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102回官场怪圈
    她也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机关里的风言风语自然会有人告诉她的,以前老市委市政府是两个大院,又相隔千米,每个机关还都是不同的小楼,相互间通个气也需要打电话或者是来回跑也罢了。 现在云都市修建了气派的政府大楼,四套班子以及相应的服务部门统统都在一栋楼里班,无非是楼楼下的,透个消息简直是容易之极。

    当初分配楼层的时候,市委办公室跟市政府办公事的头头儿们为了让党政两个大老板都满意,更为了让其余的各级老板们满意,明知道虽然党委政府内涵高一点,但是明面是一般齐的,所以整栋18层的大楼,并不是几层到几层归政府,几层到几层归党委,而是经过缜密的研究,终于很聪明的把整栋大楼以楼梯(电梯)为心线分成左右各一半。因为政府大楼是面南背背,东西走向,所以东面是市委,西面是政府。原本是两个领导都坐在16层,可是林茂人接任市委书记之后却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死活不坐前任的办公室,却看了17层的同一位置,为此不得不把17层的党委副书记换了下来,而他把17层重新装修了自己坐了进去。

    因为云都市政府大楼这种独特的格局,所以一旦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那是真的风刮的都快,马慧敏这段日子一有空闲直接冲16楼去找高明亮,根本把坐在15层的郑焰红放在眼里,别人也罢了,高明亮的秘书吴克俭可是郑焰红的好朋友,他先看不忿了!

    既然郑焰红同志也坐进了政府大楼,咱们现在有必要简单的介绍一下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配套机构了。

    众所周知,市委有一个市委办公室,市政府有一个政府办公室,两个办公室如同是两大机构的管家间仆人的综合体,领头的自然是秘书长或者是办公室主任了。

    现如今的政府构成以及级别核定也很有意思,有的是高配置,有的是低配置,高配置的市例如省会城市,市委书记是副省级,下属的办公机构自然也水涨船高提了半格,办公室是正厅级秘书长了。而云都市因为是建国后才成立的工业城市,所以配置低,后来给了地级市的级别,市委市政府两办自然都是副厅级办公室主任了。

    虽然规格属于低配置,但是服务的内容却堪称高配置---因为市级的领导原则是不准配备专职私人秘书的,私人秘书换言之是管理老板吃喝拉撒一切事物的贴身仆人,规定的是仅仅有几个服务机构,也是办公室下设的几个室,诸如政研室、机要室、秘室、综合室等为他们分别处理字、通讯、交通等等日常问题。

    但是现在莫说是市领导了,等闲大一点的县太爷们都开始使用专职秘书了,更何况是市领导呢?所以现在高明亮是专职有一个秘书、政府办旗下的综合一室主任吴克俭做他的“二号”代言人,而林茂人的“二号”是市委办公室一室,也是政研室的主任陈思远了。

    吴克俭跟着高明亮也有快三年了,除了是高明亮的贴身秘书,他还兼着综合室的主任,跟陈思远一样都是正处级的位置,论起来综合室政研室还要重要些,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家陈思远跟着林茂人的第一时间解决了正处,而他居然到现在还是副处级,这种分别自然让他气不打一处来,但是跟着高明亮当贴身大秘,那好处又岂是一个级别所能估量的?所以他尽管一肚子憋屈,却也显得十分豁达的样子,从来不在高明亮面前提起。

    也不单是两个大老板有专职的秘书,现在的副职们哪个不是从下面一把手提来的?在下面使唤惯了一个专职的助手,怎么能受的了没有一个听使唤的人呢?所以副职们也都个个换了名目的配有专职的秘书。拿郑焰红当副市长之后来说吧,政府办的人明知道郑焰红根子极硬,给她当秘书是一个大大的美差,自然是眼睛盯着这个位置希望得到,结果政府办公室主任刘明军暗地收了秘室的廖远方的“意思”,把廖远方配给了郑焰红。

    郑焰红原本是一个孤傲不羁的性格,向来秉信作为主官,她无事不可对人言,所以对于秘书一职是谁,一开始抱着很是无所谓的态度,廖远方来报到说跟她服务,她也大大咧咧的答应了。

    吴克俭其实很会做秘书,他明白自己的级别虽然不高,但是这个位置却是万金不换的好位置!因为领导做大了,自然有“孤家寡人”般的意味了,并不是他们愿意孤独,而是位高权重之后,他们不得不孤独,否则的话,所有的人都希望跟他们靠近些再靠近些,以图的他们的赏识与提拔,那么他们将会浪费大量的时间跟精力在这种无谓的应酬。所以,他们的时间其实并不属于他们自己,而是“两办”的秘书长跟主任一周前根据工作安排好他们每天的活动,他们审核答应之后,除非有特殊事件发生,一般都要严格执行的。

    现在的老百姓们往往都喜欢把领导们神话或者蠢化,神话是过高的衡量他们的能力,把他们惊为天人。蠢化却又大相径庭的把他们认为成傻瓜,毋庸置疑,这两种认知无论一个天一个地下的,却都是盲人摸象般的片面,但最起码有一点是明确的---老百姓跟领导之间的距离委实太远!

    换言之是说,领导说的话老百姓在媒体、件可以看到,但是老百姓讲的话领导是听不见的!领导们听到的话,都是他身边的人经过仔细的筛选、过滤、升华、甚至精加工之后才能听到的!

    领导也是人,他们不是神,做不到耳听八方眼观六路,更加做不到明察秋毫不见舆薪,他们天天听到的是这些人说的话,自然而然的,也以为这些话是真的了。即便哪个领导想异想天开的微服私访一下,试问现在的通讯手段已经发达到何等地步了,一个市级的主要领导想独自行动,可能不可能不被手下察觉?所以他们的所谓**也无非是属下替他们保密的相对**,至于绝对**那对于领导来讲,绝对属于奢侈品,是可与而不可求的。

    在这种情况下,最能贴近领导的人自然而言的成了炙手可热的人了,他们如果精明的话,甚至可以副市长都权利大,因为底下的人太想通过他们的嘴,把他们想要告诉领导的话传递过去了。如果底下的头头脑脑们想要了解领导的行踪,或者是谁要临时想要见见领导,那更是非得通过贴身大秘不可了。

    正因为此,吴克俭在跟高明亮这短短的两年多里,在市里很仔细的筛选了几个在他看来绝对是潜力股的正处级一把手认真交往,诸如财政局长彭会平以及当时还是教委主任的郑焰红等等,交往后耐心的等待她们升值,现在果不其然,郑焰红已经当了副市长,而彭会平的升迁也不在话下。

    既然是朋友,自然要利用自身优势替朋友谋福利,要不然人家都是正处级的实职领导,又怎么会跟你一个小跟班套近乎呢?而吴克俭能把这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既跟他们称兄道弟,又可以进退自如。

    刚才已经说过了,领导人的**是相对性的**,那么他们的相对也是对秘书跟司机来讲,那是不存在**的了。吴克俭如此,陈思远更是如此,他们掌握着领导的绝对**,虽然随时都可以把这绝对**相对化,但是却谁都知道这种相对的背后给他们带来的绝对是灭顶之灾,自然也很自觉地帮领导绝对化了。

    不单单是跟下属单位的一把手们搞好了关系,最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吴克俭居然能够把素来党政两口秘书各为其主、水火不相容的局面也打破了。他明面跟林茂人的秘书陈思远不远不近,其实私底下两个人私交甚深,正因为此,他们俩才能及时的沟通两大老板的信息,做到谁都不被动。

    但是这种沟通也并非咱们所想象的那样肆无忌惮,吴克俭深知高明亮心思细密,跟林茂人的竞争也是在暗地里隐隐约约的存在,如果他什么都跟陈思远沟通的话,没有三天会被高明亮发现!当官的最忌讳贴身的人是对手的“探子”,而吴克俭被发现后,他的政治生命恐怕也嘎然而止了。所以两人能沟通的也都是些两人都认为不会引发什么根本性危机的消息,例如,马慧敏曾是林茂人的情的妇。

    像现在,他眼看着那个接任郑焰红教委主任之职的马慧敏现在居然摆出了一副撇开郑焰红直接贴高明亮的架势,这让非但对郑焰红的政治地位了解而且还对郑焰红私生活了解的他十分的生气了!他甚至有一种自己的姐妹被小三欺负了的感觉,所以有一次马慧敏通过他约见高市长的时候,他居然第一次很不冷静的拉着脸拒绝了她。

    可是这女人却也很是不寻常,居然在他说高市长不在办公室之后依旧来16楼等候,摆出一副守株待兔的样子,终于一次次得逞了。

    而且这女人还鬼精鬼精的,下次再来的时候,偷偷摸的在跟吴克俭握手的时候塞给他一张购物卡,她走了他一看居然面值五千元,心里暗说这女人还真是出手够大方,这种事情对于吴克俭来讲,退了既可惜又没有意义,因为他也拦不住这个死皮赖脸的女人,眼看高市长并不烦她,硬拦的话说不定还会引起老板的不满意,那笑纳了吧。既然拿了人家的手短,下次马慧敏再过来,吴克俭脸终于不敢不挂笑容了。

    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样下去,没准郑焰红会十分被动,因为他已经接到了高明亮的指示,让他通知一下希望工程领导小组的其他成员,准备把招标建筑商的事情授权给教委去搞。当然,高明亮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工程太紧,市里临近年底工作忙,这种事还是教委了解内情,出面去搞一定会事半功倍。

    吴克俭终于觉得在这样下去的话,郑焰红分管的工作教育这一块会被彻底架空了,他更加明白一个工程的承办权对一个领导来说意味着什么。也并非是每个领导都喜欢从牟利,其实算是一分钱不拿,这个大大的人情送出去之后,获得的人脉关系又岂是能用金钱衡量的?这些也都罢了,无非是身外之物,像郑焰红这样家庭出身的人或许都不计较,但是这一次她明明是这个领导小组除高明亮之外最高级别的副组长,却连工程招标权都没有,只怕那些牙尖嘴利眼睛毒的下级们都会见风使舵,觉得郑焰红失势,下一次她再想发号施令,恐怕没那么好使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