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109回正面接触
    副市长下来视察工作,向来都是有定例的,也不是全然凭郑焰红的心血来潮想去看带人去看了走那么简单。()按照程序,昨天由秘书廖远方通知了凤泉县政府办公室。

    这项工作虽然是政府工程,但副市长毕竟是级领导,所以今天午,县委书记彭学智,县长林曾,分管教育的副县长范浩跟县教育局长方永会等人早等在那里,一听他们从市里出发,一起开车等候在高速公路下口处了。

    按照规矩,像分管副市长下乡查看,一般下面是不需要如此隆重的迎来送往的,但是现在官场都流行礼多人不怪,更何况郑焰红在省城的关系人所共知,她下来更需要高规格接待了。

    因为凤泉县是云都市最大的旅游县,又有京珠等好几条高速公路贯穿其,所以交通很是方便,这次他们要去的乡镇是一个景区乡的行政村,高速公路在附近正好有个出口,车到下口一看到路口排列着的一溜小车,小严说道:“郑市长,县里来接了。”

    郑焰红正靠在后排闭目养神,听到后微微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些人天天正经事不干,捉摸这个倒有功夫!”

    说归说,等车开出收费站之后,郑焰红还是满脸笑容的走下了车。因为她是女领导,原本应该是县长用手肘扶着车门的,却换成了也是女同志的教育局长方永会,她把郑焰红搀扶出来之后很尴尬的发现,随后马慧敏的车也停下了,居然没有人去迎接!

    前面的郑焰红已经被书记县长团团围住握手了,曾经身为凤泉县县委书记、现任教委主任马慧敏却在后面被冷落了!

    也许是有意为之,当郑焰红笑着说跟马主任一起邀请企业领导下来看看孩子们的时候,县里的头头脑脑们才好似现在才发现马慧敏一样惊诧的停下脚步,又跟她握手了。

    也亏了马慧敏这女人脸皮子功夫了得,在跟县委书记、也是她任县委书记时的前县长彭学智握手时打着哈哈说道:“呵呵,可能是彭书记觉得我是凤泉的姑娘,现在回娘家了不用客气吧?”彭学智当着人自然无法跟她太过不和睦,也打着哈哈遮掩过去了。

    郑焰红跟朱长山自然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很明白马慧敏估计在县里跟这些人搞的不怎么友好,要不然她再怎么说也是现任教委主任,县领导绝对不会犯这样低级的“忽略”错误的。

    从这里到点还需要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县里的意思是在景区吃过午饭再去,可郑焰红看时间还差一点才到11点,坚持先去点办正事,回来再吃饭。

    马慧敏在这个县里从基层一步步爬去,对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无的熟悉,自然知道县里这样安排的道理,因为从这里到点已经午了,又不能让领导饿着等查看结束回来再吃,但是在农村又安排不出什么出的饭菜来,万一郑焰红吃不舒服迁怒与他们,那可是很大的损失了。但是她从这里走的时候跟县里几近决裂,此刻坚决不会点破这层纸的,也抱定了今天只做陪同不说话的宗旨,不言声跟在郑焰红身后。

    既然郑焰红决定先工作,那么县里的头脑们也只好跟着了车,在郑焰红要车的时候,一直很低调的朱长山却突然说道:“郑市长,这几个点我来过几次,里面有段路很不好走,您的车底盘低恐怕过不去,要不然您坐我的车吧。”

    这也是实情,如果不是地处偏远交通不便,里面的学校条件也不会如此之差,朱长山的确来过了,所以他一叫,彭学智点头说道:“是啊是啊,郑市长,朱局长说的很是,里面有段路的确不好过,您还是坐他的越野车吧。”

    既然是这样,郑焰红也不坚持了,但她却说道:“哦,看来朱局长我这个主官操心啊,其实有了你这样的态度我是不去看想必也不会有差错,不过既然来了,去看看孩子们也好。彭书记,既然路不好走,你跟林县长跟我一起挤挤朱局长的好车吧,路也好给我介绍一下咱们的工作进度。”

    郑焰红的安排自然没有人说不好,那么这样一来问题出来了---朱长山的车原本只有他跟一个司机,现在他自然坐在了前排副驾驶,后面只能再坐三个人,郑焰红点了县里的党政一把手跟她一起坐,那么势必车没有马慧敏的位置了。

    但是她这样的安排显然很合县领导的意思,他们眉开眼笑的点着头表示服从命令,大家貌似毫无芥蒂的都了车,更加谁都没有回头看一看马慧敏,而那女人满脸的笑容背后是否掩饰着苦涩也更没人有兴趣去研究了。

    车顺着山路走了进去,一开始还是一溜水泥路很是平稳,郑焰红在车十分好心情的跟朱长山和两位县领导聊着山区教育工作,县领导自然对她百般的恭维,说幸亏有她这样的好领导出面协调,又有朱局长这样大手笔的企业领导愿意出钱,才帮他们这个贫困县解决了大问题。

    郑焰红貌似无意的说道:“哪里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啊?你们的前任县委书记慧敏主任也很重视这项工作,前些日子还唯恐我太忙耽误了工作进程,曾经跟高市长提议让把这件工程的承办权全部要到市教委,她情愿自己辛苦一点承办到底的。”

    谁知这句话说完,县委书记毕竟有些涵养也罢了,县长林曾是前任县委副书记提来的,居然毫不隐晦的开口说到:“啊?教委要独立搞?郑市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县里能不能请求跟企业联合,在市领导小组的监督下自己找建筑公司盖学校啊?我们可以保证每一分钱都不会被某些吸血鬼拿走,都变成砖瓦给孩子们遮风挡雨。”

    这些话可有问题了!按理说作为一个一级政府首脑,林曾也早过了血气方刚的年龄了,而且看他说话办事的样子,也是颇为稳重的一个干部,怎么会冒出这样一嗓子呢?

    郑焰红完全是一副被震惊了的样子,但接下来她的表情有些怪了。看她一直没有说话,彭学智却并不假借斥责林曾给她解释,只是意味深长的重重叹息了一声,居然陪着郑焰红沉默了。

    这种僵局还是被朱长山打破了,他呵呵一笑说道:“嗨!这有什么难理解的?人都不是神仙,利益当前谁都无法免俗,县里生怕经手的层次多了建房款遭克扣也是人之常情,而郑市长即便明白其的玄机,奈何她是副组长,有时候也不能随便拍板,所以依我说还是县里出面跟高市长建议一下,正好我们的钱还没有给市里交,只要领导小组同意,我马把全部的款项都直接划到你们县里来。”

    朱长山这番话算是把两个县领导想说却没有说出口的潜台词全部表达清楚了,却也同时把郑焰红怪的沉默也给解释明白了。

    郑焰红却越来越对这个神秘的人物产生了兴趣,更加对他超凡的领悟力赞叹不已,要知道刚刚的局面,也只有他那种跟云都官场毫无瓜葛的人才能如此明晰的点透彻。

    果然在朱长山点透症结所在之后,瞬间,车里的气氛热切起来,这几个都是不小的领导居然有了一种“同谋”样的亲密感。过了一阵子,郑焰红带头笑了起来,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跟着大笑了起来。

    孤独的坐在后面自己车的马慧敏此时此刻的心情也是颇耐人寻味的,因为她明白自己从凤泉走之前,屁股沾的脏东西太多了,而且她也根本没有去擦的意思,想着走了走了,一走了。更加想着这次去市里是荣升又不是降职,再加市直单位都是相对独立的小王国,跟基层可以说关联极少,那么她遗留下来的问题都让一直跟她明争暗斗的彭学智去头疼吧。

    可是她却忘了,虽然业务来说,市直单位的确是独立的小王国,但是云都市的官场可是仅此一条的河流,那些水流来流去的,谁知道哪一天哪一滴会跟哪一滴交汇,如果是朋友或者是陌路人也罢了,如果是仇人的话,那可不妙了。

    今天一下车,她原本抱着很天真的心思,以为县领导会因为她的走不得不忘却她留下的问题,看在主官的份给她应有的尊重,可谁料到一下车县里给了她一个大难堪。对郑焰红超乎常规的热情接待反衬着县里对她的忽视跟排斥,更让她明白了郑焰红在跟她的那场副市长之争侥幸胜出意味着什么了。

    紧接着如果大家都各自坐专车也罢了,谁知那个死女人居然会拉着县里的两个混蛋一起坐了朱长山的越野车,却把她一个人留在自己的车。

    她坚信,朱长山叫郑焰红的同时是把另外的位置留给了她的,可却被郑焰红给生生破坏掉了!

    忍!马慧敏告诫自己一定要忍!

    也只有此刻。马慧敏才明白为什么这个“忍”字居然会在柔软的心头横梗着一把滴血的刀了!因为这个字要做到可真是会心头滴血的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看高市长还对那个嚣张的女人无计可施,她怎么还敢再次挑衅呢?现在幸亏那女人不知怎么转了性,还肯在面子跟她合作,那只能是忍下去,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说吧。

    水泥路终于也走到头了,山里的土路蜿蜒着通到了大山深处,路边的树木大多都落叶了,只有高大的柿子树梢头间或还悬挂着一些没有凋零的漂亮叶子,仿佛要跟季节做无谓的抗争一般在阳光下发出鲜亮的红光,看去带着一种悲壮的凄美。

    郑焰红的性格始终带着一些矛盾,看似爽朗粗线条,却又极其细腻敏感,更喜欢这种风花雪月的景致。看着那些红叶,明白虽然此刻还能闪耀美丽的光芒,也许下一阵寒风吹过,会彻底完成它这一年的使命,心里不禁有些伤感起来,不由自主的轻声发出了一声叹息。

    朱长山听到她的叹息,很快的从前排转身过来看了她一眼,当看到她正怔怔的看着窗外,眼神里充满了落寞与伤感的时候,转身过去说道:“这还真快,这一年又要过去了!”

    两个县领导也随声附和,又一个话题被提出来后,郑焰红的伤感也被打破了,听了一会儿也参与了讨论了。

    果然路越来越不好走,到了后来,因为山流下来的雨水冲刷,路面竟都是坑坑洼洼的凹陷,也亏了朱长山的越野车减震能力好,底盘也高,这才一路顺利的过去了,看后面的小车司机都是勉强寻找能过去的路,渐渐的跟前车拉开了距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