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121回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赵慎三可没有郑焰红那样好的福气,可以在宾馆关门睡一天一夜恢复体力,昨天一天对于他来讲,跟在宾馆卖力的不断耕耘郑焰红一样劳心劳力……

    且说他从郑焰红身最后一次爬起来,头不敢回冲出宾馆,回到出租屋冲了个澡,换好衣服赶紧去了教委,生怕等下郑焰红去了看不到他感到他不靠谱。

    在他离开的整个过程,脑子里、心脏里都在经受着尖锥锥的刺疼,仿佛有无数根尖利的小针同时朝着他这两处最容易受伤的部位不停地刺击着,让他从思维到心脏都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脑子里车轮一般转动着的没有别的东西,统统都是跟郑焰红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片段,但这些片段却在飞速旋转的同时,更是把锐利且带有锯齿的边缘毫不留情的在他原本已经千疮百孔的心灵来回拉锯一般拉动着……

    “离别”,不,更准确说是情感的“永别”这个字眼对他来说简直太强烈了!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在对这个女人的感情陷了这么深,深到仿佛她已经整个人都融进了他的四肢百骸,现在想要硬生生的把她尽数剥离出去,需要他也跟着承受凌迟之刑!

    不知道怎么的出租车,更不知道怎么跟司机说的出租屋地址,反正他心里一直在疼痛的默念着一个词:“姐姐……姐姐……”一遍又一遍,无休又无止,仿佛想把这个从今天起永远不能喊出口的称号一次性的喊个够,喊到厌烦,喊到呕吐,喊到这辈子再也不想这么喊为止。

    回到屋里,一头扎进卫生间,脱光了衣服,也不开热水,这样任由冰冷的水顺着他的头发往下倾泻,刺骨的冰棱般的寒意仿佛让他心疼的好受点了,自虐有时候的确是能够缓解心灵的伤痛的,他在水管下泪如雨下,哀哀的低呼着:“姐姐……我的姐姐啊……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你早出生几年,然后默默地等你长大,把你娶回家疼你、爱你一辈子!因为,这辈子咱们的缘分太浅,弟弟爱你没有爱够啊!”

    他暗暗地告诫自己,让“姐姐”这个称号随着此刻从他身流过的冷水被冲走吧!

    从此之后,郑焰红这个女人,对于他的意义只能是司、恩主、老板、主子、郑市长!

    从这一刻起,无论是从心里,还是从嘴,对她都坚决不能有任何的爱情成分,算是感情,也只能是下级爱戴级那种爱,别的情绪,一概都成为不亚于高压电线的禁区!

    这个冷水澡洗完,他已经差不多控制住了情绪,明白郑焰红对他的意义之大是无与伦的,既然已经情感缘分断绝了,那么,让他尽职尽责的做她的左膀右臂跟千里眼顺风耳,辅佐她在事业走的更顺畅吧,只要她走到了高处,他这个追随者一定也不会呆在离她太远的地方的。

    虽然已经百般按捺,但他依旧十分心疼的想,这种结局难道也是老天爷在准备成他成为一个成功者而安排的磨难之一?孟子曾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如果说他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属于“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话,那么后来遇到了郑焰红,已经有了事业欣欣向荣的迹象之后,却得意忘形,先是沾李小璐,后来又是林岚、田双双,肯定是“行拂乱其所为”了,而此刻却又不得不隐忍下所有的深爱失去做郑焰红情人的资格,那毫无疑问是“苦其心志”了!

    “老天爷,你让我忍受了这么多的折磨,那么你想成我的未来什么时候给我啊!”赵慎三仰天长出一口气之后,喃喃说道。

    穿戴好之后,他清醒了许多,也没有纵容自己睡一觉休息休息,直接出门到了教委。

    看到他出现,此番可不得次了,因为郑焰红昨天开口向马慧敏要了他之后,可能她也怕马慧敏再反悔了从高明亮或者林茂人那边做手脚作梗,雷厉风行的下午让市政府办公室出面直接知会了教委,借调手续都有人来办好了,所以赵慎三此刻回来丝毫不亚于衣锦荣归。

    迎接赵慎三的又是一轮更加猛烈的恭维潮水,他虽然年轻,奈何昨晚实在是超常发挥了,此刻他累得眼皮都发沉,还不得不压抑住心头的厌恶跟这些人强颜欢笑,免得留下“得意便猖狂”的坏形象,这一番琐碎的费了不短的时间,等他挣脱出来走进马慧敏的办公室,想交待一声自己要走,等会出来也要把手头的工作给王金水交接清楚。

    没想到马慧敏看到他进门,阴阳怪气的说道:“小赵,看来你对郑市长还真是和对我不一样啊,她在会场突然给我来了釜底抽薪,让我成了最后一个知道希望工程招标权分化给各县市区的一个傻瓜,然后又先斩后奏要走了你,这一切恐怕你是早明白的吧?可你偏偏能沉得住气跟她一起唱双簧骗我,让成生生的成了一个大家的笑柄。”

    赵慎三心头一阵厌恶,心想官场反正是一条川流不息的河,你马慧敏也不见得老死在教委主任的位置,而且老子跟郑市长走了,(此刻开始,赵慎三开始刻意的找自己的位置跟感觉了,以往心里想起郑焰红,总是不由自主很骄傲的想着她是他的“郑姐姐“,可是现在,这个“郑市长”被他硬生生憋出来,虽然十分内伤,但是却也很庆幸自己终于跨过了这道坎!),也不见得我以后回来了你还呆在这里,算你还在,老子的级别你也压不下去,大不了你还把老子放到一个狗不拉屎的咸蛋地方!

    “马主任,您怎么会这么认为呢?您带着我一起去的市里,而且您开会的时候我跟别的秘书都坐在后排,怎么会您知道的早呢?人家郑市长多大的领导啊,怎么会事先把决定告诉我呢?现在借我过去,也无非是帮她带带秘书,我还不是过些日子得灰溜溜回来啊?至于您说的‘演双簧‘我更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了!”赵慎三心一横,不软不硬的把马慧敏的话顶了回去。

    “唉!算了算了,能攀高枝也是你的造化,我也替你高兴啊!不过小赵,你要明白林子大了鸟多这个道理,到了市里,人多眼杂的是非也多,其实也不见得教委好!我其实对你一直很是看重,要不然也不会前几天顶着压力又把你要回办公室了,所以……走了之后,可别忘记了我这个姐姐哦……”

    马慧敏听了赵慎三软带硬的话之后,立刻意识到此刻再对这个小杂碎施压已经不妥当了,因为今后要想跟郑焰红这个顶头司保持好关系,还真是得先跟这个郑焰红的贴身秘书保持好关系才是,要不然,岂不是敌在暗她在明,吃亏都不知道因为什么了吗?所以转念间她收起了嗔怒,做出一副自己人的样子颇带着些幽怨的说道。

    赵慎三被她黏糊糊的眼神看的浑身发冷,赶紧点着头说道:“怎么会呢马主任?您来之后对我怎么样我铭记在心(妈的你老婊的、子把老子掂兑的妻离子散,老子自然不会忘了你的‘恩德’的!),其实我何尝不想留在您身边呢?去了市里,郑市长也不是好伺候的,我只求等被她赶回来的时候,您不要嫌弃我行了。”

    “呵呵呵,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欢迎还来不及呢!好了小赵,既然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咱们无法抵抗你要走的事实,那这件事不再说了!我还想拜托你一件事的,你坐下来咱们慢慢谈。”马慧敏终于听到了她想听的话之后,也顺势改变了话题。

    赵慎三心里暗暗冷笑,明白这个女人一定是因为工程的事情答应了朱长山跟郭晓鹏的一个,现在狗咬尿泡一场空,这善后的事情还真是非得找他不可了的,大刺刺的坐了下来,看着她等她发话。

    果然马慧敏先是亲自帮赵慎三到了杯水放在他面前,然后叹息一声说道:“小赵兄弟哇!”

    赵慎三赶紧往前坐了坐,把屁股斜斜的挂在沙发沿以示尊敬,马慧敏接着说道:“当个一把手不容易哇!唉……你说希望工程的事情原本从一开始是教委牵头,为什么弄到底了,招标权却被分化到各县市区去让他们自己搞了呢?”

    看着马慧敏皱眉缵目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赵慎三心里称愿之极,心想老子一猜知道你要干什么。

    “前段时间吧,你也知道的,朱大哥介绍了一个建筑商跟我接洽,另外还有你的一个同学忘了叫什么了,反正是云河集团的少老板……”

    “郭晓鹏。”

    “对对对,是他,嗨!这个郭晓鹏跟王金水不知道怎么那么熟悉,通过王金水找了我,一开口打着你的旗号说是你的同学兼兄弟,说你不好意思亲自开口,让他找我要工程的。我看咱们家属楼是他盖的,觉得云河实力也挺雄厚,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看在你的面子答应了他,你不记得我还告诉你这件事让你负责跟郭晓鹏接洽的吗?

    谁知到现在郑市长大笔一挥把招标权拿去了,我算是想帮你的忙也帮不成了啊!所以想麻烦你给你同学解释一下,不妨把这件事情的原委都解释给他听,并且告诉他,下次有机会一定跟他合作。

    嗨,小赵,其实你都要走了,也没有义务帮我办这件事的,可是……这种事情毕竟不能我亲自出马啊,那么除了你之外,这教委里,我还真是找不出第二个能够信得过的人啊!”

    马慧敏不愧是心眼子多,原本真实的原因是她已经收了郭晓鹏的“定金”,此刻事情不成了,对于她马书记也罢,马主任也罢,在她的思维里面,装进自己口袋的钱是绝不能再掏出来还回去的!

    所以,郭晓鹏即便是拿不到工程了,钱是你自觉自愿送来的,要退是异想天开,顶多我派赵慎三去许给你一个空头支票---下次有机会合作,也算对得起你了!

    赵慎三听完她的话,明白她口口声声说答应郭晓鹏是看他的面子这句话很显然是想把他也拉下水,让他不得不帮她解决掉郭晓鹏的麻烦罢了!

    第一反应,赵慎三其实很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因为他次接到马慧敏马后炮般的让他跟郭晓鹏接洽,已经很小人的在电话里给过郭晓鹏压力了,而此刻更想面对面的看一看郭晓鹏这个反复无常、唯利是图的小人乍一听到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消息后的嘴脸是怎么样的?他现在猜想一下觉得痛快之极!

    可是在他想要开口答应这件事的时候,猛然间想起了还跟郑焰红可以肌肤相亲的时候,曾经有一次郑焰红不屑的说起马慧敏在凤泉任收礼不办事,但是办不成事也不退礼的“良好作风”这件事来,又想起郭晓鹏在商言商,为了达到目的,对于“协调”一事一贯很舍得出血,没准这个亲爱的“马姐姐”已经收了郭晓鹏的“协调”费,现在让自己当冤大头去替她擦屁股呢。

    “呵呵,马主任,我跟您说句不该说的话……这个郭晓鹏……唉!怎么说呢,原本我们是很一般的同学关系,次承包咱们教委家属楼的工程也是隔过我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直接找的郑主任,也或者是真实的通过招标拿到的,反正跟我没关系。

    这次因为您把我调整到纪检监察室了,他明知道我成了废柴,直接找王金水联系的工程,因为这件事我们还闹了笑话呢!他跟王金水在饭店吃饭,两人谈到我很是不屑,恰好我好死不死的也在那里吃饭,算是不想听也听了个精光,更加好笑的是我约的朋友居然大声喊出了我的名字,结果四个人闹了个大红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