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145回她的靠山
    赵慎三一看手机,是他母亲的电话,赶紧接了,谁知他妈妈异常紧张的告诉他,说是刘玉红出事了,让他赶紧回去看看。()

    赵慎三吓了一跳,虽然已经离婚了,但刘玉红毕竟是他女儿的母亲,此刻一说出事了,他怎么能不慌张呢?赶紧问道:“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是病了还是怎么了?您倒是说清楚呀?”

    “不是病了,是被单位处分了,好像还挺严重,丫丫打来电话,说妈妈一直在家里哭,也不给孩子做饭,我心疼得不得了呢,你赶紧去看看,把孩子给我接过来吧!”他妈急急的叫喊道。

    郑焰红早听的清清楚楚,开口说道:“下午一个会议,你不去吧,赶紧回去看看怎么了,别让老人家着急。”

    赵慎三心里牵挂着女儿,也答应了赶紧下车,打了个车赶紧去刘玉红家里了,到门口的蛋糕店,心疼女儿没吃东西,买了好多拎着。

    到了门口一敲门,里面的门打开了,从防盗门的纱里露出了丫丫的小脸蛋,一看到是爸爸来了,孩子跟找到了救星一般哭了起来:“呜呜呜……爸爸……妈妈死掉了,不理丫丫,你快看看啊!”

    赵慎三吓得魂不附体,一叠声的让孩子赶紧开门,孩子哭着跑回去搬了一个小凳子又跑了回来,踩在面把门打开了,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哭的气不接下气的。

    赵慎三心疼的心脏都收缩了,赶紧贴着女儿的脸蛋哄着她,然后关门往卧室里跑,想看看刘玉红到底怎么样了?

    刘玉红静静地躺在床一动不动,赵慎三想到女儿说她死了,吓得赶紧一把拉开被子,粗暴的把脸冲里的她扳了过来,情急之下力气大了,刘玉红被弄疼了皱着眉头轻轻“哎呀”了一声,赵慎三登时松了口气,却生气的骂道:“好好地装什么死?吓坏了孩子怎么办?到底咋啦?天塌了吗?至于你这样要死不活的?”

    “啊啊啊……是天塌了啊……”刘玉红看到赵慎三抱着女儿站在她跟前,跟女儿一样的反应,可算是见着靠山了一般嚎哭起来。

    “行了行了,赶紧起来洗洗脸,有事情好好说,别这个样子,你自己不吃饭,孩子也能不吃饭吗?我们在客厅等你!”赵慎三不耐烦的抱着女儿出去了,坐在沙发喂女儿吃蛋糕。

    刘玉红终于磨磨蹭蹭的走了出来,喉咙里还在是不是发出“戈隆”一声哽咽,唯唯诺诺的坐到了赵慎三对面的沙发,低着头不说话。

    “妈妈,蛋糕可好吃呢,你也吃一块呀?别哭了,爸爸回来了,一定会把欺负你的坏人赶走的,您有可以班了!”虽然丫丫才五岁,但是伶牙俐齿的很是机灵,此刻飞快的说道。

    “怎么回事?我听妈说你班出问题了?你们是教师有没有什么职业风险,能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弄得你这样子?”赵慎三没好气的问道。

    “……呜呜呜……”刘玉红还没说话,又哭了。

    丫丫咕噜着大大的眼睛看了看满脸不耐烦的赵慎三,又看了看妈妈才说道:“爸爸,丫丫知道,是妈妈不小心把一个哥哥的卷子批错分了,然后人家没有得到省一高的……那个……纸,人家爸妈找学校,校长好坏,一直骂妈妈,妈妈跟他吵,结果……妈妈没班了,没钱养丫丫了!爸爸,你把那个坏校长赶走好不好?”

    赵慎三在教委工作过,虽然女儿说的不太清楚,他还是听明白了---刘玉红给人家给错了分数,导致人家没有得到省一的保送名额,父母不依闹到学校,校长跟刘玉红发生了争执,闹到不可开交刘玉红被处分了!

    “你别哭了!孩子说的对吗?到底是不是你判错了分数?对方的家长是什么背景?方黎明挺谨小慎微的一个人,怎么会拿这么一件小事处分你呢?怎么处分的,总不至于开除吧?”赵慎三问道。

    “流氓!”刘玉红突然间不哭了,却恶狠狠的从牙缝里迸出这样两个字来,赵慎三登时脸色一黑,心想你也太不识趣了吧,原本离婚了,要不是看在女儿份谁来看你呀?算我没有帮你说话你也不至于骂我这么难听吧?

    “丫丫,你拎着蛋糕到里屋玩电脑去好不好?爸爸要跟妈妈说话。”赵慎三有心想站起来走,可毕竟做不出来那么绝情,支走了女儿,这才冷冰冰说道:“哼!我现在流氓不流氓好像不管你的事吧?你出了问题是你的事情,我看在女儿的面子回来看看,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么我还是走了吧!我看你的情况带着孩子也不行,我把丫丫带走让我父母照看几天吧。”

    “天啊!我骂的是方黎明那个伪君子王八蛋,怎么会骂你啊?你……啊啊啊……”刘玉红听了半天才知道赵慎三误会了,气急败坏的解释过了,又嚎啕大哭起来。

    赵慎三这才知道自己听岔了,他了解刘玉红,知道她虽然要强,但在单位还是很内敛的,一般情况下坚决不会说领导的坏话,今天她这么骂方黎明,一定是有原因的。耐着性子说道:“你先别哭,哭也不能解决问题,我也很忙,随时郑市长都有可能叫我过去的,你还是赶紧把问题说清楚,我看看有没有法子补救吧。”

    刘玉红终于控制住了情绪,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赵慎三说道:“我明白,如果不是丫丫,你……你是不会回来帮我的……不过,算这样,我也很感激你……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班有个学生叫刘洋,是市财政局彭局长的嫡亲外甥,考试的时候他把卷面弄脏了,却不言声的把作写到了卷子背面,我批改的时候没注意把作按零分计算了,结果他没有够着保送分数线……后来他们家长要求查分,才发现作没给分……我本来答应陪他们一起去省一说明一下问题,可是省一却说已经过了录取时间了,现在不能再接收了。家长不依了,闹腾到学校,扬言如果他们孩子明年考不省一,让我负全责。其实我好好教教这孩子的话,以他的程度,算是不保送也能考的,答应了他们家的条件……”

    赵慎三说道:“这样处理不挺好吗?为什么又处理你呢?”

    “是方黎明这个混蛋!你不知道他有多么虚伪……我们俩离婚后他一直想跟我套近乎,是我不吃他的那一套他才罢免了我的语组长,可是你次跟郑市长来过学校之后,他变了脸色,对我好的不得了,非但恢复了我的组长,还说要推荐我当教导主任的……可是……可是……”说到这里,原本已经不哭的刘玉红又一脸的幽怨,眼圈红红的,泪珠子“扑梭梭”落了下来。

    赵慎三看着刘玉红满脸的羞愤,还带着对他的一腔怨毒,有些猜出来了,但他此刻怎么能胡乱猜测呢?不言声的等着刘玉红自己说。

    “前段时间,方校长从教委开会回来,又一次用好久不敢用的轻佻口吻告诉我说你已经……你已经跟郑市长的亲戚,是那个双双正式开始谈恋爱了,说话要结婚……呜呜呜……你说你谈恋爱也罢,结婚也罢我都管不着了,可为什么不能低调一点,或者那么多女人哪里不能找,偏偏还在教育系统找……所以方黎明笑话我说田双双年轻貌美根子又硬,我这辈子是不要再做复婚的美梦了……呜呜呜……”刘玉红收起了刚刚的愤慨,用一种很脆弱、很无奈、很可怜的语调低低的,混合着哽咽,说到最后,更是可怜兮兮的被哭声淹没了话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