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129回娘家的隐秘
    郑伯年也是老资历了,而且他能做组织部长多年,自然跟省委书记关系匪浅,这一次如果不是实在年龄快到了,李彬依旧不舍得放他去政协养老的。

    “李书记,这您不知道了吧?我跟博同志啊,可不是一般的关系,我们是干亲家呢!这不是我这个侄女吗,您可能有印象的,我次因为她还在您面前哭过一鼻子呢!没想到这不省心的孩子却投了博同志的缘分,他郑重其事的通过我出面,认了我们家丫头做女儿了。这不,人家一生病,我家的女儿女婿可都成他的了!呵呵呵!”郑伯年笑着说道。

    郑伯年这一番话说的可谓是光明正大之极,来的领导们一看到郑焰红夫妇都在,卢博同志的情况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他爱人一直不在身边也没个孩子,算是认个干女儿聊慰心愿也在情理之,大家自然是很快都接受了这个事实,连李彬书记都很感慨的说道:“是啊,博,现在你有了女儿我才敢说你几句,年轻时一门心思往前冲搞工作,觉得有没有孩子都无所谓,可是一过四十五岁明白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呢!你忙碌了一天回到家,连一个叫你爸爸的人都没有,还是不行的哦!现在多好,人家伯年同志兄弟两三个才养大了这么一个女儿,却被你捡了便宜,不错不错!这样一来,我也放心多了嘛!要不然,你隐瞒病情不告诉省委我还是很不高兴的,今天过来是要批评你滴,但看在你女儿的份,放过你吧!哈哈哈!”

    卢博感动的坐了起来,用没有扎针的手握住了李彬伸过来的手说道:“谢谢您亲自过来看我。其实我的事情的确应该向组织汇报的,只是一来没想到病情这么严重,二来我认红红的事情也觉得够不郑重其事的汇报,现在您亲自看到了倒也省事,这可算是我的家庭成员呈报给组织了啊!德江同志,您说呢?呵呵。”

    大家都是一番恭喜,热闹了一阵子也都走了。

    这样一来,不单是郑焰红成为卢博干女儿的事情变得正大光明,经过了李书记的一番肯定,谁要是再想拿这件事做章的话,那可简直是不通情理的混蛋了。

    再说廖远方兴兴头头来了省里之后,这个糊涂蛋眼看着郑市长两口子都在照顾卢省长,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却依旧按照某些人的教导发回去了一个信息:“您的怀疑是对的,郑果真跟卢父女相称,状态十分亲密。”

    当收到对方回复:“十分亲密具体如何?有无实例说明?万望细心观察,随时保持联络。”

    廖远方去了不久,郑焰红打发小严送范前进回云都班,说她一个人请假行了,都耽误了不行,另外孩子晚只交给双双也不行的。

    范前进走了之后,郑焰红留下廖远方在外间跟贺鹏飞一起以备跑腿。午吃完饭之后,卢博习惯午睡一会儿,郑焰红照例在病床前的小床歪着陪护,廖远方一看如获至宝,马溜到走廊里发信息:“两人果真同住一室,我跟秘书都在外间,客厅跟病房有房门阻隔,关是独立的两间。”

    对方回复:“小廖,你是好样的,回来再说!”

    廖远方美的屁颠屁颠的回到病房,贺鹏飞问道:“廖科,你是不是也有病啊?”

    廖远方一怔说道:“什么?我有什么病?”

    “气管炎吧?怎么你午来了到现在还不到一天,不停地躲来躲去的发短信啊?是不是老婆不停地查岗啊?”贺鹏飞笑着说道。

    其实贺鹏飞是看到郑焰红居然用了廖远方这样无厘头的一个秘书心里十分稀,午半天的相处发现这个人跟珍稀动物一般罕见,居然还不太熟悉呢开始跟他八卦云都市高层领导们私生活的趣味轶事,尺度之大让贺鹏飞每每瞠目结舌,好几次都不敢听下去了故意打断他。

    刚刚看他神神秘秘的跑出去了,他多了一个心眼,探头出去看廖远方到底干嘛了,当看到对方正在走廊一侧发短信,而且神态之鬼祟让人生疑的时候,他心里不由的替郑焰红捏了把汗,心说大小姐也真是太过不长眼了,这样的“克格勃”一样的人物,怎么能留在身边呢?他之所以问了这么一句,也是想看看廖远方到底作何反应,其实也没有完全料定对方做的事情对郑焰红有害。

    谁知听到贺鹏飞一问,廖远方的脸“唰”的红了,赶紧遮掩的尖声说道:“我没有啊没有啊?哪有不停地发短信?也午到了的时候给我办公室的另一个秘书小赵发信息说我到了,之后没发啊!贺处您一直跟我在一起,可要替我作证我没发短信啊!”

    贺鹏飞脸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他用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廖远方,似讥讽又似审问般的一字字说道:“是吗?没发吗?”

    廖远方紧张的冲虚掩的里外屋房门看了看,然后猛然女人般的贴近贺鹏飞,把脸一直往他脸贴,吓得贺鹏飞一直往后躲,嘴里说道:“廖科你这是要干嘛?”

    “哎呀,贺处,人家不过是想跟你说句知心话嘛!你过来我告诉你。”廖远方的伪娘状态一拿出来,把贺鹏飞弄得跟赵慎三一样一身鸡皮疙瘩,又不好落荒而逃,只好哀叹着让他把下巴搁在了肩膀,然后在他耳边响尾蛇一般“嘶嘶……”的低声说道:“贺处啊,我告诉您,我果真是给一个女人发短信,不过那个女人可不是我老婆……哎呀,您讨厌啦,现如今的人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女人多正常啦,您看卢省长跟我们老板还不是?啊……嘻嘻嘻……不过,人家发信息的事情可不能告诉老板哦,要不然她误以为人家是出卖她的话,那可麻烦了呢!拜托了好不好?”

    廖远方这一番酷似港台电视剧的话说完,贺鹏飞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出去,但是做省领导秘书这么久了,该有的修养跟素质他还是都不缺的,明白在工作是什么样的极品都能遇到的,你可以讨厌,但绝不可以得罪。

    “行行行,廖科你放心,我这人最不喜欢说闲话,所以你的事情我不会对谁说的。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咱们俩的老板可是清清白白的父女关系,你刚刚说起来时的语气让我很不舒服,这样的话在我面前说我已经很生气了,如果说出去恐怕会给你带来大麻烦的,我希望你以后一定要注意点措辞!”贺鹏飞强压住心头的不快,但依旧义正辞严的点了廖远方几句。

    廖远方的脸更红了,他可能意识到自己犯了忌讳,赶紧一叠声的解释起来。贺鹏飞却假借看书不再搭理他了,他一个人讪讪的坐在那里玩手机。

    卢博醒来之后,郑焰红走出来看到他百无聊赖的样子,淡淡的说到:“小廖,我看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了,有我跟贺处足够了,你现在回云都去吧。”

    “啊?可我都没派用场呢……郑市长,留下我吧,我啥都可以干的。”廖远方急忙说道。

    郑焰红不容置疑般的说道:“走吧。”

    廖远方走了之后,贺鹏飞再也忍不住了,低声对郑焰红说道:“大小姐,这是您的秘书?我想一定是前任留下的吧?”

    郑焰红神秘的笑了笑说道:“不是,但是是政府办给我配的,极品吧?”

    “啊?合着您知道这人是个人才啊?简直太极品了!如果您再留他住一天的话,我都能为整个云都官场的领导们写一本长篇小说了!”贺鹏飞看郑焰红的样子明白她并不是毫无防范,这才毫无顾忌的说道。

    “哈哈哈!贺处啊,如果你写的这本书畅销了可要给我分成的哦!要不然,我可告你侵犯我的版权!”郑焰红开心的脆生生笑起来。

    笑声惊动了卢博,他在里屋有些着急般的叫道:“红红,你跟鹏飞说什么呢?为什么不让我听听?欺负我不能下床是不是?”

    郑焰红吐了吐舌头说道:“得,贺处,这下子可又多了一个分钱的了!你可要好好写啊!”

    两人都进了屋,卢博说道:“什么钱?也有我的份么?我说丫头,你可不能欺负人家鹏飞啊!”

    贺鹏飞已经看出来了郑焰红让廖远方过来必有用意,而且看她调侃的样子,更是一副不怕卢博知道的样子,凑趣的笑道:“不是的老板,是您家大小姐的这个秘书实在太好玩了,简直是一部云都官员私密事情的活字典呀,这一午,我对所有云都官员的私生活都有了一个很具体的概念,刚才跟大小姐说,让他再留一两天的话,我可以写一部长篇小说了!您家大小姐吵吵着让我给您和她分稿费呢!”

    卢博笑着的脸却沉了下来,看着郑焰红不满的问道:“红红,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想你一定不会连鹏飞这么说是对你严肃的提醒都听不出来吧?为什么还留着他在身边?”

    郑焰红微笑着说道:“老爹,您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敏锐啊?让人家连卖关子的机会都没有了呢!唉!其实……次我被纪委调查的事情看似过去了,而且我的副市长也解决了,可是我的竞争对手马慧敏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她没有一天不在试图把我赶走取而代之!

    在我成为副市长之后,她从云都市凤泉县调到了云都市教委接替了我的工作,从一接手教委的工作,开始搜集我在任时的错误,间还曾经派人出面用合成的照片勒索我一次,但被我处理掉了。

    前段时间,这个女人联合一个企业的有些涉黑的人物,两人一起正在紧锣密鼓的设置第二个陷阱等着我。这一次……哼哼,我刚来,我的人告诉我马慧敏嗅出了味道,对我们的父女关系很感兴趣,还联合了高明亮市长一起‘讨论’了一次,我想既然爸爸您已经早做好了一切防范,现在有了李书记跟办公厅领导们的认可,咱们的父女关系可以说是光明正大之极!

    可她姓马的不是想知道吗?那好啊,我故意让这个小广播廖远方过来,把她想要的情况汇报给她,让她善加利用加速阴谋的发动啊,哼!是脓疱要赶紧挤出来,我这是故意让她觉得有足够的筹码可以出手了,也省得总是她们在暗处我在明处,天天提防的累死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