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101回女人的价值
    赵慎三却听得心里一寒,明知道马慧敏说出来不会是好事,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马主任但请吩咐。()”

    “是这样的,小赵,这一次希望工程的事情,在郑市长跟咱们的共同努力下算是圆满弄成了,接下来还真到了你说的那个摘果子吃的阶段了。

    原本这项工作是属于咱们教委的,没想到市里决议的时候,却有人恐怕把权力下放会导致经费层层盘剥,直接在市里成立了管理小组主导这件事情,这不等于是咱们做好了饭却让别人吃了吗?

    所以我想派你去跟郑市长沟通一下,让她出面跟市里提议,把这项工作的招标权跟监督权授权给教委,这样也算是咱们没有白忙乎一场,却给别人做了嫁衣裳啊!”

    马慧敏能说出这番话的确不为无因,而是因为适才她在朱长山的山庄里,从楼下通往顶楼的楼梯隐约间听到了赵慎三跟朱长山的谈话。

    一开始的听得并不明晰,随着她越走越靠,最后朱长山告诉赵慎三明天帮他约见建筑商的话却被她听了个一清二楚,她的心眼子可是出了的多,马明白这件事一定跟她也一直在关注和算计的工程有关。

    但是在她突然出现询问两人的谈话内容时,却被扯开了,她一直心里很不舒服,觉得朱长山对她居然还没有对赵慎三尽心尽力,这让她心里实在是不平衡,加她已经暗答应了一个找到她的建筑商了,连人家给的好处费都收了,怎么能让这快肥肉落到赵慎三嘴里呢?

    她可跟郑焰红不一样,那个女人出身豪门,对于金钱根本是不屑一顾,而且在收钱的时候,也有着“君子爱财取之以道”的良好作风,跟她那种油锅里的钱也敢捞,而且收了钱还敢不办事的做风更有着天壤之别!

    马慧敏漫说是对钱斤斤计较了,连她作为一个女人的价值,也被她算计的十分精细!

    因为幼年家贫,她早期的升之路可谓遥远而艰辛,从第一次为了不在编制的一个股长的职位跟单位副职睡了觉之后,她惊喜的发现自己的价值在不断的升!

    在她的观念里,第一次陪分管副职睡了觉做了股长,第二次陪一把手睡觉做了副科级领导,这是升值!

    身子是什么?是权钱色交易之最廉价的成本,在前两者她均不具备的情况下,唯有这一样可以作为取之不竭的资源不断利用。

    但是,怎样利用自身的资源,让这种资源处在不断地升值的状态,而不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因滥情带来的负面效应而贬值,才是她这些年最潜心研究并不断实施的主要事业。

    值得庆幸的是---她成功了!虽然她在权色交易的过程有着无数的恩主,但是因为她灵动机巧,每个人都认为他才是她唯一的恩人,而她更是在等价交换的过程尽可能的多吃多占,拼了命的用最小的成本换取最大的收益,这些年努力下来,她终于一鼓作气的冲了来,成为了一个官场的幸运者了。

    介于国官场的特殊升迁体制,虽然从字面去理解的话,一个人的升迁需要个人能力+相应的凭+相关的工作经历+空缺的职位才能完成,但是在这个充满了“人情味”的社会里,所有的条件均可以因为一个条件而失去提拔的机会,更加可以因为一个条件却不需要以的任何条件能得到,这个特殊的条件是重要人物的赏识!

    说白了,所有的制度都可以简单到一句话---伯乐制!

    马慧敏需要的伯乐很多,从科员到股长需要,从股长到副科需要,从副科到正科更需要,而这些伯乐们则在她的精明经营下,不出凤泉县全部找到了,并且也都不遗余力的替她完成了这些转换,等到了从正科提副县长,而之前的伯乐们也无能为力的时候,她才猛然间发现,以前仅仅把眼光放在凤泉县这个方寸之地,却依旧是把自己给贱卖了!

    于是,这个精明到头发梢都发空的女人把绿油油的眼睛盯在了云都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身,最终,当她终于成功的把自己的伯乐发展成林茂人的时候,她自身的价值也发挥到了无与伦的高度,并且从此止步不前了!

    她在得到林茂人的推荐之后,仕途的升迁才开始处于一种不败之地,也才更加觉得自己之前的眼界实在太低,虽然付出了同样的本钱,获得的却是不值一提的蝇头小利,委实是把自己卖亏了!

    不过她很会利用换位思考来让自己平衡,如在自身价值是否物有所值这个问题,她很快有了另外的认识---在她是个科员的时候,她无论是什么样的机会都不可能跟林茂人那么高职位的领导发生接触的,所以在那个时候,能帮她的只有那个分管副职,等她当了股长才有了与一把手接触的机会,那么升一个活动空间。

    在当副职的情况下,又有了与县领导接触的机会,自然能再升一个层面,然后是县里的主要领导了,等到了自己当科级干部,才真正能够接触到市领导了,至于为什么没有从副市长开始循序渐进直到市委书记,则被她自己总结为瞎猫逮到了死耗子,纯属运气了!(也不知道林茂人知道自己在马慧敏的心里仅仅属于一只碰巧被她撞的死耗子,会不会勃然大怒了!)

    而现在,她的伯乐被郑焰红这个原本不缺少伯乐的、更加具备权钱色交易前两项成本的女人给劈手夺取了,这怎能不让马慧敏怒极而想要反击呢?

    在她的想法里,你郑焰红原本已经是一个百万富翁了,为什么还要从她一个平民百姓手里抢夺饭碗呢?这不是把她马慧敏往绝路逼吗?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呢,更何况她马慧敏根本不是温顺的兔子,而是一只潜伏起爪牙的鬣狗呢?

    怎么办?既然林茂人这轮朗朗红日已经不可能属于她了,那么找个月亮照照明也未尝不可啊?于是,马慧敏不停地隔过分管领导副市长郑焰红,直接找高市长汇报工作了,还不停的用郑焰红遗留下了某种让她为难的事情,她又不好意思跟郑焰红提出来,只好来找市长商议该怎么善后为借口制造跟高明亮独处的机会。

    高明亮却也总是笑mimi的没有厌烦的样子,但却在她娇羞的提出要请他吃饭的时候很和蔼的说他没空,所以虽然外间都传闻她已经得到了高市长的赏识,连郑焰红都貌似知道了,而只有她自己清楚,高明亮根本连手都很少跟她握。

    她也对高明亮这种暧、昧却又没有实际行动的态度十分困惑,她也曾经有一次故意的在来他办公室之前把胸口的纽扣拆掉了一半,更加在弯腰替高市长倒水的时候恰到好处的崩飞了那枚纽扣,让她虽然不大却也挺直端正的胸差不多全部露在他面前,还假作不知道般的继续低头续水,延长高明亮欣赏美景的时间。

    可是高市长却煞也怪,看是看了,却好似看到桌子的摆设一般毫不动容,还在她倒好水之后“好心肠”的提醒她说:“小马,你衣服没扣好,注意点。”

    弄得马慧敏面红耳赤的,赶紧从他办公桌拿起一枚曲别针把衣服别了,这才伤心失望的认为自己的确已经韶华尽失,风采不再了,黯然走出了高市长的办公室。

    尽管如此,外界有关于高市长跟她十分投缘的传说依旧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好处,最起码当她去财政局要经费或者去别的级单位办事情的时候,却委实过去顺当多了,这也算是一种失落后的补偿吧。

    对于林茂人的宠爱,她始终没有彻底死心,很怪的是,早期刚调进教委的时候,林茂人貌似要彻底跟她断绝关系了,这从她几次去找他而他不理不睬可以看得出来,可是接下来随着郑焰红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林书记,最近这些日子,林书记居然对她的态度又含糊起来。

    含糊的意思是不甚拒绝,虽然没有叫她过去重温旧梦,但最起码对她打过去的电话却也会时不时的温颜接听了。

    这让已经对自己身体的价值产生了高度怀疑的马慧敏再一次升起了隐隐约约的希望,难道说林书记玩儿腻了郑焰红,又想起她的好处来了?

    在此时,在郑焰红的不懈努力下,希望工程的事情终于办好了,诸大企业都把资金准备好了。在马慧敏欣喜的准备拿这笔钱既邀名又取利的时候,事情却发生了一个让她万分沮丧的变局---外省的一座希望小学居然盖成不久倒塌了,还砸死了好几名小学生!

    在这种舆论下,也不知道那个混账王八蛋在市里的重要会议提出来,历来的民心工程都会因为层层盘剥变了味道,这次云都的希望小学一定要建成最结实耐用的小学。所以,市里应该专门成立希望工程工作领导小组,经费也有领导小组下设的办公室具体经手,避免过多的人经手参与,一分钱都不浪费的全部花在贫困山区。

    领导小组自然是成立了,因为没有人会傻到阻止这样的形式,那不是明摆着显示对这个决议不满是心有所图吗?因为这项工作始终属于教育系统,领导小组的组长是市长高明亮,副组长是分管副市长郑焰红,办公室主任也是郑焰红,马慧敏仅仅跟有希望小学承建任务的下属县市区一把手一样成为了办公室成员。

    这样一来,她答应了人家的工程承建权也泡汤了,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而且已经香喷喷热腾腾吃到嘴里了,如果再硬生生被挖出来还给人家,那不是等于扇她马慧敏的脸吗?但是云都跟凤泉可以一样,在那里她是一把手,即便是吃了供奉没有完成人家的愿望,对方迫于她这尊假佛的权势压力,也多半会忍气吞声的吃了亏算了。

    在云都市这个大场子里,更加在她认识了朱长山,在他的点拨下悄没声的办了几件漂亮事,得到了十分的回报之后,更是参透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真谛。这些商人也罢,企业领导也罢,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人家的钱拿了要给人家办事,办不成要吐出来还给人家,要想私吞是要闹肚子的,而且闹起来说不定要了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