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机关里的蝴蝶效应
    冯巧兰惊愕的看着赵慎三,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要知道跟着领导的秘书们,说好也好,那是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可以借助这个优势办好多别人办不成的事情,更加能够别别人容易的得到一个好的发展桥梁。()

    可是说不好也不好,那是伴君如伴虎,一言不合很可能被打入冷宫,要知道你作为一个贴身伺候领导的人,这个领导不要你了足以说明你不可信,别的领导自然不会用你。这个领导喜欢你却没有带你走,别的领导又会觉得不敢用你,生怕你跟前任领导太过贴心会对他不利,所以很有点旧社会妾室的味道,只有拼命让主子喜欢到离不开的地步,一辈子不失宠,然后等主子良心发现给他一个前程算是功德圆满了!

    成功的例子也皆是,如吴克俭,但是不成功的例子也更加多,那不胜枚举了。

    赵慎三窘迫地笑了笑,当着冯巧兰,解释固然很傻,强行跟去也更加显得自己太过有恃无恐了些,如果郑焰红逆反起来,当着冯巧兰的面训斥他的话,可更加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也只好留了下来,走到办公室里,跟那些二线人员一起去种树了。

    那些二线人员哪里知道他是被放逐了,还以为郑市长要作秀,给别人一个领导派身边人身先士卒的表率,都是争着奉承赵慎三。

    但是机关里却是存不住秘密的,廖远方现在在办公室又成了一个发了霉的弃妇,除了有时候刘明军喊他跑个腿干什么的,根本没人用他,正闲着一条长舌头无所事事呢,一看到赵慎三也来种树,立刻蝎蝎螫螫的跑去汇报给了刘明军。

    刘明军也很有意思,他一向对郑焰红特殊的社会背景有所忌惮,心想这样一来,别的副市长的秘书如果不去可有点官僚了,让办公室给所有的领导都打了电话,特意告诉他们郑市长秘书赵慎三已经过来参加了,询问他们是否能让秘书参与这次活动。

    这样一来,可成了一件人人腻歪的事情了,要知道这些领导们早习惯把秘书当成了一只手一只脚,甚至是半个脑袋,而自身独立在机关生存的能力已经退化掉了,现在一下子把他们的身体弄了半拉过去,哪一个不是气哼哼的满肚子不情愿?但是机关里是如此,只要有榜样,一定要跟风,要不然岂不是显得自己素质太低了吗?

    郑焰红却也做梦都没想到因为跟赵慎三怄气,偶然间发了一句脾气,用体罚来惩治赵慎三的不忠诚,却导致的政府大楼里无数的领导都成了残疾人,这也是一种绝妙的讽刺了。

    种树的山也到不算太远,但是站在风地里吹着原本不好受,再加赵慎三一肚子的忐忑,更加觉得有一种“叹天地之悠悠,独伧然而泪下”的悲怆之感了!可是算他已经是如此可怜了,老天却依旧觉得对他的惩罚不算到位一般,因为他当了出头鸟而被迫不得不从空调暖气齐全的暖烘烘办公室里出赶出来,来到这兔子不拉屎的荒山喝西北风的别的领导的秘书们,无不用一肚子的火气对他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

    别的领导秘书倒也罢了,毕竟有素质在那里,平常跟赵慎三交情也过得去,更加碍于郑市长的面子,算说两句怪话也无非是不伤大雅的玩笑式讽刺。

    可是那个被醋泡了多半年的廖远方那张嘴可没那么积德了,阴一句阳一句的在那里跟所有他能够够得着说话的人都说了赵慎三是多么这山望着那山高,还不是看吴克俭下去当区长了,高市长跟前没有秘书了,现在拼命表现一下想一步登天呢,他赵慎三有目的来作秀倒也罢了,却连累的大家都跟着一起倒霉,简直是损人不利己的混蛋了!

    其实廖远方怎么说也算不一线人员,算是赵慎三今天不出来种树,他也断然没有福气坐在办公室吹暖气的,但是他那张嘴左一扭右一歪的喋喋不休,也仿佛任何人都愤恨赵慎三了。

    虽然别的秘书哪一个都不傻,也都有自己的渠道明白赵慎三根本没有这个跟高明亮的可能,更加用膝盖都想得明白赵慎三能来,很大程度是因为郑市长的命令使然,但是今天谁不是一肚子怨气?

    大家都没有向郑焰红发难的资格,也故意纵容了廖远方,唯恐气得赵慎三不狠,故意走过去恭喜他,说等他当了高市长的“二号”大家都要给他贺喜呀,以后弟兄们要跟着他混呀等等,这更让原本百爪挠心般的赵慎三恨不得把手里的铁锹朝着廖远方那张妩媚的太监脸恶狠狠劈下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