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206回姐姐是他的主心骨
    郑焰红一听居然是这么回事,登时气的手脚冰凉,抬手重重的打了赵慎三一耳光骂道:“你怎么这么混蛋啊?什么钱不能赚偏偏去赚这种昧心钱?怪不得你这些天都精神恍惚的跟了邪一样呢,原来心里揣着鬼胎呀?今天如果我不逼问你,你还准备瞒我瞒到什么时候?一个人苦?怎么不苦死你呢!”

    赵慎三只顾哭,对郑焰红打他好似没有任何反应,郑焰红打完了还不解气,猛地站起来要走,可赵慎三被她带的一个踉跄,却顺势跪在地双手搂住她的腿哀哭道:“姐姐别抛弃我……呜呜……姐姐,你要是抛弃了我,我只有死了……”

    郑焰红踢着他想摆脱他,可是怎么能摔的开他的手?在这挣扎之间,她满腔的怒火被他的哭声一点点软化了,低头看着他带着她掌印的脸都是泪痕,想起在她历经困难的时候,他是如何为了她下奔走,辗转解围的,更加在她情感空虚的时候,如何让她享受到做女人的幸福跟快乐的。()

    此刻,他无非是因为少不更事又加贪财走错了路,究其原因,却也不全然是他的责任,如果没有王德的胆大妄为私自加章发放合格证,如果没有徐朝栋的利欲熏心私用不合格工人为他私人开采,如果没有矿工的违规操作,这一切事故怎么能酿成?所以更加不能让他一个人把责任扛起来了。

    “行了,你别哭了,站起来好好把情况都告诉我,我帮你分析分析看有没有法子补救,男子汉哭成这个样子,你丢不丢人呀?”郑焰红考虑了一下,还是觉得两个人早血肉相连成为一体了,此刻无论谁说要离开谁都是毫不现实的,不再怄气要走了,理智的说道。

    赵慎三慢慢的站了起来坐在了椅子,郑焰红拿了湿巾没好气的帮他擦着脸,看着他红肿的眼,心里更加不忍心了,用手掌轻抚着他的脸颊说道:“刚才你说那个学校你只是参股,法人是你小舅子?那么你参股有合同没有?那个学校注册了没有?”

    “原先是有合同的,也注册的有学校手续,不过是我通过教委拿到的民间办学执照,面开办的项目是维修跟美发、厨师这一类的项目。有一次朱大哥提醒我说这个学校不安全,让我赶紧把手续完善一下自己脱离出来,我把法人名字变更为我小舅子了,原始的合同也已经销毁了。”赵慎三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运筹帷幄的智慧,在他爱的、敬的、依赖的女人面前,他恣意的放纵着自己人性的柔弱跟无奈,乖乖的说道。

    郑焰红沉吟了一阵子说道:“你能确定所有的字面材料都没有出现你的名字吗?如果这样的话没事,算是哪一个环节供出了你,没有证据也白搭!”

    赵慎三之前是因为下井看到了矿工的惨象心里一直苦受良心的折磨,愧疚又加重了他的恐惧感,一直觉得自己时刻处在濒临败露的境地,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因为朱长山的提醒早做了防范措施,居然会是没事的!

    他一经郑焰红提醒,越想越觉得心里亮堂起来,稍微振作了点精神说道:“嗯,我能肯定学校现存的所有案材料跟合同本以及营业执照等手续,统统没有我的名字出现!”

    郑焰红一晒说道:“那你怕啥呀?看你的死样子,真让我看不!”

    赵慎三突然间很拿不准的说道:“……呃……当时我去申请社会办学的时候,在教委登记的底册应该是我的名字吧……改法人名字的时候不记得去教委了没有?”

    郑焰红一惊说道:“这可马虎不得,你下午抽个时间赶紧去教委一趟,把底联也赶紧抽走改掉,要是被调查组先一步查到了可麻烦了!”

    赵慎三迟疑地说道:“他们应该不会嗅觉那么灵敏吧?今天才刚刚接触证人,能联想到去教委清查底联去?那我下午赶紧去找。“

    “这可掉以轻心不得,只要没有白纸黑字的证据一切都好说,万一被人家查到了,你可抵赖不得了!”郑焰红冷冷的告诫道。

    赵慎三被她说得心里发毛起来,急忙说道:“哎呀,你说的我害怕起来,要不然我现在去教委吧,省的夜长梦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