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104回又相逢……
    高明亮此刻可完全没有马慧敏那种被打败了的恼羞成怒,他甚至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两个女人斗法,如果不是面子的缘故,他甚至都想为郑焰红击掌喝彩了!

    看着事先想要将郑焰红一军的局势瞬间被她彻底翻转,高明亮心里十分的痛快,觉得郑焰红的犀利简直是无与伦,而且这个女人虽然跟他闹着别扭,但毕竟是他碟子里的菜,“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这种荣耀自然远远超过了他借助马慧敏玩的这个高压游戏了。()但看着马慧敏已经无地自容溃不成军,如果他再不出面帮马慧敏撑一下台面的话,也显得自己这个市长随风倒,太不人物了。

    “呵呵,原来焰红同志是暗地里推进工作,准备成功之后给我们一个大惊喜啊!哎呀呀,你说说你这个同志怎么不及时把工作进程跟我这个组长通通气呢?让我跟慧敏同志还以为因为你忙别的工作无暇顾及,唯恐这项工作停滞不前给咱们都造成被动,这才打算替你分担一点担子的!

    算了算了,既然你都安排好了自然最好,那咱们今天的谈话此结束。焰红同志你也不要误会慧敏主任,她也是为了你这个主管领导好,想替你减轻点工作压力才跟我建议的,至于授权教委承办这件事更是我个人的初步设想,跟她也没有一点关系!

    我知道你们女同志心细,把话事先说明,省得你们间产生了误会跟隔阂,这可不利于下一步工作的开展了啊!”高明亮打着哈哈把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

    马慧敏听了,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想表态,可郑焰红却站了起来说道:“没事的高市长,我郑焰红向来只对工作不对人,更不会因为某件事对某个人产生成见,这一点请市政府放心。既然高市长说谈话结束了,那么我去忙了,再见。”

    郑焰红说完,很优雅的冲高明亮微微颔首以示礼貌,然后转过身走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她坐了下来,才开始无声的笑起来,觉得刚刚那场较量真是超水平发挥了,回想着高明亮的意外跟马慧敏的狼狈,她更是觉得如同三伏天喝了一大碗冰镇酸梅汤一般痛快淋漓。

    其实刚刚高明亮表完态之后,郑焰红不是没有考虑乘胜追击,一鼓作气把招标权控制在领导小组手里,但是她眼看着高明亮对马慧敏诸多回护,多了个心眼,明白自己毕竟是领导小组的副组长,如果高明亮一心一意信任马慧敏的话,她算把招标权控制在了领导小组,高明亮也大可以以组长的身份把持这个权利,然后再暗地里听从马慧敏的建议,按马慧敏的意思办。

    这样一来,她郑焰红岂不是替马慧敏忙碌了近一年?成绩也罢,利益也罢都无足轻重,重要的是这口气不能输,这个面子不能丢!如果这一次输给了马慧敏,以后在云都市她郑焰红再说话还有谁肯听?

    所以,她心想现下反正工程的总进程牢牢地掌握在她自己手里,承办权的事情还是先含糊着,等想好万全之策之后再提出来吧!反正高明亮跟马慧敏刚刚输了一仗,也不会很快的这件事再度挑衅。今天的较量仅仅是给他们一个态度,让他们明白她郑焰红也不是好惹的,此见好收是最好的选择。

    下班之后,她想去赴赵慎三的约会了,但临走的时候却又一转念,先给林茂人主动打了个电话,虽然没有如同两人毫无芥蒂时那样亲昵,但却也是少有的温柔,还带着一种故意做作出来的、却已经足以乱真的那种受了委屈却不想让他听出来般的压抑跟娇嗔说道:“茂人哥……呃……林书记,我是郑焰红,刚刚高市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原来是他跟马慧敏主任商量好了要把我架空……唉!算了算了,不给你添麻烦了,我自己会处理的。再见……”

    说完,她不等林茂人接话直接挂断了电话,满脸的幽怨一扫而空,眼底带着一抹隐隐的得意,款款的走出办公室让小严送她去赴约了。

    虽然云都是一座地地道道的原城市,整个区域内除了一条名不见经传的沙河以外,也是还有几个较大的水库罢了,当然,现在为了附庸风雅也罢,迎合高雅趣味也罢,反正每个水库都变成“湖泊”了,如原来的云山水库也是新城区所在的那个全市人民的大水缸,现在叫云湖。而这家酒店更是如此,明明跟大江沾不边,倒是分隔城南城北的一条云河臭烘烘的在窗外,却也取名望江楼,看来也许是人民渴望挨近水的意愿太过强烈了吧。

    楼雅间,赵慎三早等候多时了,他站在窗口看着楼下,当看到郑焰红的车缓缓开到,那女人款款的下了车,又让小严留下车打车走了,赶紧迎到楼梯,满脸受宠若惊夹杂着怨妇般的幽怨把她接进了房间。

    郑焰红明白他的心思,加她刚刚打了一个胜仗心情不错,伸手捏住了赵慎三的脸颊凑去主动亲了一下,笑着说道:“乖弟弟,怎么一副没娘孩儿的样子啊?让姐姐怪心疼的。”

    赵慎三正想跟她亲昵呢,看她主动,顺势伸手一搂把她搂进了怀里紧紧地抱着,嘴里叫了一声:“坏姐姐……”急不可耐的吻了她,郑焰红明白等下服务员会进来点菜,而他只要沾了她,不亲个歇斯底里是不会罢休的,赶紧推开他说道:“乖乖乖,先说话先说话,这里人来人往的可不行。”

    赵慎三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两人入座之后,果然服务员走进来了,赵慎三急于跟郑焰红单独说会话,匆忙点了几个女人爱吃的菜,打发服务员出去了,而他又巴巴的盯着郑焰红,一副看不够的贪婪样子。

    郑焰红又是被他逗得“噗哧”一笑,拿起一根筷子在他头轻轻的敲了一下说道:“傻弟弟,看什么看?难道我脸有脏东西吗?还是觉得我变成黄脸婆了?”

    赵慎三撒娇般的冷哼了一声说道:“哼!要是姐姐变成黄脸婆倒好了,那我也不用天天白天想着你,晚梦见你了!”

    郑焰红被他几句话哄的心花怒放,笑靥如花的更加好看了,赵慎三眼睛都挪不开了,嘴里说道:“坏姐姐,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去丹桂园的,谁知却在这里吃饭,明摆着是不想让我亲亲你。”

    郑焰红看着赵慎三年轻帅气的脸庞,浑身一热,倒也真是想跟他一起吃完饭去丹桂园过夜,好好让身心都舒展一次,但一转念想起自己心底隐隐约约的那个念头,赶紧收住心猿意马,心想如果想要这个小伙子长久的跟随她,坚决不能再跟他有私情了,要不然政府大楼可不得教委,一招不慎很可能导致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三,先不说这个,你不是有正经事要找我商量吗?赶紧说吧,我吃完晚饭还有事情的,真不能跟你一起过夜。但你也别老觉得我不想要你了,年轻人想要进步,一定要忍人所不能忍,更何况眼下咱们也只是暂时不能亲热而已,又不是让你刀山下火海的,你只要相信姐姐一切都是为你好行了。”郑焰红说道。

    赵慎三心里一动,又想起了郑焰红说的油腻吃多了换换口味,难道说这句话跟她刚刚说的一切为了他好有关?

    “嗯,姐,我都听你的。你不是说今晚想吃清淡的菜吗?这里的淮扬菜的确很地道,那先吃饭吧。”赵慎三一看服务员已经开始菜了,也赶紧不再纠缠那个问题了。

    菜齐之后,赵慎三又把服务员赶了出去,两个人慢慢的吃着,他说道:“姐,马慧敏主任最近的行踪你了解吗?她一直在找关系想要拿到你在教委的时候搞的那个希望工程承办权,并且为此无所不用其极,你可要小心点啊!”

    郑焰红轻蔑的一笑说道:“这个女人太过利令智昏,居然以为我是一个不堪一击的草包。你还以为她仅仅在背后搞小动作吗?我告诉你,她早跳出来正面跟我挑衅了,不过今天她倒是没占到便宜,被我闹了个灰头土脸的,想必这几天不敢那么嚣张了。

    不过三,你能时刻替我留意我还是十分欣慰的,唉!真怀念在教委的日子,那时候有你处处替**心,我能不用提防来自小人们的明枪暗箭,一门心思的搞工作,可现在呢?我那个秘书廖远方别说不能替我多长两只眼睛了,只要不把我的事情说给别人听阿弥陀佛了!唉……身边没有个自己人真是不行啊!”

    赵慎三听郑焰红一再的暗示,心头更是激动地“呯呯”直跳,觉得如果那个预感是真的的话,自己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点了吧?要知道虽然在教委做办公室主任实惠是尽有的,但毕竟不如市政府大楼起点高空间大。可此刻郑焰红不讲明,他自然不好表现的太过热衷,还是慢慢的等待吧。

    “嗯,我明白的姐,虽然咱们教委的人够混蛋的了,但林子大了毕竟什么鸟都有,教委跟市政府大楼起来还是小得多也局限的多,现在你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在那里打拼,也真是需要有自己人替你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可惜……”赵慎三开始了貌似安慰的试探。

    “呵呵,看你说的,你姐姐也不是省油的灯,未必是谁想算计能算计得了的!三,说到这里,姐姐倒是有件事想要问问你,你次没头没脑的给我打电话说你的那个朱大哥让你告诉我,我托付他的事情他给办妥了。那么他当时到底怎么跟你说这件事的?在他处理这件事的间,你参与了多少?他怎么处理的你知道吗?”

    这件事一直是压在郑焰红心头的一块石头,虽然她一再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但是朱长山这个人突兀的出现以及出现之后不凡的表现都让她隐隐有种不安,而且这个人给她的那种莫名的熟悉感也让她十分纳闷,趁此机会追问赵慎三了。

    赵慎三仔细的权衡了一下该怎么说,但他几乎是马觉得和盘托出了,因为朱长山最近的表现不单是让郑焰红不安,更让他也有了一种压力,更加知道自己是一个端着铁饭碗的公务员,如果这个人一旦跟他翻脸,想要整治他可是易如反掌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