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116回教授楼温柔夜
    郑焰红昨天晚之所以没有带赵慎三去丹桂园,并不是没有看到他在酒宴间隙开始用乞怜的眼光看着她,而且车之后更是不停地回头凝视她,显而易见是急着跟她找个地方好好倾诉一下他的委屈了。()

    她也并不是不明白他的心思,更是几乎差一点心软答应他了,因为这些天这个小伙子为了她受的委屈让她很是同情,也想找个机会抚慰他一下的,但是,出于两个考虑,她才狠下心一直没有说出赵慎三想听的那句话的。

    第一,是赵慎三做梦也没想到的到现在为止,为什么郑焰红还没有直接了当的把他光明正大的借到市政府做秘书的原因,在于她还从心里舍不下他这个情郎!郑焰红十分明白,下属是下属,根本不能夹杂私人感情。

    她更明白,只要是男人,无论身份卑微还是尊贵,对于能够属于他的女人那种独占**是与生俱来的,她只要跟赵慎三一天不脱离肉、体关系,一天不能彻底的驾驭他!

    所以,在她还没有打定主意让这个小伙子是作为情人的身份留在她生活,还是忘却私情作为秘书留在她工作当之前,她不能在这两者给这个小伙子任何的暗示或者承诺。

    第二,昨天下午,林茂人已经给她打电话了,说是晚林茂玲要来看他们,让她晚过去一起聚一聚。这个要求她当然可以以自己不方便而推掉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日子林茂人对她一改往日的霸道把持,十分尊重她的意思,只要她表露出不愿意的意思,他马温柔的挂断电话,绝不勉强她。他越是这样,反倒让她越是放不下他了,对他的态度也越来越重视,更是不愿意为了赵慎三推掉他的约会,搞得两个人都不开心。

    所以,她在顺风商城下了车之后,让约好了的林茂玲过来接住了她,两人一起去湖边的家里去了。

    林茂玲前些天一直去省城打理生意了,今天回到云都,给郑焰红打电话说给她带了不少衣服过来,此刻两个女人在车是一阵“唧唧咯咯”的说笑,末了林茂玲却突然间说了一句话:“红红,要过年了,你能不能跟我回我家一趟?帮我看看我又盘了一家店位置行不行?”

    郑焰红怔了怔问道:“你家?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家是哪里的呢!”

    “呵呵,我家是j省江城的啊,我哥哥没有告诉过你啊?我们坐飞机回去,很快能回来的。”林茂玲笑着说道。

    郑焰红隐隐觉得此事一定不妥当,委婉的含糊说道:“快年关的时候工作很忙,到时候看看吧,能走开陪你去,不过我对做生意也是一窍不通,去不去也对你帮助不大的。”

    林茂玲倒也没有这个问题继续纠缠下去,两人一路说笑着到了教育学院教授小区,一进门闻到一阵饭菜的香气,郑焰红有些诧异的问道:“咦,是谁在煮饭啊?”

    厨房里走出来了林茂人,此刻腰里系着围裙的他看起来反倒十分的具有成熟男人敦厚和蔼的吸引力,手里兀自拎着锅铲笑道:“呵呵,你们回来了?好长时间不做饭了,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你们先坐,马好的。”

    郑焰红忽闪着大眼睛出神地看着他的样子说道:“我已经吃过晚饭了呢,你们怎么到这么晚才吃饭呢?”

    林茂玲笑道:“是啊,我都说了你晚打过电话给我说有公事宴会,可是有些人却死心眼子非要等,还不让我先吃呢!”

    林茂人微笑着说道:“那种场合吃不好饭的,我做了稀粥,等下喝点胃里舒服些。”

    郑焰红却被他这几句淡淡的话语弄得心里柔柔的一阵阵感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来帮你吧。”

    林茂玲却不以为然的说道:“嗨!你让我哥有个机会表现也好啊,走走走,咱们楼去试试新衣服去!”

    郑焰红没奈何被她拉楼去了,一走进卧室,看到床堆着好几套衣服,她也是个很爱美的女人,很开心的在林茂玲的撺措下一套套试穿起来。

    试来试去,她最喜欢一条水红色的羊绒连衣裙,配林茂玲帮她搭好的一件黑色收腰短大衣,简直是好看的要命,把她的雍容端庄全部衬托了起来,却又不失妩媚明艳,穿好了一照镜子,自己满意的笑了。

    林茂人做好了饭,听着两个女人在楼不停地说笑着,也开心的走了来,一进门看到一身新衣的郑焰红,欣赏的夸奖道:“嗯,真漂亮!茂玲眼光不错。”

    这一下两个女人更是都笑了起来,郑焰红说道:“哈哈哈!不愧是领导啊,看看这句话说的,也不知道是夸我漂亮呢还是夸茂玲姐会选衣服。”

    林茂人也不解释了,只是说饭好了让下去吃,郑焰红也没有再换回自己的衣服,屋里热又脱了大衣,穿着那件桃红色的裙子一起下了楼,那颜色配着她白生生的脸,更加显得人花娇,巧笑嫣然之下,更看的林茂人连眼睛都挪不开了。

    为了回报林茂人辛苦做饭的功德,虽然不饿,郑焰红依旧香甜的吃了一碗粥。

    刚吃完饭,林茂玲说她要赶紧回去整理刚打回来的货物要先走,郑焰红要跟她一起走,林茂人却说道:“你不是明天要去省里吗?等下我嘱咐你几句话。”

    看着林茂玲狡黠的笑着跑出去了,诺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了,郑焰红不由得脸一红,低声娇羞的说道:“茂玲姐故意的吧?”

    “怎么?如果不是她故意走了,你难道还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吗?”林茂人晚餐时候已经看着郑焰红恨不得一把抱进怀里了,此刻妹妹走了哪里还忍得住?早坐到她身边伸手把她揽过来让她坐在膝头,吻着她光洁的下巴说道。

    “看你……明知道人家明天要去省里,今晚需要回去准备下汇报材料的。”郑焰红明明很受用他的亲昵,但是却娇嗔的说道。

    “你好了吧,你平时工作的拼命十三郎样子,以为我不知道这种汇报对你来讲是小菜一碟呀?你这个坏心的小丫头是不愿意让我亲近你,故意搪塞我的。”林茂人点着她的鼻子说道。

    “嘿嘿嘿,是又怎么样?是故意的!”郑焰红调皮起来,挣脱了他跑了楼,坐到了房顶的摇椅。

    林茂人赶紧追来把她揪了起来骂道:“死丫头,这么冷的天你连大衣都没穿,坐在这里想冻死呀?赶紧给我回去。”

    郑焰红撅着嘴说道:“人家不冷呀!今晚的星星很好看的,我想看看嘛。”

    林茂人拉着她进了卧室,抱着她倒在了床,二话不说吻住了她,低声说道:“坏宝宝,你故意穿这件衣服引诱我的,让我一晚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些什么,白白炒了那么多菜。”

    郑焰红“吃吃”的笑着,却不甚抗拒,那样半推半的让他脱掉了她的新裙子,他又想看又怕她冻着,还是赶紧拉过被子包住了她,自己也三下五除二的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里……

    事毕,林茂人抚摸着她说道:“宝宝,跟我在一起开心吗?”

    郑焰红怔了怔,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也选择了沉默,他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说道:“唉……难为你了……”

    这一次她不能不有所表示了,轻轻的在他怀里小猫一般拱了拱说道:“我……我喜欢跟你在一起,可是……跟你在一起快乐了之后总是有种罪恶感,仿佛我在偷别人的东西一样。你懂我的意思吗茂人哥哥?”

    林茂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很怪的反问道:“如果你不是偷别人的东西,而是我在偷范前进的东西,你可以为了我放弃范前进吗?”

    郑焰红听他有这样做毫无意义的假设,有些不高兴的扭过了身子背对着他说道:“你老做这样的假设干嘛?明明你有老婆的,却总是希望我离开范前进。

    你明白我的处境的,范前进倒无所谓,关键是我还有孩子,而且我们的身份离了婚是多大的影响呀?算是我离了婚,难道给你做一辈子情人吗?

    茂人哥哥,咱们这种快乐是偷来的,咱们俩都一样是贼,所以……偷偷的快乐快乐是了,千万不要把这种快乐摆到桌面去说,那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耻的……”

    林茂人从背后搂住了她,磨瑟着她的头发说道:“行行行,我不说了宝,难得在一起一次,不要不开心行不行?刚才是我说错了,你打我几下出出气吧。”

    郑焰红转过身,佯装的在他背轻轻拍打着,他却顺势把头埋进了她的怀里……

    第二天一早,郑焰红惦记着自己要去省城,赶紧钻出他的怀抱,跳下床去穿衣服,林茂人醒来了问道:“你是不是把教委的办公室主任带过来做秘书了?还隔过马慧敏处理教育系统的事务啊?”

    郑焰红正在穿内衣,听到这话猛地转过身一屁股坐到床边盯着他问道:“是不是马慧敏又给你打电话告我的状了?妈的这女人忒不地道了,整天正事不做只知道钻营捞钱,我遗留下的几个项目她都不过问,却眼盯着希望工程的招标权,暗地里已经答应了建筑商要拿回扣。

    凭什么我辛辛苦苦去企业要来的钱要被她挥霍掉呀?我是想着着实实为山里不起学的孩子们做点好事,所以一定要亲自把这件事情管到底的!

    哼!前些时她鼓捣着高市长出面压制我,看我化解掉了危机,现在又来跟你告状了,好啊好啊!那是你的老情人了,你大可以为了她处置我啊!林书记!”

    林茂人看她气咻咻的板着小脸发脾气,看的心疼不已,但是他却故意不点破在他的心里,其实马慧敏跟她的分量简直是鸿毛跟泰山之别,他是想看看她把马慧敏当成假想敌的样子,伸手一揪把她又拉进了被窝,把她冰凉的身子紧紧贴在怀里,宠溺的笑着说道:“小醋坛子,又发火了不是?我又没说我相信她,仅仅是这么一问,你看看你跟小狗一样冲我呲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