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124回爸爸要出手
    急匆匆赶到省城,郑焰红连叔叔家都没回直接去了医院,她甚至都没有买一些看望级领导必备的鲜花或者是礼)

    对这个有着省医后花园之称的干部病房楼院,郑焰红并不陌生,因为她叔叔郑部长有了病,也总是直接来这里住的,所以她问明白房间号码后,很是轻车熟路的找到了。

    卢博省长正一边打着点滴一边看书,居然戴着貌似老花镜的眼睛,看去好似苍老了许多,果真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一室一厅的病房里。

    郑焰红冲进来的时候,满脸都是她急匆匆跑出来的汗水,把一张小脸更加跑的绯红无,当她看到卢博居然一个人的时候,马带着哭腔气急败坏般的叫道:“爸爸,你没女儿吗?非要让我从别人口知道你病了才来吗?这算什么?证明你很坚强?还是你根本没有拿我这个女儿当回事啊?”

    卢博看着她一边叫一边跺着脚一边气的小脸通红的样子,更加从她盈盈欲啼的眼睛里看到了心疼的泪光,登时心里一热,放下书伸出手叫道:“乖红红,过来坐在爸爸身边。”

    “哼!”郑焰红把手一甩,却转身又跑了出去。

    这一下弄得卢博也被她搞迷糊了,以为这妮子真的生了他的气,居然看一眼跑掉了。

    谁知郑焰红出去后赶紧跑进了医生值班室,光明正大的声称她是卢博的女儿,要求医生提供父亲详细的患病资料以及诊治记录。医生看她派头极大而且又满脸忧急的样子,也不敢怠慢,赶紧仔细的向她介绍了卢省长如何因为急性阑尾炎晕倒在家里,保姆打了120把他送了来,他不让声张悄悄在昨天做了手术,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了等等。

    郑焰红一听仅仅是阑尾炎,也松了口气,这才又回到病房,也不搭理卢博,撅着嘴一屁股坐在沙发喘起气来。

    卢博陪着笑脸说道:“呵呵,红红,还生气呢?我说你也太不人道主义了吧?怎么能跟一个可怜的病人怄气呢?好歹我昨天才开完刀,你也不能连口水都不给我倒在那里瞪我吧?”

    郑焰红眼里含着泪斜一眼又一眼,好像在跟她自己的自尊心做较量,最后还是不忍心占了风,终于气鼓鼓的站了起来走到桌子那里倒了一杯水,用两只杯子来回倒着加速降温速度,然后又端起来自己先尝了尝热冷,觉得不烫嘴里才端着走近了床。

    在做这件事的过程,郑焰红好几次都抬起手擦着眼泪,但始终背对着病床。卢博虽然没有看到她的脸,却从这抬臂擦脸以及她肩膀的轻轻耸动看出了她的确是十分伤感,心里也不由得泛起了一阵阵混合着歉疚跟感动的酸热,看她走进了坐在床边的时候,不由得赶紧想试图坐起来。

    谁知道他一动皱起眉头“哎呦”一声,郑焰红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里的水杯扶住了他,虎着脸训斥道:“干什么干什么?不知道自己昨天才做完手术吗?急着坐起来干嘛?老实躺好!”

    卢博乖乖的躺好了,郑焰红找到床底一个辘轳一般的东西绞了一阵子,把病床的半截抬高了,卢博也随着半坐在床了。她坐在他身边,用很小的勺子盛了一点点水喂进了他的嘴里。

    “嘿嘿,丫头生气了也不能这样虐待老爸啊,怎么这么小气,这样喝水怎么够?急也把人急死了,来,我的手好好地,不如把杯子递给我,让我自己喝行。”卢博的嘴唇刚沾湿,郑焰红收回了勺子,他着急了,伸手去要杯子。

    郑焰红迅速的把手收了回去,腾出一只手打了卢博要杯子的那只手一下嗔道:“我刚刚才问过医生,你昨天才做的手术,今天要控制饮水,只能让你湿湿嘴,要想可劲喝得等你肠道通气了才行。”

    “什么肠道通气啊?”卢博虽说是个博士,但毕竟学科不同,对于略微沾一点医学常识的东西都是一窍不通。他昨天到现在都没喝水,刚秘书被他打发去帮他取件了,他又不愿意动不动按铃叫护士,所以这阵子的确十分口渴,叫起来。

    “是等你放屁了才能喝呢!”郑焰红毫不隐晦的说完,却又嘴硬心软的再次舀了一小勺水喂给了他,看他近乎贪婪的喝着,她真的如同亲女儿一般唠叨起来:“阑尾炎能够发展到要昏迷,肯定是先疼了好久了,您不是铁人吗?疼了也不吱声,一直拖到要化脓昏倒才肯住院?哼!这会子可怜兮兮的连口茶都喝不,很英雄嘛!”

    卢博被她这一番带着浓浓心疼的埋怨更加弄的感动无,之前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可以傲立独行的那种孤傲也被亲情融化了,他伸出一只手把垂在郑焰红额头的头发掠过去,看着她发红的双眼低声说道:“乖丫头,爸爸错了,以后不会这么硬扛着了啊!不过到了那时候,我有个头疼脑热给你打电话,你可不要烦啊。”

    “我烦什么?要女儿做什么用?难道为了我惹下麻烦的时候找你出面帮我解决的吗?难道不是为了让咱们都在这冷酷的世界多一点牵挂跟亲情吗?

    爸,人在什么时候最需要亲人?你这么对我简直是让我伤透心了!你都不知道……你都不知道人家接到黎厅长电话说你手术住院了的时候,那种心情……呜呜呜……”郑焰红说着说着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呕着气把茶杯“咚”一声放在桌子。

    卢博歉疚的说道:“好了红红乖不哭了,过来靠在爸爸这里一会儿。”

    郑焰红见好收的不再埋怨了,乖乖走过去小女孩一般依偎在卢博没有扎针那一侧的身边。他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红红,爸爸之前的确一直都肚子疼,可是却也不甚厉害,总是隐隐约约的疼一阵子好了,所以也没怎么当回事。昨天午我吃完饭想躺一会儿,谁知道一站起来觉得肚子里好像什么裂开了一样巨痛,结果头一晕摔倒了,醒来已经到医院了……”

    “哼!”郑焰红在他怀里发出了一声冷哼,卢博心虚般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好在医生说送来的及时,手术也很成功吧,这不是好好的吗?好了乖不生气了啊!”

    郑焰红幽怨的说道:“爸,以后有什么事可一定早一点跟我说呀,你这次还好没事,如果有点什么……我……你让我这个做女儿的情何以堪啊!”

    “嗯嗯,乖……”卢博感慨的说道。

    郑焰红从他臂弯里抬头看着他,突然间大惊小怪的低喊道:“爸爸,你有白头发了呢!哎呀,这才几天哪,您怎么老了好几岁一样呢?”

    恰好门被推开了,卢省长的秘书贺鹏飞走了进来,猛然间看到这一幕把他吓了一跳,他赶紧触电了一般转过身想到客厅里去。

    郑焰红之前已经跟贺鹏飞很熟了,此刻直起身子走了过来说道:“贺处,怕什么?我是他女儿又不是小三,你至于替我们害羞吗?嘻嘻嘻!”

    贺鹏飞刚刚进门看到老板怀里依偎着一个女人,他当时被震撼到了,因为没有谁他更加了解自己的老板是多么刚直不阿,不近女色的人了,这才谁吓得连看都不敢看老板怀里的女人是谁转身想避出去,心里还一直在暗骂自己太过猪头,居然敲门都没敲冲进来了。

    听到郑焰红的话,贺鹏飞觉得好生熟悉,这才僵硬的转过身来,一看居然是早在两年前开会的时候跟他合作帮过忙的郑焰红的时候,笑了起来说道:“原来是郑市长啊?您还真是吓到我了呢!我正寻思呢,怎么卢省长会突然多了一个红颜知己出来了呢,原来是您啊!呵呵呵!”

    卢博在私下场合跟自己的秘书很随和的,所以贺鹏飞才敢开了一句玩笑,郑焰红嘴头子不饶人的说道:“切!还红颜知己呢,要不是黎厅长告诉我,这老爷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自己扛着也没个女人来看他!他那倔脾气,不让这个来不让那个来,除了我这个女儿,估计他也只有你在这里陪他了!”

    贺鹏飞虽然不知道郑焰红为什么居然成了卢省长的女儿,但是间郑焰红遭纪委审查前后卢博前后奔走以及不惜出面向省委书记施压这些事他都是明白的,而且当时人家郑焰红的叔叔也在场,这样的关系郑部长自然也是知道的。

    所以如果说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美人突然间自称是卢博的女儿,却又不会让人联想到绯色的事情的话,这个世界可能还只有郑焰红最能达到这个效果了!因为她的家世背景根本不需要利用这种关系做跳板,所以贺鹏飞也丝毫没有怀疑别的龌龊背景。

    “是啊!我听到保姆打电话说卢省长晕倒了,吓得腿肚子转筋呢!要是早知道您是老板的大小姐,我昨天晚给您打电话了,省的通知政府办公厅吧又怕老板责怪我小题大做,不通知吧又怕出点什么事情自己担当不起,您都不知道昨天晚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呢!

    后来思来想去才让黎远航厅长过来了,这样做完了手术,麻醉剂刚过老板睁开眼训我不该惊动教育厅,还冷着脸直接把黎厅长赶走了,严厉的命令黎厅长不允许告诉任何人知道呢!”贺鹏飞平时话并不多,此刻却故意饶舌起来。

    郑焰红神气的说道:“贺处,我现在给你授权,以后你的老板有一点不对头,你需要马向我汇报,要不然我告诉你媳妇说你在外面有红颜知己!哼!”

    卢博听着郑焰红蛮不讲理饱含威胁成分的话,逗的笑了起来,但是毕竟刀口疼,只好指着郑焰红叹着气说道:“你听听,你听听,鹏飞,这还像一个副市长的样子吗?活脱脱是一个蛮横的大小姐嘛!”

    贺鹏飞眉花眼笑的点着头说道:“是是是!大小姐的命令我一定不折不扣的执行!以后老板肚子疼什么的再让我隐瞒,我坚决告诉大小姐,省的看着老板疼良心受煎熬。哎呀,苍天呐,您可真是开眼了啊,终于送来一个能够制住老板的克星了!不过,老板这个克星可是我的大救星啊!”

    这一下,三个人都笑了起来,贺鹏飞接着说道:“对了郑市长,您为什么不回省里班呢?如果有您在省城的话,老板也会多一点快乐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