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141回那串水晶链
    不知道为什么,长大之后的日子仿佛小时候快了好多,这是赵慎三早晨醒来,看到墙的日历被他撕掉一张之后露出了大大的“腊月二十三”几个字的时候最大的感慨!

    他不知道昨天晚郑焰红去了哪里,只知道他把车开到门口等了好久,郑焰红却冲出来坐了一辆出租车走掉了,连声招呼都没有给他打,正当他在迷惘的时候,朱长山却又沉着脸走了出来,紧紧跟他说了句:“你回去吧,我也走了!”也走了,他只好自己开车回了家,心里不停的为朱长山和郑焰红近乎离的关系变化而闷闷不乐,然后睡着了。()

    慢吞吞的起了床,虽然今天是小年,但他却没有一点要过年的喜庆劲,虽然近段时间他的生活可以说是风生水起,但是为什么一点劲头都提不起来呢?

    他一边慢吞吞的刷牙,一边在竭力让自己赶紧jin ru状态,恢复以前的活力跟冲劲,可是当他吐出满口的牙膏泡的时候,反倒发现更加没精打采了。他努力的对着镜子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赵慎三,你是好样的,你是所有爱你的人的骄傲跟依靠,你一定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可是,以往只要他精神不振用这一招并且屡试不爽的激励也丧失了作用,因为他想起了一个人,更加想起了他无论如何奋斗都无法彻底得到的那个人,现在她又多了一个他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拟的保护神,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他来做她的守护者呢?

    对着镜子,他怔怔的发着呆,无论如何都无法超越她的那种念头毒蛇的汁液一般侵蚀着他的神经,让他所有的斗志统统丧失掉了。此时他才很正式的审视自己对她的心意,也到此时才明白之前无论保证过多少次要彻底的在感情脱离她,都是自欺欺人的把戏,算是暂时的退却,也无非是笃定的认为只要他有能力给她所有的需要,她会马成为他独一无二的宝贝,这个结局,才是他所有奋斗的动力!

    镜子里,在他那张灰塌塌的脸旁边,渐渐幻化出了另外一张脸,那张脸是那么的美好啊,跟他的那张脸配合在一起,是那么的相得益彰。他刚刚想抬起手怜惜的摸去,那张美好的脸颊傍边却又弥漫出来一片黑黑的阴云,那片云那么可恶的弥漫到了两张脸之间,渐渐的变成了另外一张男人的脸。赵慎三愤恨的抬手想把那张脸扫掉,谁知她那张脸的前后左右,居然一点点的都出现了男人的头像,他终于明白,自己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了,那些人他可以驱走一个,又怎么能驱走四个呢?

    在他想让自己那张脸从镜子里退却的时候,一个突然地发现却让他瞬间振奋起来---他发现在镜子里围绕在那张美丽的脸庞周围的那几张脸里面,一张模糊衰败显得十分模糊,一张虚伪奸诈却偏偏装出一副笑模样,还有一张是阴鸷可怖毫无表情的,最后一张虽然看去一团和气,但是却分明跟那个女人的脸没有爱情的成分,这样一来,那些脸跟他赵慎三这张年轻的、朝气蓬勃的、真情洋溢的脸无法拟了,他的脸随着这较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自信,最后,那些脸渐渐的又自惭形秽般的淡化了,慢慢的又成了几团氤氲的黑雾,最后一点点消散了,镜子里,只剩下了天造地设的两张脸!

    他冲动地想:“受的苦苦,方为人人,要想彻底得到郑焰红,必须要尽快的出人头地!但是出人头地的必要付出是忍,算是在我心头悬一把利刃,我也要冲出去,我相信,只要我有足够的坚强跟决心,一定能够心愿得偿!”

    他现在不用再告诫自己了,这一番较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实力,那是虽然他不那几个人或者有丈夫的名分,或者有权或者有势,再或者有从小到大的兄妹之情,但他有的是别人没有的真爱,以及他那一腔可以百炼钢化成绕指柔的决心跟能力,更有着别人无法拟的年轻优势,那么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

    赵慎三走下楼,看到卖烧饼的小两口一大早出摊了,正在那里有说有笑的揉面烤饼,笑着打招呼道:“今天怎么出来这么早啊?”

    那男的没想到赵慎三这么体面的人居然会给他打招呼,受宠若惊般的说道:“呵呵,您班去啊?今天过小年啊,等下买烧饼的人会很多的,所以早点开始准备,您要不要?我午给您留几个?”

    赵慎三这才想到过小年是要吃烧饼跟麻糖的,云都方言把烧饼叫做“火烧儿”,他从小听妈妈给他唱“二十三儿吃火烧儿,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明白今天是要吃烧饼的,顺势买了几个,热腾腾的拎在手里班去了。

    郑焰红很意外的在赵慎三到了之后不久来了,他仔细看了她一眼,从她脸并没有看出任何的不正常,赶紧跟进她的办公室,倒茶之后把烧饼递了过去说道:“郑市长,今天过小年,午烧饼恐怕不好买,你把这几个带回去吃吧。”

    郑焰红好似刚发现一般惊愕的说道:“哦?这么快二十三了吗?这一年过的……”说完,顺手拿出来一个烧饼吃了起来,接着惊讶的问道:“怎么还热着呢?”

    赵慎三淡淡笑笑说道:“我怕你没吃早餐,进来放在暖气了,空腹先别喝茶,我给你冲杯奶。”

    郑焰红神情颇为复杂的看着他帮她冲好了奶,她默默地吃着喝着,突然说道:“小赵,你给次你拿药的医生联系下,让他再准备一个疗程的药,等下给乔处长回个电话,他会去拿的。”

    赵慎三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她说的什么医生什么药的,但猛然间醒悟了,满脸惊喜的说道:“哦?有效?”

    “嗯,李夫人今天一大早给我打电话,一个劲谢我,然后很不好意思的问我那药在哪里买的,你也没告诉我我怎么回答她啊?只好说会给乔处长打电话说明详细地址的。”郑焰红说道。

    赵慎三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心无城府的她,有心说她几句但又明知道她是领导,只好隐晦的说道:“呃……这种事情让乔处长亲自去毕竟不好,因为配药的成分有些是很……领导知道了反而不好,依我看您不如把今天的活动推一天,咱们一起跑一趟,买了您还给李夫人送家去,这样做岂不又多了一次跟她接触的机会吗?如果您把地址给了乔处长,咱们的用处可不完了吗?”

    郑焰红正在香甜的吃烧饼,猛听这话一拍桌子说道:“哎呀我这个猪头,怎么没想到呢?可我已经跟李夫人说过了啊?怎么办?”

    赵慎三看着她懊恼的样子,心里暗笑,脸却恭敬地说道:“没事的,等下我跟乔处长解释,您赶紧把工作报告看一下签字我交去,然后给冯局长说一声今天的慰问您去不了了,下午的化视频会可以让一室的秘书替您去参加,记录好了回来整理是了。”

    郑焰红自然明白了赵慎三不告诉乔远征卖药的地方是出于什么原因了,但她十分庆幸他能够如此为她打算,更觉得有他在身边多么省心,也摆手让他去安排,而她开始看那份赵慎三替她写的工作报告了。

    虽然报告的字她貌似在一行行的看着,可是她的脑子里却一片混乱,昨晚她打车走到了林茂人家门口了,却最终没有进去,而是给他发了一个短信:“对不起林书记,我老公也病了,所以我只能回去照顾他,您还是把夫人接到身边吧,省的有了不舒服没人照顾。”然后,她让司机调转车头回家去了。

    林茂人可能受了刺激,居然没有再给她打电话或者是发短信,让她一晚安安稳稳的没有受到骚扰,但是她心里却一直有一种辣椒浇过皮肤的灼疼感,丝丝拉拉的一直不好受,曾经的感情毕竟不能如同盛夏的午泼在太阳地里的一盆水一般瞬间被蒸发掉,那曾经的一点一滴的柔情也始终徘徊在她的心头。

    平心而论,对于林茂人,她投入的感情是远远高过高明亮的。高明亮那个胆小鬼,标标准准是想偷吃一番算了的,可是林茂人却从一开始透着一股独占的势头,但是人家却也不是刀切豆腐一面光的,对她也是投入了百分之百的感情的,奈何她并非自由身,更并非跟林茂人一样是非她不欢的执着,她对他的感情很大程度是出于一时一刻的感情波动,离开了也淡薄了。

    这让她昨晚曾经很认真的审视过自己一番,并且很可怕的给自己一个结论---水性杨花!

    这个结论瞬间吓了她自己一大跳!因为之前,她可从来没有把这个象征着低贱的词汇跟她扯关系的。

    她很是愧疚般的回忆着她自己的感情历程,从对赵慎三弄假成真的接受,到对高明亮的不得已屈服,最后又到跟林茂人爱恨难辨的交往,每一次的情感跟身体经历,都好似是兴之所至的一种任性,她甚至根本没有系统的考虑一下自己究竟会情归何处?

    高明亮那个男人,原本是一场噩梦,踢了也踢了,毫不可惜,现在可以忽略不计。那么赵慎三呢?他对她的意义之重大她自然是心知肚明的,现在好在也已经定位成为事业的帮手了,情感的事情两个人都把持得住,也暂时不用去考虑了。

    那么剩下来的是林茂人了。

    前几天,林茂人曾经不停地联系她,用锲而不舍的态度以及林茂玲的介入帮忙,纠缠的她答应了春节过后,冒充他的新女朋友去他家给老母亲过寿,当时林茂人给她的解释是他已经离婚了,老母牵挂不已希望早日看到他再婚,他不忍老母伤心才央她帮忙的。郑焰红当时心里是十分忐忑的,因为她在得知林茂人居然是离了婚的男人之后,居然有一种莫名的喜悦,也迷迷糊糊的答应了。

    可是昨晚朱长山的话却如同一瓢冷水,把她原本蠢蠢欲动的心灵又一次浇透了,她甚至都没敢告诉朱长山林茂人已经告诉她他离婚了,而她想即便他真的已经离了婚了,那么离婚的原因必然是朱长山所说的那样,那个女人不堪忍受他的禁锢,出逃之后争取来的自由!

    她昨夜静静地躺在黑暗里,第一次很认真的考虑着自己的感受,这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隐隐的了林茂人的毒一般,居然开始跟他一起考虑两人的未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