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105回情正浓……
    对于林茂人的追求与霸爱,郑焰红也并非不喜欢,作为一个女人,她无论多么崇尚自由跟尊严,但无一例外的希望被一个强大的男人征服、宠爱,而范前进跟赵慎三是无法满足她的这一要求的,所以,虽然自尊心让她不停地抗拒林茂人的霸道,但小女人那种渴望被征服,渴望被宠溺的天性却时刻左右住她的理智,让她随时随地都会背叛自己的信念,轻而易举的被柔弱吞噬。()

    刚刚被他突然出现强硬拥吻,那一霎那的她是真实的愤怒了,一种被他们兄妹耍弄的耻辱感让她十分受伤,但是随着他柔到极点的告诉她他想她,那种带着死皮赖脸的纠缠出自那么自负的一个市委书记身,也的确让郑焰红有一种很受用的胜利感,所以不知不觉间防线尽失,被他攻城略地一直把她推倒在了床。

    身体一接触到柔软的床单,郑焰红发出了压抑不住的**跟柔弱无力的推拒:“坏人,你要干什么啊?不是说……哦……不是说要给人家时间考虑的吗?人家又没有说接受你,干嘛又这样子……”

    林茂人对女人的索取跟任何人都不同,因为只有他是一个绝对强势的人,他可以不征求女人的任何意见,不理会她的任何反应,一意孤行的进行他的掠夺,所以在女人欲拒还迎般的推辞的时候,他已经干脆利落的占有了她。

    激情结束之后,林茂人把女人拥在胸口,抚用下巴轻轻的蹭着她的额头,嗅着来自她身体的馨香,这一刻,居然让他感到十分的幸福。

    郑焰红也彻底收起了她小老虎般的利爪,温顺的小猫咪一般窝在他的胸口,默默地回味着刚刚的快乐,终于,她耐不住性子娇嗔的冷哼一声说道:“哼!我还真没想到茂玲姐居然也会骗我,看我下次见到她怎么责怪她。”

    林茂人呵呵笑着说道:“呵呵呵,小傻宝,茂玲病了是真的,她也并没有存心要骗你,是我恰好回来看到她的鬼样子,逼着她跟司机一起去医院了,她叫喊着不去,说你会送药来的,我正想你想的受不了呢,命令她必须去医院然后不要回来住了,我留下来等你呢。”

    郑焰红心里甜甜的,却又牵挂起林茂玲来,嘴里说着不放心要问问的,正想起身给她打电话问问呢,恰好林茂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说道:“你们俩可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这不,她先打过来了,你接吧。”

    郑焰红也是一时没有想明白,见说是林茂玲的电话,又见他已经按了接听键,不假思索的接过来说道:“茂玲姐你怎么样了?”

    林茂玲却别有用心般的吃吃笑了起来:“嘻嘻嘻,看来你跟我哥是涛声依旧了吧?哎呀呀,看来我这个病害的还是有些功德的啊!要不是我病了,我哥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又把你哄到他怀里吧?哥,你回头要给我这个红娘买个礼物的。”

    郑焰红脸一红说道:“茂玲姐你烧糊涂了吧?你怎么知道我在你哥怀里……呃……你怎么冲我叫哥呢?你现在是在跟我说话呢!”

    “哈哈哈!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了,可是林茂人如果不是正好抱着你,怎么会那么快把电话交给你了?我不信他听不到我叫他。”林茂玲那么大人了却跟小孩子一般调皮起来,足以看出她跟林茂人的感情是十分好的。

    果然林茂人毫不避讳的直接对着电话说道:“生病了好好养你的病,还有工夫在那里八卦,好了好了,听你的声音应该好多了,那早点睡吧,偏那么多事。”

    “行行行,不影响你们俩亲热了,焰红,你可别以为我骗你的哦,其实人家生病是真的,只不过被林茂人同志给赶走了,是他在假公济私,你等下好好收拾……”林茂玲还在开玩笑,电话却已经被林茂人毫不客气的挂断了。

    郑焰红羞不可抑,想要嗔怪他几句却又觉得不解恨,索性顺着他又一次收拢双臂把她拥到胸口的时候,趁他不注意一口咬住了他的胸口,力气相当大的重重咬了一口。

    林茂人猛地一疼却并没有挣扎,喉咙里闷哼一声,身子一颤,却更紧的抱住了她说道:“宝宝啊,你恨我我知道,但我宁愿你恨我,也不能放走你啊!”

    郑焰红这样被他着毫不温柔的话语给感动了,她松开了嘴巴,胸口一热喉头一酸,眼泪止不住的顺着他的臂弯流了下来。

    “宝,我明白你对我有所怨恨,不单单是我在感情勉强了你,更是为我前段时间的考虑不周给你的工作开展也种下了隐患而对我不满。

    可是,当时我也是苦于得不到你,马慧敏又十分会顺杆子爬,可怜兮兮的可以在我面前毫无尊严,出于对你的惩罚心理以及对她的可怜心理,我没考虑那么多,把她安排到教委去接你的班子了,根本没料到这个女人居然嫉妒心这么强,时时处处把你当做假想敌来对待,还在我不理她的情况下投靠到了高明亮的门下,简直是混蛋之极。”林茂人是这样一个人,虽然这番话很动感情,但被他说来却依旧是平平稳稳,不带一点烟火气息。

    郑焰红从这几句话里,也听出来了林茂人对她的一举一动还是十分关注的,而且她也很得意的想,今天下午自己走之前给林茂人打的这个电话的确很起作用,这让她对打击马慧敏抑制高明亮有了更大的信心。

    林茂人讲完之后,却没有得到女人的任何反应,有些怪的凑近她的脸想看看她是否睡着了。虽然屋里没有开灯,但因为郑焰红进来的时候林茂人躲在哪里突然袭击,门都没有关的,所以走廊里的灯光映照进来,还是能够看得清楚的,当他看到郑焰红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却不作声时,吻了吻她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呢宝宝?”

    “说什么啊,没什么可说的。”郑焰红倒也干脆,这么低声蹦出几个字又抿紧了嘴巴。

    “呵呵,你是不是还是在怨恨我啊?嗯?”

    “没有的。只是这是我作为一个副市长自己应该处理的事情,如果我每走一步都需要你替我修桥铺路的话,我想我也不配走到今天这个职务了。

    茂人哥哥,你爱我或者我爱你,这都是感情的事情无法可想,但我的工作我却希望能靠我自己的能力去干好,如果我不能制服马慧敏的嚣张跟逾越,那么我很难打开工作局面,这件事我已经有初步的想法了,你还是不要参与了吧。”郑焰红轻声的但却是坚决的说道。

    林茂人最欣赏的是这个女人刚柔相济的秉性,她能够在官场不卑不亢独树一帜,又能够在他怀里娇柔婉转,但是却有丝毫不自甘下贱,以完全平等的姿态接受他的爱,这是最最难能可贵的。

    “哦?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做呢?我可是听说高明亮较倾向于马慧敏,工作局面对你很不利呀!虽然你今天下午在他那里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但是毕竟他是市长你是副职,想要给你小鞋穿还是很容易的。”林茂人看女人完全拒绝了他要帮忙的好心,却越发有了兴致,饶有兴趣的问道。

    郑焰红倒是真吃了一惊!因为下午她跟高明亮马慧敏三人对决的事情才仅仅过去几个小时,而且政府跟市委虽然在一栋楼,但毕竟有着明确的三八线分割,而当时三人的对话也仅仅是吴克俭在场一会儿,难道说这个人已经给陈思远透了消息了吗?这样说来,吴克俭这个人岂不是很不注意保密的了?如果这样的话,下一步可不敢跟他保持太密切的关系了。

    感觉到了郑焰红的沉默预示着她的不安,林茂人索性开门见山的说道:“好了宝宝,你不用费心猜测是谁告诉我的了,我自己跟你坦白了吧,你从高明亮办公室凯旋之后,高明亮对马慧敏变了脸色,训斥她连工作进程都不明了,居然还敢腆着脸去向他要承办权,简直是一个绣花枕头。弄得这女人颜面扫地,出了政府大楼给我打电话哭诉了事情的经过,求我看在以往的情分,无论如何要帮帮她,哪怕还让她下县去任职呢,坚决不想继续干教委主任了。

    郑焰红这才恍然大悟,登时瞪了林茂人一眼说道:“哼,你倒好耐性,还有心思听人家哭诉?怎么样?心疼了吧?是啊,马慧敏同志多会温柔可怜啊,人家事事处处都能给人一种静静好欺负的样子,而我却到哪里都跟斗鸡一样,所以我们俩闹起争执,一定是我的不对是不是?那么请问林书记准备怎么样处置这件事呢?”

    林茂人轻轻的拍了拍郑焰红的臀骂道:“死妮子这是将我呢吧?我告诉你,我听了马慧敏的话的确是十分心疼,但心疼的不是她,而是你这个傻宝宝。你傻乎乎的一个人冲去跟他们较量,还自以为占了风,其实你已经吃了大亏了懂吗?”

    郑焰红这一下才是真正吃惊了,她甚至无法安安生生的躺在他怀里了,猛地坐了起来,还一伸手打开了手边的电灯按键,盯着林茂人问道:“怎么会我吃了大亏呢?到底怎么回事?”

    林茂人暂时松开了嘴,却依旧两手牢牢地抓住那里说道:“你态度好我教你一个乖,要不然我不告诉你。”

    女人羞恼的说道:“爱讲不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