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98回新“家”情不浓
    他愣愣的站在楼梯,脸变幻着各种各样的颜色,郑焰红依旧在楼开心的哼着歌,他逼自己平静下跌宕起伏的心绪,仔细的听着她的歌词:“因为我们今生有缘,让我为你许个心愿,在草原最美的时刻,陪你一起看草原……”

    她的声音是那种带着磁性的、亮亮的,唱起这种草原类的歌曲十分适合,不经意间把那种豪放跟温柔并重的意境唱了出来。 她的歌声里不掺杂任何的矫揉造作,是那么单纯的、甜美的、毫无机心的唱着,听的林茂人满脸的黑气渐渐消退,冷峻的脸孔也渐渐柔和下来,心想可能是无谓的小人例如马慧敏又在捣乱,他的宝宝不会是一个混乱的女人。

    可是,他依旧看了看表,距离刚刚那个短信发来已经六分钟了,他的眼神一冷,迅速的跑下楼梯到客厅把女人的手机拿在手里,又很快的了楼,走到女人身后听到她唱到:“去看那青青的草,去看那蓝蓝的天,看那漫漫长长的路,连着我的思念……”

    他温柔的笑道:“宝宝,等到明年春天,花开的时候我陪你一起去看草原。”

    郑焰红幸福的笑着点点头,但林茂人却一副顺手把她手机捎来的坦荡,貌似漫不经心的把她的手机放在摇椅边的藤制茶几,一边走到她跟前把她揽在怀里,一边偷眼看着手表的时间,那指针已经慢慢的滑到了短信所说的十分钟后!

    他觉得心都快速的跳动起来,又是希望郑焰红的电话不要响,让两人这样沉醉在二人世界里,却又盼望电话按时响来让他可以早一点洞悉她的本相。

    在纠结,时间到了!仿佛妖精的魔咒启动了一般,郑焰红的手机响了起来,虽然那铃声是悠扬的一阵笛声,但是停在林茂人的耳朵里,却如同刺耳的电锯一般切割着他的神经!

    “宝宝,你的电话,接吧,不要影响了工作。”他不知道如何控制住自己的声调的,居然十分体贴的柔声说着,一边把手机拿起来塞进了郑焰红的手里。

    依偎在他怀里的郑焰红正在享受着她认为十分幸福的时刻,是啊,她没理由不幸福啊,对面是飘渺的湖,眼前却是雅致的房子,更加还有一个爱她如命的男人正温柔的要命般拥抱着她,这种幸福即便是偷来的,那也是那么的销人魂魄啊!

    她听到他让她接电话的时候,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紧张,仿佛预感到了这个电话是十分的不合时宜一般,连看也不看的抓过来准备挂断,嘴里说着:“谁的都不接,我也要下班的啊!”

    林茂人却温柔却又坚决的阻止了她要按动挂断健的手说道:“接吧,不要因为我耽误了你的生活。”

    然后,在郑焰红愣神间,他已经帮她接通了,把电话凑近她的耳朵,因为她在他怀里,电话还在他手里拿着让她接,所以跟他自己接听电话效果一摸一样。

    郑焰红忐忑的轻声“喂……”了一下,都没敢看面是谁的号码,紧张的居然跟偷、情被老公抓到一般心虚,暗暗地一直祈祷千万别是朱长山汇报调查结果的电话。

    谁知道她的祈祷倒是显灵了,果真不是朱长山的电话,但是却朱长山更加糟糕,里面居然传来了赵慎三深情款款的叫喊:“郑姐姐,我是三!……”

    她的头脑“嗡……”的一声,接下来都没怎么听明白赵慎三说的什么,恍惚间觉得他居然说的是她委托朱长山的事情办妥了,这更让她增添了一层忧虑,难道朱长山也是个靠不住的人吗?居然把她的委托如此草率的告诉了赵慎三?

    林茂人已经脸色如水了。

    “如水”的意思是没有任何的表情。

    刚刚的柔情蜜意固然已经消失不见,但意料应该出现的狂怒或者是嫉恨或者是憎恶也都统统没有,那样澄净的一泓碧水般波澜不惊,但也蓝幽幽的深不见底,不知道到底有多深?底下是否埋伏着巨大的海啸,一旦发动能摧毁一切……

    “宝宝,你还有事情不能搞定,需要托付别人帮你办吗?而且关于这个‘三’,我想我们两个已经探讨过一次了。当然,你早说过了,我爱你的时候你是你,有家庭、有孩子,也许……还有别的爱人……但是……唉!你在属于我之前的任何所作所为都不用对我负责,我也不想去追究了。可是,从第一次咱们俩恩爱之后,我把你当成我的伴侣了,连你的老公我都会忍不住嫉妒,而这个‘三’却在今天又一次打电话进来,还很亲热的叫你郑姐姐,我想一个纯粹的下属是不应该对你有这样的称呼的吧?今天你有没有更好的解释给我呢?”

    林茂人是这样一个人,他即便是心里已经怒到了极点,说出来的话依旧木木的毫无表情,更加别提暴跳如雷了,甚至连他抱着郑焰红的手臂都依旧是柔软而温情的,连失望的僵硬都不曾有。

    可是,他那一句句话依旧如同尖利的匕首一般刺进了郑焰红的心里,让她一时之间难以应答,那样倔强的沉默了起来,而林茂人却也并不逼问,依旧抱着她,眼神阴郁的看着远处的湖面,一时之间,虽然依旧是两相依偎的格局,但刚刚的柔情蜜意却已经被一种低气压给替换掉了。

    郑焰红的心里都是纷乱的念头,一会儿觉得自己既然已经被他识破了,还不如此一拍两散算了,也省得这样被他捉、奸在床般的难堪。一会儿又觉得这个人无论如何,对她的爱却是货真价实的,此拂袖而去,不是让他颜面扫地了吗?而且现在走了,等于是选择了赵慎三而舍弃了他,那么他作为一个极度自负的市委书记,又怎么会放过赵慎三呢?这个小伙子虽说对她已经是昨日黄花了,但毕竟忠心耿耿的伺候她多时了,怎忍心让他为了她遭到报复呢?

    还有……最重要的是她现在依旧在云都工作,跟高明亮已经撕破了脸,如果再得罪了林茂人,那么活动的空间会有多么狭小,前进的步伐会有多慢也可想而知了,所以,还是不能莽撞啊……

    多亏林茂人是一个十分倨傲的人,他的心机跟涵养让他没有逼迫郑焰红,而是等她自己给他一个解释,这也给了郑焰红充裕的时间,让她能够从容的编一个故事出来解脱她,也解脱林茂人弃之不舍,留下又不甘的困难了。

    “先说说这个‘三’吧。”郑焰红把眼睛从湖面撤回来,看了看林茂人,并没有心虚的挣脱他的怀抱,而是把身子一翻,头枕在他的大腿,看着天一团团纷飞的白云轻轻的说道:“这个小伙子对我的意义的确并非单单是一个下属那么简单,为什么我允许他叫我‘姐姐’,而且还曾经在夜半做恶梦时不自禁的叫他的名字,的确有着我的原因的。”

    林茂人看着她平静的脸庞,刚刚心头的震怒已经变成了丝丝缕缕的疼痛,听着她恬不知耻般的说着她跟一个卑微的下属的关系不正常,如果按他的本性,他也早想一脚这女人踹下地,然后自己先拂袖而去,去她的解释!

    可是,他不敢!他也不舍!虽然他痛恨自己年龄越大对女人反而越放不开,但他依旧明白,这个女人对他的意义有多大,失去了她,等待他的命运又会是什么?

    所以,他虽然不甘,虽然压抑,但他只有听……

    “你明白我是怎么样一个女人,我的傲慢也曾是你最不能承受的,所以你应该更明白我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会容许一个男人接近我!说起来,赵慎三能认我做干姐姐,还是您林大书记给他的机会呢!”郑焰红的唇边浮起了一缕讥讽。

    “我?为什么?”林茂人问。

    “哼哼,如果不是你发动了杨千里跟范前进一起陷害我,还让纪委审查我,我又怎么会在觉得自己四面楚歌的时候冒险信任了赵慎三?是他顶着压力替我承担下一切责任,是他联合社会的关系揭破了杨千里他们的阴谋,更是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找到了他们诬陷我的证据,我这才能够拿着那些证据到省里鸣冤……林书记,我很是怪你一直说你爱我,为什么对我是如何躲过你的明枪暗箭的一句不问呢?难不成你以为凭我叔叔的力量,省领导会凭空信了我的辩解,迫使你放了我不成?”郑焰红为什么能够说的如此流畅,如此振振有词,也的确是她说的都是真心话,也是她始终对林茂人在爱与恨之间徘徊的重要原因,今天难得有个一舒胸臆的机会,她自然是说的荡气回肠,自然之极。

    “自从这件事之后,我告诉赵慎三,此生此世,我会以亲姐姐般的身份照顾他,我因为对他的信任,亲昵的叫他‘三’,而他叫我‘郑姐姐’,却也仅此而已,并没有因此以身相谢,跟他有什么暧昧的勾结!至于……我为什么会在半夜醒来感觉到自己不知身处何地,看不到一点光亮,也听不到一点声音的情况下,叫出他的名字,我想……也许是在我潜意识里,被你追逼的无路可逃时那种情况,如同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一样的可怕,而赵慎三恰巧是曾经带我离开黑暗的人,下意识叫错了吧!”

    林茂人听着听着,脸色终于从木然变得带着一丝愧疚了。

    “从次在竹阳,你用这件事来责难我,然后还对我身的痕迹耿耿于怀,甚至于一晚都懒得抚摸我一下,我明白你是在嫌弃我,嫌弃我不是干干净净属于你一个人的女人。是啊,我凭什么非得要属于你一个人?我郑焰红认识你以前,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而且,我从小到大都喜欢独立、自主,根本不是能够彻底放弃工作,被你用金丝笼装起来养着会天天给你唱歌献媚的小女人。我希望用我自己的工作能力来展示我自己,更加活出我自己的本色跟意义。爱情,在我的生活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啊!跟范前进是父母之命结了婚,这么多年来没有爱情只有亲情不也过来了吗?你又何必先用爱情迷住我的双眼,然后却用丈夫般的独占来限制我的行动呢?所以……算了吧!“

    郑焰红讲完之后,终于听天由命般的长出一口气坐了起来,轻轻的挣脱了林茂人的怀抱,朝摇椅的另一边坐了坐,惋惜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道:“茂人哥哥,我最后再这么叫你一声……我走了,从这一刻起,你是林书记,我是郑焰红,咱们俩还是不要在一起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