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133回美女搭起登天梯
    当天晚,其实也已经第二天凌晨了,赵慎三领着小柔走进了豪华的单人房间,因为病着再加在浴室已经劳动过了,抱着娇小的小柔睡下之后也没再次折腾她,小女孩初经人事一次已经不堪其苦了,看他不要自然也猫一般在他怀里睡着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他条件反射般的醒了,看女孩子依旧睡得香甜也没叫醒她,自己匆忙穿戴好了走了出去,也不去喊别人了,自己到大厅去拿着卡问了问卡里有多少钱,谁知道前台收银员却告诉他,他拿的卡是酒店的至尊vip卡,不计金额,只要来,所有的费用全部免掉。

    这个结果又把赵慎三吓了一跳,老天,这不是是说,只要花都不关门,他是永远可以免费在这里奢侈的人了吗?吴克俭给了他这张卡,那人情可大了去了啊!

    一瞬间,他掏出手机想拨通吴克俭的电话,赶紧把这张含金量无可估量的卡还回去,可是又一想还了卡岂不是表示他不愿意帮这个忙了吗?看吴克俭的样子,昨晚来的几个人一定都有同样的卡,那么不要的话岂不是太过假道学?

    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些人反正能量极大,这种卡也不会是他们自己掏腰包买的,拿拿了吧,也省得一个人没情没绪的去住李小璐住过的出租屋。

    赵慎三出了门,雪已经停了,但地面却厚厚的一层,天地间一片洁白,给人一种虚幻的干净。他想着自己昨晚才把一个完全没可能成为他妻子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不禁讥讽的想这样肮脏的世界居然还能伪装成这样的洁白,如果真有老天爷的话,会不会后悔给人间降下这样的白雪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到了班,他按部班的做好了各项准备,郑焰红一走进办公室,他赶紧提醒道:“九点钟有个化系统的会议需要您参加,您的讲话稿在这里。十点半会议结束,十一点高市长要听您汇报关于举办正月十五化节的具体安排,汇报材料我放您桌子了,请您现在看一下,如果有些数据需要改的话,我马改。”

    郑焰红随手把讲话稿接过去放在桌子,却不满的看着赵慎三问道:“小赵,你既然想跟你前妻复婚,干嘛要答应双双跟她试着交往?现在她都跟你开始恋爱了你又跟你前妻扯不断的,这样子脚踩两只船很不好嘛!”

    赵慎三脑子“轰”的一声,不由得辩解道:“郑市长,我跟我前妻自离婚后从来没有再一起的,怎么会说扯不断呢?是不是双双告诉您的?她可能对我误会了,我生病她都不理我了。”

    “哼!你以为只有你自己最聪明啊?你前天晚丢下双双回你前妻那里,还把门敲的整栋楼都知道了,并且在家里留宿了,昨天自然有人告诉双双的,那妮子伤心欲绝的,昨夜在我跟前哭了半夜,闹得我头疼死了,你说我这个媒人做的窝囊不窝囊?”郑焰红可能真是十分生气,冷着脸指责道。

    赵慎三这才明白双双昨天为什么那么反常了,更加明白教委那些人传起闲话来的劲头,那端的是无生有,小生大,虱子都能说成狮子的,赶紧叫苦不迭的说道:“唉唉!那天晚刘玉红告诉我家里出事了,我心疼女儿赶紧跑去了,所以才那么着急的打门的,进去了发现她们母女俩的确十分艰难,好多东西都坏掉了,我也留下帮着修了修。不到11点走了,但是怕双双已经睡了没去她那里,一个人回住处去了。谁知道突然那么想你……呃……谁知道在阳台看了一会子下雪以后睡了,然后感冒发烧了,哪里会是留在刘玉红哪里了呢?郑市长,我赵慎三是那种脚踩两只船的人吗?我敢对天发誓,如果我又跟前妻苟合了,出门被车撞死!”

    郑焰红明明听到赵慎三刚才脱口而出是因为太想她才看雪的,心里不知怎么的一阵高兴,听他说得信誓旦旦的也释然的说道:“行了行了,大早的发什么誓呢,血胡林拉的恶心人!没有算了,等会儿你在我开会的时候打电话哄哄这丫头,别让她太难过了。小赵,如果你觉得跟双双有可能成的话跟她谈,没可能的话可不用因为是我介绍的勉强,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如果你觉得委屈了,那对双双也是一样的不公平。”

    赵慎三想起昨晚自己的荒唐,有些羞愧的说道:“哪里委屈我了?人家双双是个好女孩,我只是让她误会了,也是我处理不当太粗暴了,等会儿我会跟她解释的,对不起让您又跟着生气了。”

    郑焰红摆摆手示意不再提这件事了,开始坐下来看汇报材料了,有些她觉得不合适的数字自己提起笔修改了,也开会去了。

    她进了会场端坐在主席台,赵慎三有了一个小小的闲暇,他坐在给领导们准备的小休息室里,想了想双双听到教委那些人添油加醋过的闲话,一定是难过得不得了,那样昨天听到他病了还赶去看他,那一番痴心也的确是十分感动,他走到会议心的外面,一个人站在那里给双双打电话。

    双双的声音有些沙哑,对待双双,赵慎三总是很聪明,更是很明白怎么劝说这丫头,很委屈的故意用浓重的鼻音说道:“小丫头,你可真够狠心的,我病得这么厉害,你把我丢在医院走了,难道不要我了吗?”

    双双很懊恼的说道:“是你不要我的,怎么倒打一耙?你病了干嘛不让玉红姐照顾你?找我干什么?”

    赵慎三叹口气说道:“唉!双双,教委那些人都是些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他们为了打击我故意编造一些谎言来骗你的你也信?我告诉你,那天晚我的确去刘玉红那里了,不过是因为她说我女儿病了我着急才没有给你解释,而且我去了一会儿出来了,怕惊动你睡不成觉才回我自己那里了,一个人睡冷被窝冻得发烧,可你却连照看我都不肯,唉……可怜啊!”

    双双好像呆住了,好久才试探的问道:“……那么……你没有留在玉红姐那里过夜?”

    “哼!双双,我跟你都在一起了你还是这么不信任我,真让我伤心!这样吧,你给小严打个电话问问,看他接我去看病的时候我在哪里?是不是在我的住处接我去的医院!”赵慎三故意很生气的说道。

    双双一下子从痛苦解脱了,又马愧疚起来:“哎呀三哥,我也是听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对不起啦,我不该怀疑你的,对了,你的病怎么样了?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看你吧?”

    “算了吧,我班了,现在郑市长正在开会,我溜出来给你打电话的,午下班了我还去打针,要是你还怀疑我的话继续别理我。”赵慎三知道哄住了双双,拿腔作调的说道。

    双双开心的说午过去陪他打针,还说等下早点溜出去给赵慎三做好饭带着呀,他也爽快的答应了挂了电话。

    郑焰红开完会,马不停蹄的又回到市政府,直接去了高明亮的办公室,一时间汇报完了工作,也接近下班时间了。

    回到办公室,赵慎三正在整理着午用过的件,郑焰红却突然说道:“吴秘书想下去锻炼了,高市长征求我意见,问把他放到哪里去合适,真是怪,问我做什么?”

    赵慎三迟疑了一下,想起吴克俭的托付,顺势说道:“我知道吴处长想去哪里。”

    郑焰红很有些意外地看着他问道:“哦?”

    “他想去顺风区接区长,而且王正山书记也有心要他过去,只是现在林书记态度不明朗,所以吴处长很是担心不能达成这个心愿。”赵慎三说道。

    郑焰红明白赵慎三这么说一定有他的根据,顺口说道:“林书记应该不会对这个位置感兴趣的,吴秘既然想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赵慎三暗暗逼自己乍起胆子说道:“要不然,郑市长有机会的话,在林书记面前推荐他一下吧。”

    郑焰红眯起她的大眼睛盯着赵慎三说道:“小赵,连吴秘都把木钟敲到你这里了吗?你的社交能力真可以啊!”

    赵慎三低眉顺眼的说道:“是的,他们请我吃饭还一起玩了,吴处说他跟您关系也不错,只是正因为关系不错才不好意思麻烦你,如果你当面拒绝了他,你们的友谊也破坏掉了。我想着这也是对咱们有利无害的事情,如果吴处真的下去做了区长,咱们在市心的工作岂不是好开展了?而且有他在下面,咱们岂不是更多了一个有力的支撑点?”

    郑焰红想了想笑了,但却没有说帮忙跟不帮忙,摆手让赵慎三出去了,等了一会儿,她叫赵慎三安排车她要下班了。

    赵慎三午又去医院打了点滴,双双果真笑颜如花的带着饭菜过来,温柔细致的伺候他打完了针,这才各自班去了。

    下午半天,郑焰红也没在提起吴克俭的事情,赵慎三想来也不会那么快,也按部班的工作着,没想到第二天一班,郑焰红说到:“你可以去跟吴秘请功了,说他拜托你的事情你跟我说了,我也已经跟林书记说过了,林书记答应只要组织部提名来,他帮忙去省里协调的,让他该怎么谢你谢吧。”

    赵慎三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办成了,一瞬间甚至表现的有些傻,郑焰红却让他出去了,他反应过来之后开始很是激动,坐下来冷静了片刻才给吴克俭发了个短信:“吴处,您之托付幸不辱命,事已办妥,林老板答应接到组织部提名即到省协调。”

    很快的回复过来:“老弟,大恩不言谢,一切尽在不言!”

    午,吴克俭却给郑焰红打了个电话,说他收到一套国际品牌的化妆品想送给她使用,郑焰红二话不说答应了,这件事算是通过赵慎三圆满的完成了。

    年关越来越近,赵慎三跟随郑焰红一起到了省城,一连跑了好几个对口领导的单位,该送的礼节都送过了,郑焰红又要去看卢博,让他自己去市里逛逛。

    赵慎三正在商场里晃悠着买东西,给二老、双双、刘玉红和女儿都买了些礼物,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把一个精致的水晶吊坠买下来送给郑焰红,却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声叫道:“这不是赵科长吗?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闲逛?”

    赵慎三一回头,却看到一张熟悉的陌生面孔,那是一个健康的美女,浑身透着新潮女孩子的气息,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出色的一个人怎么会想不起来在哪里认识过?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仿佛你明明打开门是你自己的家,却一下子发现找不到钥匙了一样。

    “……你是?呃……你也逛街呀?”毕竟人家一个美女认出了他,他却认不出人家,这的确是很失礼的一件事情,所以赵慎三很含糊的说道。

    “哈哈哈,你是不是不认识我了啊?我不是那天晚跟朱大哥一起的刘云吗?”那美女爽快的很,自己说明了身份。

    赵慎三一下子惊讶了,因为那天晚见到的刘云在灯光下浓妆艳抹的像个妖精,此刻却青春明净,看起来丝毫没有风月女子的那种轻佻放浪之态,简直是跟那天晚判若两人。

    “哦……你可真是,跟那天太不一样了!”赵慎三还是决定说明了好。

    刘云更加豪爽的笑着说道:“呵呵,是啊,好多人都说我很矛盾的,其实我也知道我自己晚是个美女蛇,但白天,我总还是希望自己是个天使的。怎么,赵主任不会因为我是刘云鄙夷了我,不屑跟我说话吧?”

    “怎么会怎么会!刘小姐太敏感了。”赵慎三连忙解释道。

    刘云却生一副自来熟的脾气,立刻说道:“马要午了,一起到商场六楼吃饭去吧?反正我看你也是一个人。”

    赵慎三其实并不想跟这个类似于古时候“拉皮条”一样的女人来往,虽然她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但世故跟精明却早写满了她的眼底眉梢,她的确在阳光下是明朗洁净的,如同一朵从没有被世俗沾染过的白莲花一样艳丽明媚,但是只有赵慎三知道,她的艳丽却早被“利欲”的毒汁浸泡过了,随着阳光的热度,正在散发着幽幽的毒雾,把尹柔那样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们一个个变成迎风飘摇的罂粟,美丽却致命。

    可面对着她信任的目光,他依旧没狠下心拒绝,两人一起了商场的六楼,这里的确是布满了一个个各种各样的小吃店,两人进了一家名为“汉拿山”的韩国料理店,坐下来点了饭菜吃了起来。

    赵慎三始终对这个谜一样的女子充满了好,趁着吃饭的熟悉劲头,冒失的问道:“刘小姐,你带着小师妹们跟朱大哥出来玩,他给你们报酬吗?”

    刘云抬起头,用大的赵薇般的大眼睛看着赵慎三,一直看了好久才笑了说道:“赵科,你是不是把我当成老bao子了?”

    赵慎三没想到这女孩子这么坦白,倒先不好意思起来:“哪里哪里,我也只是好,不要是不想回答算了!”

    刘云的神情却突然间黯淡了下来说道:“赵科,其实朱大哥根本没有跟我睡过觉,而且,我带着些小姑娘们出来玩,都是她们自己求着我带的,我一个也没勉强过她们!”

    赵慎三大吃一惊:“啊?你跟朱大哥不是情人关系?那他……”

    “我不怕你笑话,告诉你实话吧!”刘云的确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硬朗女子,爽快的说道:“当初我从农村考进这所学校,我父母根本不愿意供我,我说我半工半读不要家里一分钱。结果到了学校我在同学介绍下去一家酒吧当公主,第一天晚遭到客人调戏,正好朱大哥在那里玩救了我。我已经穷怕了,看得出朱大哥是一个很义气的男人,我主动跟他说我愿意跟他,只要他供我大学我跟他!”

    赵慎三同情的看着这个女孩子,她接着说道:“朱大哥叹息着说他理解我的意思,而且从我眼睛里他看到了少年时候他自己野心勃勃般的目光,告诉我他可以供我,但绝不要我。这样他一直供我吃喝穿戴,还帮我买了房子介绍了工作,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后顾之忧。我的同学们看到我的变化,都明白我靠了大款,这几个女孩子都是较出尖的,也都是很要强的,都愿意我做她们的大姐,还一再央求我帮她们介绍有潜力的男人,为日后的生计留一条后路,我跟朱大哥说了一下,他马笑了,说这不难,只要我能保证这些女孩子的确是自己心甘情愿走这条捷径的,人,他帮我安排,弄好了还能达到双赢的,所以也有了那天晚你看到的样子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