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144回追别人老婆的学问
    流云被赵慎三鞭辟入里的一番分析弄得目瞪口呆,越想越觉得还真是那么回事,她不禁回想起从第一次接受朱长山的资助开始,她想干脆给他做女人算了,可他却总是不肯要她,还警告她在不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坚决不能随随便便的委身于一个男人,说以后他会给她安排一个锦绣前程的。

    可是赵慎三这样的男人无论从哪方面讲,都已经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伴侣人选了啊!她今晚之所以大着胆子想委身于他,是觉得算是告诉了朱长山,那是朱老大的兄弟,他谅来也会很是高兴的。可此刻赵慎三这么一说她才明白,自己刚刚险些坏了大事!如果贸贸然的没有通过朱大哥的同意跟了赵科长,那么说不定从此会失去了朱大哥的一切照应,真的得跟赵科长单打独斗了。

    “那……那人家不是喜欢你嘛……我不信,算是咱们结了婚,我找以前的朋友帮帮忙他们能不肯?不是说……不是说男人们都喜欢勾的引别人老婆的吗?我像现在这样吊着他们不让他们得手,咱们不一样能利用他们吗?”虽然已经知道不可能了,但是总不能刚刚说完喜欢人家赵科长,现在表示认同他的观点吧?那岂不是显得她太过势利无情了?于是,流云又自作聪明的说道。

    “哈哈哈!”赵慎三听她说的幼稚,不禁大笑起来:“你呀你呀,还真是可爱!看来算是你看起来再怎么狡猾,毕竟还是年轻啊!”

    “切!我哪里说错了?男人不都说‘孩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吗?凭我的聪明,保证让他们吃不着肉还得掏腰包!”流云被赵慎三的取笑弄得脸有些挂不住了,气呼呼说道。

    “哈哈哈……”赵慎三笑得更厉害了,好一阵子才说道:“哎呀你笑死我了,流云啊,你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你明不明白男人追别人的老婆是在哪种情况下吗?你又明白别人的老婆分几种吗?”

    “不懂。”流云茫然的摇摇头,心想别人的老婆都是别人的,还有什么不同?左不过是偷情,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高深的学问不成?

    “反正今晚没什么事情,那我给你讲讲吧,也算是教你小妮子一个见识,让你有点长进,也不枉你伺候了我一次!”

    赵慎三坐正了身子,微笑着回复了来自流云的一记白眼,教授般满脸高深侃侃说道:“首先,男人喜欢别人的老婆,是因为他们都是在社会不能高调宣扬的男人,很多都是像我这样享受着职务带来的特权的男人。那么在单位、在别人面前只能夹着尾巴装低调,才能保持一个清廉公正的社会形象,否则的话,会被看成一个败类被收拾掉的!

    那么,他们长期被压抑的男人喜欢炫耀的本性以及权力能给他们带来的具体实惠在什么地方能体现出来呢?那是从别的没有权力的男人手里抢走他们的老婆,用他能给这女人而那个没权利的男人给不了的种种好处,换得那女人死心塌地的追随,这样一来,男子汉的自豪跟虚荣得到了空前的满足。

    在他骑在那女人身的时候,心里会很解气的想‘老子没有白白的夹着尾巴做人啊,老婆这东西别人都是一个,可老子可以拥有两个甚至多个!这样一来,在工作被司孙子般训斥的窝囊气是不是得到了最痛快淋漓的释放呢?”

    流云懵懵懂懂的问道:“你说的自然有道理,那么别人的老婆又有哪些不同了呢?”

    “别急,这说到了。”赵慎三看流云听的入神,更得意了,接着说道:“虽然得到别人老婆的荣耀感是无与伦的,但是不要忘了,这些有条件得到别人老婆的男人,自然都有着平常男人没有的身份地位,更有着平常男人没有的敏锐嗅觉,所以他们看似威风凛凛,其实却是一群掉下来一片叶子都要研究研究是否要变天了的胆小鬼。

    他们喜欢的都是窝囊男人的漂亮老婆,弄到手了无非是花几个钱或者替那女人办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既惠而不费,又快乐刺激,但是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大前提,那是没有风险!虽然现在男女关系已经被普及和接受了,但是在某个领域里,还是很能毁人的一个罪证,所以但凡有一丁点的风险存在,哪怕那个女人是天姿国色的美女,也不值得拿地位跟身份去换取那一时的欢乐滴。

    如我吧,虽然我职务不高,仅仅是个正科级的秘书,但是你应该听过一句诗‘日边红杏倚云栽’,虽然是红楼梦里形容探春的,但用来形容我也罢,形容乔处长也罢,都是最合适不过的。

    我们虽然职务不高,但我们挨近高层领导,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好多男人都十分忌惮的,得罪了我们,等于得罪了我们的主子,那么还有他的好日子过吗?算不报复他,这个不自在算是如骨鲠在喉,时刻不安生啊!

    所以你嫁给了我之后,成了那些男人眼里有风险的女人,算是你再妩媚、再灵巧、再狡猾,他们也不会靠近你让我心里不舒服的!”

    “老天!你们男人简直都是一群吃了饭不想买单的混蛋!我不信,难道婚外情没有真情实意的吗?你也把男女之情说的太让人绝望了!”

    流云听完,真是觉得被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一切在她眼里风光旖旎的围城风景全部化成了赤的裸的真相,那真相面没有任何的红花绿草,只有一片片收割干净庄稼之后,留下的麦茬,参差不齐,丑陋不堪,虽然明知道收获的庄稼可以填饱肚子,但是却依旧让希望吃饱穿暖还有风景看的她懊丧不已!

    “真情实意……唉!还是有的!只是……要想成正果……难啊!”流云最后不服气般的最后一句话却触动了赵慎三的无限愁绪,他刚刚还讲得口沫横飞意气风发的神态瞬间换了一层深深地寥落与孤寂,眼神也不由自主的黯淡了下来,那声声叹息仿佛从他腹腔深处发出来的一般深远悠长,带着浓浓的、无法排解愁绪,让人听了不禁跟着他揪心。

    “赵大哥,我想你一定有自己深爱的人吧?那个人也是别人的老婆对不对?说不定还是你说的那种‘有风险的女人’吧?要不然,你不会拒绝我的!”流云毕竟是女人少见的妖孽,看着他的样子瞬间猜测起来。

    “算了,很晚了,你在这屋里睡吧,我到客厅去在沙发歪歪,明天说不定还有别的事情呢!”赵慎三却不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仿佛这个话题会接连不断的揭开他的伤疤一般讳莫如深,站起来走了出去关掉了灯,一个人又躺在沙发了。但是,黑暗,他的两只眼睛却瞪得老大,发出幽亮幽亮的蓝光,莹润带着温柔与一层淡淡的水雾……

    过了好一阵子,可能流云早jin ru梦想了,赵慎三却猛地听到里屋传来一声什么东西掉到地的轻响,他赶紧一个激灵跳起来,跑到卧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问道:“枫叶小姐,你是不是想喝水呀?我去叫流云进去帮你吧?”

    “赵大哥,我穿着衣服呢,你要是没睡着进来吧,我心里不好受,咱们说说话。”枫叶有气无力声音传了出来。

    赵慎三轻轻的拧开了门,里屋开着灯,在昏黄的灯光下,枫叶的脸却呈现出一种让人痛惜的苍白,那一头总是波浪般妖娆在头顶的长发此刻纷乱的散落在极浅极浅的粉色枕头,同颜色的被子拉到了下巴,只露出那张可怜的小脸。

    赵慎三赶紧倒了一杯热水端过去问道:“稍微喝点水好不好?”

    “我不想喝,你坐在那里吧赵大哥。”枫叶虚弱的说道。

    赵慎三无声的喟叹着坐了下来,把热水放在梳妆台,顺便扫了一眼琳琅满目的名牌化妆品,他现在已经对这些东西相对了解了许多,自然明白那些东西加起来的价值也许够寻常一个女人一辈子抹的了!

    看看这一套一百六十多平方的房子,省城这个地段的房价都在每平米两万左右,价值多少可想而知,各种各样名牌的电器家具,算这间卧室里这张此刻躺着可怜女人的大床,都不是一个小小的主持人靠工资能购置来的。

    如果再加了床边没有关严的衣柜里那一套套拥挤的悬挂着的名牌衣服,还有在赵慎三坐着的梳妆台旁边,那精致的多层包架一整排带着醒目lv、hermes、gucci、chanel的精致女包,哪一个没有一万块也别想拎回来!

    再想想刚刚在流云睡的那个客房里别人家衣柜还要高的鞋柜,虽然没打开看,想必里面的鞋子每一双都价值不菲。从这一切能看出这个小女人一个人占据的生活资源想必够一百个甚至一千个一摸一样的女人使用了!

    他有些恶毒的心想,有所失必有所得,你既然选择了过这种纸醉金迷的奢侈生活,那么在最需要丈夫陪伴的时候一个人独自吞咽苦涩,也是必然的代价了!

    “赵大哥,您说,像我这样是不是自作自受?”枫叶好似看透了他的想法,突然清晰地开口说道,一下子把赵慎三抛锚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你怎么能怎么想呢?爱情这东西是没有办法逃避的,如果说错了,也只能是你跟乔处长相遇的时机错了,你们属于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这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啊!”赵慎三的“恶毒”也毕竟是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此刻看枫叶可怜兮兮的问他,赶紧巧舌如簧的说出一番完全跟他真实想法相悖的理论来。

    他的话果真给了枫叶一点信心,她软软的叹息了一声,大大的眼睛里含着泪水轻声说道:“是啊,我从一开始对乔远征有所求开始,也是一种对命运的无奈低头,心想用我的身体换一个显赫的工作罢了。谁知道跟他在一起之后,却越来越觉得离不开他了,他的儒雅跟成熟,都能让我得到最大的安全感,所以虽然他一再说不介意我结婚,我却除了他,再也看不别的男人了……我明白,我的身份十分的可耻,更加对他老婆是一种不公平,但是……我现在真的已经离不开他了……如果这个孩子能够生下来的话,我宁愿一个人带着孩子找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隐居起来,为我们的爱情付出我的一切也在所不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