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128回未雨绸缪
    马慧敏其实已经在门口站了一会子了,她很想听听有关于竹阳希望工程不合格的事情,所以一直没有吭声,可这会看到廖远方已经叫了出来,她只得笑着走了进来问道:“两位大秘忙什么呢?快下班了还不走?”

    廖远方是个糊涂蛋,心想正好今天他干的活是教育系统的,有心想在马慧敏跟前显摆,故意做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说道:“嗨!还不是忙你们教育系统的烂事儿吗?我今天到下面跑了一天,累的腿肚子抽筋,却也没看到什么好的来……”

    “马主任您找郑市长吗?快请坐。 ”赵慎三生怕廖远方顺嘴胡说抹杀了郑焰红的政绩,赶紧打断他的话头招呼马慧敏坐下了。

    看着马慧敏盯着廖远方还想继续问什么,赵慎三赶紧抢着说道:“廖科,你今天累了先回去吧,我把材料整完也走了。底下的工作好不好仅仅片面看看是不行的,需要专业人员去检测,所以不要早下结论好吗?郑市长很谨慎,也许不希望过早的有什么议论的。明天你还是先来班,咱们怎么分工商量了再说吧。”

    廖远方虽然糊涂,但也很明白领导们对于自己负责的事务,自己可以知道底细,却不希望外人明白的,他暗暗觉得自己总是被赵慎三下去很是懊恼,但是也明白如果再说什么的话,赵慎三也许会跟郑市长说他乱说话的,这个责任秘书可是担不起的,于是他也讪讪的跟马慧敏道了别,自己先回家去了。

    马慧敏暗恨赵慎三跟郑焰红太过一心,看到廖远方走了,她笑着说道:“小赵看来真是一个做秘书的好材料啊,这么谨小慎微的替领导想着,一定会前途无量的。”

    赵慎三早想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位置以及应该如何面对郑焰红的下级、却他职务高的领导的,他很矜持的微笑着替马慧敏倒了水说道:“马主任笑话我了!您不是外人,我跟您说句真心话,廖科长人很热心,但下基层少,所以有些情况容易断章取义。

    我生怕人家基层原本干的好好地,咱们间一插手,弄得人家无所适从。这次工程市里有领导小组,郑市长三令五申在最后的验收之前,不允许插手下面的进度,视察仅仅是回来汇报进行到哪一步行,具体的细务还是以基层为主。对了,马主任,您这么晚来是找郑市长有事吗?”

    马慧敏一听赵慎三一番话说的汤水不漏,还真是找不出理由接着追问了,她不再提那个话题了,笑着说道:“我明白郑市长不在,是刚才去跟高市长汇报了点工作,出来早了想着下来看看你适应不适应,另外你这次被郑市长要走的急,我也没有给你摆送行宴,现在也差不多到了下班时间了,要不然你跟我一起走吧,咱们今晚聚聚。”

    赵慎三现在一点都不想跟这个女人多纠缠,赶紧笑着说道:“谢谢马主任还记得我,不过您看郑市长安排下一摊子活,我今晚加班也得弄出来呀,今晚肯定是要熬夜了,等您哪天闲了我一定去叨扰您的。呵呵!”

    马慧敏站起来说道:“既然你不方便那我走了,对了小赵,你听没听说郑市长是卢省长的干女儿啊?我听一个省城的亲戚说卢省长在省医做阑尾炎手术,郑市长以女儿的身份日夜伺候,看来还真是缘分不浅啊!高市长刚才还感叹呢,卢省长自己没孩子,这下可算是两全其美了!”

    赵慎三听的一个激灵,虽然说这件事他知道一点,但是马慧敏用这种语气说了出来,可不是什么好的预兆,看着她满脸探究的表情等着他回答,他差一点要冲口而出询问高明亮怎么也知道了?

    可他马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沉默了一下才苦笑着说道:“马主任,要不怎么说不一个层次呢?您跟郑市长差不多的职务,而且跟高市长也能随便聊,自然知道多一些隐情,像我们这些小秘书,只有听吆喝的份儿,您说的事情我倒是一丁点儿都不知道呢!”

    马慧敏过来找赵慎三是想从他嘴里套出来一点有关于郑焰红的东西,谁料想他居然那么防范严密,不由得悻悻的站起来说道:“算了,既然请不到你这个大忙人,那我先走了,那天等你有空了再说吧。”

    赵慎三赶紧千恩万谢了一番,恭恭敬敬的把她送到电梯口才回来,一进屋关了门,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必须得郑焰红知道,赶紧拨通了她的电话:“郑市长,您方便接电话吗?”

    听着郑焰红处的地方好像很吵,但很快安静了,可能是她找了一个僻静地方:“说吧小赵什么事?”

    “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是今天我怕廖远方留在机关说错什么话,打发他下基层去看看希望工程的进度,可是他下去之后又有些不检点,我怕给您留下什么不好的影响,给竹阳基层领导打电话让按规定接待,明天也不敢让他下去了。

    不过,他说竹阳工程没有按规格来,刚好马慧敏主任去给高市长汇报工作顺便过来咱们这里,这话被她听去了,她好像很关注,虽然询问廖远方被我打断了,但没准回去她私下还会问。

    另外,好像她知道了您在省城是照顾卢博省长,连您跟卢省长的关系也很清楚,还说高市长也很感慨卢省长能有您这么一位女儿的。”赵慎三明明句句话都是提醒,但偏偏用公事公办的口吻,毫无个人感情的色彩、念稿子一般说了出来。

    郑焰红听得很认真,一直没说话,等他说完了,她沉吟了一下笑了说道:“小赵,你做得很好。这样吧,不是大家都好吗?明天你让小廖来省城,说我需要他帮我照看卢博省长,另外也别让小严天天在政府院里装样子了,一起过来算了!哼,所有马慧敏之流想要的消息,统统让廖远方这个小广播传给她们!他走了,你留下也好随机应变。”

    赵慎三吃了一惊,刚刚那种把事情说明让主子自己去判断处理的冷静也没有了,失口问道:“这怎么行,这不是授人以柄吗?呃……当然,您这么安排一定有道理的。”

    郑焰红笑了说道:“小赵,我让你到我跟前之前还很有顾虑,害怕你跳不出以前的模式,工作缩手缩脚的,但现在看来你完全是超出了我的预期啊!很好很好,这也不枉咱们俩都伤筋动骨一场了!你不用为我担心,没事的,你让廖远方来吧,他们不是想用我跟爸爸的关系做绯色章吗?哼哼,来了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挂了电话,赵慎三也很有些一头雾水的意思,但是他也不会猪头到追问郑焰红做了哪些防范措施,直接给廖远方打电话说道:“廖科长,看来还是您是老板的左右手啊!这不,老板刚打电话让您明天一早赶到省医,帮她照看卢省长,明天早你早点过来,我让小严送你过去吧。”

    廖远方生平第一大乐意做的事情是八卦,猛听到老板居然连照顾省领导这样隐秘的事情都让他亲自参与,还派专车送他,简直乐的骨头都轻了,一叠声的连连答应着,赵慎三挂了电话。

    但是郑焰红为什么会一开始谨小慎微的不愿意让人知道,现在却又大大方方的公开这个秘密呢?赵慎三百思不得其解,可他也不想去琢磨了,因为他明白这种事情该他知道的时候自然知道了,现在去琢磨岂不成了廖远方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