤是公家卖了还是私人卖了?更加不会明白一部分的工人居然跟他们不一样,是属于矿长自己的!这样一来,这利润可远远大于一两百万的年薪了!无怪乎徐朝栋一听要罢免,三五百万的出手都毫不心疼的。

    除了这些,私营小煤窑的矿工们都不喜欢从正规的培训班要工人,因为那些经过正规培训的工人工资都是有定额的,他们更喜欢自己找一些不太计较薪水的工人,但是安检处查的很严,一旦发现没有证书的“黑工人”处罚起来很厉害,所以这个私人开办的、却能盖安检处正规培训章的学校也在王德等人的“通天本事”下准备开张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