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140回林夫人之谜
    赵慎三呆呆的看着这两个原本可能是仇人的人瞬间变成了他还要亲近的世交,此时才发出一声惊叫:“老天爷,原来你们俩居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啊?”

    朱长山其实认下了郑焰红,也如同经历了羽化之痛之后,破茧成蝶一般轻松,他豪爽的大笑着推开了郑焰红,带着泪冲赵慎三笑道:“哈哈哈,是啊兄弟,你不知道吧?这丫头出生后我抱过她呢!基本我可是她的保姆来的!”

    郑焰红似喜似悲的坐了下来,摘掉了头顶的帽子,感慨万分的说道:“嗯,小赵,你现在明白为什么你一再的提醒我要提防朱长山我总是不予理睬了吧?那是我早预感到他不会真正下狠心整我的,第一次见他,虽然他面貌改变了太多太多,但是看我的眼神我是不会弄错的,那是一个真正疼爱我的人才会有的!所以当时我虽然还没有把他跟黄向阳联想到一块儿,却已经敢把性命攸关的事情交给他去办了。()”

    其实郑焰红这一番话也有真有假,当初她的确是貌似漫不经心的把照片勒索的事情交给了朱长山去办,但当时她正在纠结与是否接受林茂人的追求,哪里有心思去印证朱长山是否是她生命的前16年最重要的保护神呢?

    再说她小时候最大的玩伴是范前进,她大十多岁的黄向阳虽然也是一个军区大院的孩子,还被她爸爸当儿子看待的,但顶多也被她定位是一个靠山、一个可以替她收拾闯祸残局的替罪羊罢了!

    而当时她也并没有知道黄向阳的离开跟她有关,她把照片交给朱长山去处理,完全是一个身处政治漩涡的女人那种与生俱来的机智与狡狯,是因为她压根猜到了照片原本是朱长山搞出来的,那么让他去处理岂不是手到擒来?至于他会不会给她带来威胁,当时她的考虑是既然他能够如此处心积虑的靠近她,足以说明有求于她,那么在愿望达成之前,她愿意静观其变。

    后来朱长山在她对他的观察期间却一直保持着神秘的关爱状态,从陪她去凤泉视察时对她的无微不至,还有对马慧敏那种漫不经心的冷落,都让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小女人虚荣感,但也没有联想到黄向阳,还以为朱长山跟高明亮和林茂人一样,都是被她美色所惑,心甘情愿为她奔走的男人罢了。

    但是随着事情一步步深入,她已经隐隐发现这个男人对她的关注度早超出了一个仰慕者正常的范围,有两三次,她都会在顺风商城路口等待林茂人的时候敏锐的觉察到朱长山的存在,那么这个男人毫无疑问在盯她的梢!这可不对头了!

    因为她经历了这几年的婚外情之后,对男人那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臭德行了解的十分透彻,明白但凡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无论得到得不到,那醋意却是一毫都不会少的,她也曾经用这种特性巧妙地让林茂人跟高明亮面和心不合,最终彻底摆脱了高明亮,所以朱长山对她如果是出于喜爱,在觉察到林茂人跟她的亲密关系之后,应该对她死心了才是,毕竟以他的财力物力以及能力,追逐寻常的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以朱长山的本性,也是绝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跟市委书记争夺的,但是朱长山依旧对她紧追不舍,这种追更不是男女之间的追求,完全已经是一种政治的威胁了!

    说老实话,朱长山设计的计策郑焰红完全没有悟透,她仅仅是靠皮毛的线索觉察到了有这么一个威胁存在罢了,也更加没有把马慧敏对她的正面挑战领悟到是一种迷惑她注意力的表象,更加丝毫没有意识到朱长山已经一步步成功的把她拉近了一个巨大的、危险十足的政治漩涡心,只要他发动最后的一波龙卷风,那个漩涡会毫不留情的把她卷进去,让她尸骨无存……如果她能够有这样厉害的观察力跟领悟力的话,那她郑焰红可跟朱长山一样成了妖精了。

    但是别忘了她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很聪慧的女人,对于危险地觉察能力也不用太多,能感受到足够了!当她一步步发现朱长山越来越深入她的生活,而且对她的态度始终处于一种“害”跟“爱”的摇摆状态的时候,她因为诧异开始了印证,最后终于把两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印证在了一起,这才回了一趟娘家差不多搞清楚了,但在她依旧拿不准的情况下翻箱倒柜的找出了16岁时那套衣服带回了云都,今晚终于在朱长山又一次耐不住性子约她吃饭的时候,她决定要摊开来赌一把了。

    赵慎三进来的晚并没有发现,郑焰红其实从一进门,已经用一种“我早知道了”的笃定给了朱长山绝大的一击,让他先入为主的以为她已经洞悉了他的所有计划——

    郑焰红穿着那身黄向阳买给她的衣服,款款的推开了门的时候,朱长山正笃定的坐在那里等候猎物钩,可是那门开了之后,从半开的门缝里钻进来一个他无熟悉的小脑袋,那脑袋歪歪的戴着一顶小红帽,一张红里透白的小脸掩映在蓬蓬松松的头发间,然后冲着他挤了挤眼,吐了吐舌头,马变化出一副很委屈、很无辜的样子撒娇的柔柔说道:“向阳哥,人家不管啦……人家今天把赵小丽的花裙子剪烂了,她妈妈追着我不依,你看怎么办啊?”

    朱长山已经呆掉了!这一幕在十五年前是经常会出现的,这妮子总是惹了祸之后不敢回家,偷偷跑到他营房里找他善后,这一幕太过印象深刻,居然让他瞬间失去了多年修炼出来的沉着冷静,脑子也瞬间失却了十五年的记忆,时光好似瞬间返回了十五年前---那个妮子并没有逃走,而是穿着他买的新衣服又去学校闯祸了,而他这个从她出生疼她如命的大哥哥也罢,守护神也罢,必须再次出面替她扫平麻烦了。

    “红艳?你又干嘛了?是不是人家裙子你的漂亮你看不惯了?”他慢慢的站了起来,不知不觉已经恢复了黄向阳的身份,那脸也瞬间挂满了责备带着宠溺的表情一步步走近郑焰红,一伸手捏住了她的小鼻子,轻轻的拧了拧。

    “哼,谁让她说我的裤子不好看的?我剪了她的裙子,省的她显摆!”郑焰红彻底从门外跳了进来,神气十足的仰着脸,一副被宠坏的摸样。

    郑焰红的样子无疑更加让被时光倒流的震撼击了的朱长山迷惑不已了,他很有些茫然的坐倒在椅子,看着这个可爱又可恨的丫头跳到了窗户边,不管冬天的寒冷打开了窗户,然后发生了赵慎三看到的那一幕了……

    赵慎三的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虽然他早怀疑朱长山把他当成兄弟是想利用他,但现在明明白白听到了这一切,更加对他曾经重视到无线高度的“兄弟之情”产生了一种滑稽感,什么“一个头磕下去可以两肋插刀?”什么“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说白了还不是互相利用?如果他不是郑焰红的秘书,像朱长山那样的人物,怎么能折节下士,把他一个小人物当成新兄弟的呢?

    他看着屋里的两个人又哭又笑的重逢场面,心里又酸又涩很不是滋味,但是这种情形还能怎么样?埋怨朱长山对他的利用吗?还是埋怨郑焰红早发现了不对头却不对他讲?无疑这两个选择都是十分愚蠢的!因为朱长山那么神通广大的一个人物,除非他能下定决心跟朱长山一刀两断,否则的话还不是利用了便利用了?说破了除了产生隔阂,还能有什么用处呢?埋怨郑焰红更不理智了,原本人家是你的司、老板、主子,有什么**还需要告诉你一个秘书知道吗?算人家跟你私人交情也不错,这是多关系重大的隐情啊,怎么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你呢?

    所以,赵慎三很快苦笑着说道:“朱局,嘿嘿,看来我才是最傻最傻的一个人了!居然先被你利用接近了郑市长,然后又被你利用认识了郭晓鹏,最后更猪头的帮你带来了马慧敏主任,让你的计划越来越接近完美啊!如果不是你今天自己说破了,还不知道我会因为对你的无条件信任再做出多少傻事来呢!”

    郑焰红瞪了他一眼说道:“是啊,亏你还从一开始把他吹得神乎其神的,简直都成了教父一类的人物了,却原来被人家利用了还替人家做宣传,真是傻到家了!”

    朱长山拍了拍赵慎三的肩膀说道:“小赵,别难受,其实你也别埋怨大哥利用你,你反过来想想,如果我不喜欢你的话怎么会把你当兄弟呢?你们教委当时我要是想利用,方永泰之流的多少能利用的人啊?为什么要把你带进我的圈子里呢?你进来之后也没有白进来吧?现在你跟德子搞的生意如果没有我在局里帮你们罩着,恐怕也不能没人查你们吧?”

    赵慎三的脸猛地红了,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跟王德的生意朱长山是不知道的,现在被点破了才赶紧说道:“呃……大哥,其实我跟德哥早想告诉您来着,只是德哥怕……”

    “怕我不让你们弄对不对?哼!其实你想想,哪一个矿办理下井工人手续,不需要我这里签字盖章啊?你们那些小把戏能瞒得过我?只是我不愿意搭理你们罢了!”朱长山一晒说道。

    郑焰红听他们俩说起了什么生意,也从感情挣脱了出来,很诧异地问道:“什么生意?小赵居然还会做生意?赚钱吗?”

    “哦,是我还在教委的时候不是跟马主任合不来吗?工作不顺心跟一个朋友搞了个培训班,生意倒也不错,嘻嘻。”赵慎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

    朱长山说道:“他们其实依仗我是安监局局长,才敢钻政策的空子的,这是个无本万利的生意,当然赚钱的紧了!不过小赵,这种事情不能长做,我劝你还是赶紧见好收吧,算是不想收手,你也不要做那个法人代表了,如果一旦出了问题,你可是第一责任人了,如果不是你,德子跟了我好多年了,我也不能告诉你这个奥秘!”

    赵慎三一怔,这才明白当时为什么王德让他当法人的时候显得那么愧疚跟犹豫,要不是徐朝栋再三撺措,王德都不想让他参与的,当时他还以为王德不想把这么好的事情跟他分担,现在才知道王德是有所忌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