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194回花都情迷“万福狼”
    在水雾氤氲的温泉池子里,赵慎三微微闭着眼睛,思量着该如何让这头贪婪的野狼闻着他滴下的一滴滴鸡血一步步走进他设置的笼子里去,日后被他牵着鼻子走。

    赵慎三故意不睁眼去看,虽然他脑子在飞速的计划着怎么让朱万福钩,耳朵却没有停止工作,一直在听着耳边的声音,听着那个伺候朱万福洗澡的小姑娘时不时发出“吃吃”的笑声,可是随着这姑娘的笑声越来越牵强,会又时不时的夹杂着一两声低低的惊叫。

    赵慎三在雾气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明白这个假正经的人开始绷不住了!更舒服的伸长了脚,赵慎三开始发出了很清晰地鼾声,让朱万福误以为他睡着了。

    其实也正是如此,朱万福看着那个仅仅穿着酒店统一服装的、近乎基尼的服务员坐在池子边,用水瓢舀着水往他肩膀淋,更加看着那姑娘的一双**跟两只雪白的小脚在他身边水里摇晃着,早心旌神摇难以支持了。

    朱万福的秉性是一个极其冷硬的人,从一开始干安全监察工作,他抱定了一定要为死难的矿工们讨回公道的一颗公心,也曾经耿直的不畏强权、不受贿赂很干了几个漂亮案子,一霎时在全省安全监察系统落下了一个铁腕的好名声,虽然当事人恨他,但是他的铮铮铁骨却也被大家所叹服,那时候,他的“狼”名还真没有人敢往他头安。

    可是,耿直换来的只是在升迁的时候被一压再压,没有领导肯用需要他通融时不给领导面子的人的,所以算他再能干一百倍也无济于事,还不是在这个处长的位置一连干了二十多年,到了现在还没有丝毫的机遇?如果不是因为他的铁腕让京城的安全局都以他为标兵的话,说不定这个处长也早被恨得牙痒痒的领导给换掉了。

    第一次被拖下水是在他刚刚经受一次机关的升迁打击之后回家又被老婆冷嘲热讽,心神恍惚的去处理一个私营铁矿处理透水事件。其实也没有人员伤亡,但是那个矿主生怕执照被吊销,一个劲的请他喝酒,他也是一是麻痹,觉得反正事故不大,喝喝吧,结果喝多了。

    等他迷迷糊糊的躺在床的时候,那个矿主告诉他帮他安排了一个正宗的小处女,他也是正值事业家庭双重受打击的时候,醉眼朦胧的呢喃出一句:“妈的……什么狗屁处女?老子娶的老婆都是一个敞口子货,这世哪里还有处女啊?”

    谁知道,没多大功夫,一个光溜溜的女人身子钻进了他怀里,是那么的青春水滑,让他在醉依旧感觉到了醉人心脾的甜美气息跟青涩的羞怯。

    他的酒意似乎一扫而空了,脑子清醒到手指滑过那女子身体的轻微触觉都感受的清清楚楚,他明明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应该把这女子推出被窝,然后义正辞严的指责那个矿长不该用这种手段腐蚀他,可是,怀里的感觉是那么的好啊!他哪里舍得放手?很是悲凉的想自己耿直了二十年得到了什么?除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落跟挫败,还有越来越多的仇人对头之外,落了什么?

    连老婆孩子都因为曾经被人托付撞他的木钟不成而对他横眉冷对,最让他伤心的是刚刚会牙牙学语的小孙子居然看到他回家后口齿不清的说道:“奶奶,老杂毛回来了……”他在老婆不屑的目光终于知道了自己在家人口的称呼早不是“老公”“爸爸”“爷爷”,而是变成了下统一口径的“老杂毛”了!

    此时,美人在抱,他的泪流了一脸,更流在了被他贴着的美人的酥胸,那女孩战战兢兢的叫道:“首长,您怎么哭了?刚才矿长说您不相信我是处女,其实我真的是……要不然您检查一下吧,我们领导交代我了您需要检查一下的……”

    他居然真的放纵了自己,觉得男人活一辈子,如果连一次有着自己性子放纵的机会都不曾有的话也算是白活了!于是,他无仔细的跟检查引发事故原因的线索一般对女人的隐秘进行了一番探究检查,异的发现了处女膜的形状,最后更加是怀着感恩毁掉了那层膜,圆了他大半生的梦想……

    而他第二天醒来,居然惊讶的得知这个小闺女儿居然是矿主的亲戚。愧疚之下,回到省城,自然不能不第一次弯下了挺直了半辈子的脊梁,做出了事故属于自然原因,并非安全措施不力,对这个矿没有做任何的处分。

    因为他的名声在外,这个处理决定没有一个人怀疑有问题,日子慢慢过去了,他的忐忑跟愧疚也渐渐的变成心安理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