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210回小柔舍身毁证据
    赵慎三心里有事也不再玩笑了,急匆匆带着流云出门车,然后问道:“今天小柔一直跟你联系了没有?有没有进展?”

    “小柔说一定会帮你拿到的,但是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我也不知道她办到了没有。 ”流云看着赵慎三皱起的眉头,心疼的伸手替他抚了抚说道:“别这样三哥,我看你这几天最起码瘦了五斤,你看看你的皱纹都出来了。”

    而今天花都506房间里,正在演一幕极其香艳的游戏剧目,尹柔正用一条纱巾围住眼睛在四处摸着寻找朱万福,而朱万福身仅仅穿着一套酒店的浴衣,在四处躲闪着躲藏。

    “哎呀猪哥哥,您怎么藏那么远啊?人家都摸不到……”尹柔其实故意把纱巾绑的很是巧妙,下都厚厚的,唯独眼睛那里只有薄薄一层,所以她隔着纱巾把朱万福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却故意踉踉跄跄的在屋里撞来撞去的假装摸不着。

    朱万福跟她是在玩游戏,如果她在规定的五分钟内摸不到他,可以让他任意处罚,所以他当然不希望自己被抓到,等下能够恶狠狠地“罚”她一阵子了。看她跌跌撞撞的样子他又心疼,生怕她摔跤,不停在远处提醒她:“小心桌子……小心沙发……哎呀你小心床。”

    尹柔摸着摸着,看到他脱下来的外衣挂在门口的红木衣架,心里想着赵慎三电话里说朱万福把找到的证据放在外套的口袋里了,心眼一转故意冲着衣架摸了过去,一下子抱住了衣服,谁知道用的力度过大了,直直的带着衣架往地摔去。

    朱万福在不远处站着,看着尹柔要摔倒,赶紧冲过来抱住了她叫道:“小心呀小妹,那是衣架不是我!”

    衣架倒在了地,尹柔却可怜兮兮的倒在他怀里,一把拉掉纱巾嗔道:“哎呀不来了!这什么酒店呀,怎么跟家里一样还放着这种落地的衣架?差一点让人家摔死了!”

    朱万福心疼万分的抚慰着她说道:“乖乖,不怕啊,这不是没摔倒吗?不玩不玩吧,但这次你输了,先让我罚了再说!”

    小柔一看他一双眼已经又紧盯着她的胸口,很显然想干什么了,赶紧挣脱了他说道:“不行不行,人家还没有输,时间都没到呢,为什么要罚?要不然咱们重新开始一次,把这个劳什子搬到浴室去省得碍事!”

    小美人一发脾气自然是急急如律令,朱万福忙不迭的把扶起来的衣架连同挂着的衣裳都搬进了宽大的主房还要大三倍的浴室去了,还没等他回头到主房里,看到小美女又已经自觉地缠好了纱巾,双手乍着走进浴室,娇滴滴笑道:“猪哥哥,我们在这里玩吧,里面地方大,嘻嘻,如果人家等下输了,你干脆罚人家到水里去算了。”

    朱万福想象着两人等下在浴池里的样子,登时心痒难耐,赶紧潦草的把衣架放在池子不远的地方,左右躲闪着继续起游戏来,小柔故意左一冲右一扑的,还把浴衣的带子弄得松松的,时不时春光乍泄,更加激动地朱万福打了鸡血一般激动,猴子般的四下跳跃着逗她玩。

    尹柔的心眼子是最多的了,她明知道如果她开口央求这个人把收集到的证据拿出来销毁,权当没有这回事是绝对不可能的,那样的话既把赵慎三跟她是一伙儿的这个事实泄露了出来,又容易打草惊蛇引起他的戒备,所以还不如自己想法子把这东西给毁了完事。

    她想了又想后还是觉得那东西既然是从矿井里拿出来的,一定怕水,看着朱万福进屋把衣服脱了挂在衣架,还珍重的摸了摸衣兜,她想到了一个主意,才在两个人搂在一起亲亲摸摸了一阵子,朱万福急着jin ru实质性阶段的时候却抗拒起来,红着脸扭扭捏捏的说昨晚被他弄得太狠了,此刻还疼得不得了,那个地方说什么都不让再碰了。

    朱万福哪里听过这样子的挑逗?男人的自豪感空前的高涨,哄着央求着还想把她裹床,可她却执意不肯,最后只好妥协了她的法子,玩这个游戏,想着等她输了的时候再把她按倒……

    小柔笑着摸着往前走,朱万福看看被她抓到了,却突然往后一跳钻到了主房里面,正在那里笑呢,却没看到尹柔一个不稳居然滑了一下,氤氲的水汽更加阻挡了他的视线,他也没有看到尹柔身体倒的方向居然又撞到了那个倒霉的衣服架子,那架子这次可没那么幸运了,直直的倒向宽大的浴池。

    尹柔却在确定衣服必然会落进水里的时候飞速的冲到主房里,八爪鱼一般缠住了朱万福,娇滴滴的吻住了他的嘴,呢喃的说道:“猪哥哥……吓死人家了!好嘛好嘛,人家输了,抱紧我……亲我……还有,摸我这里……”

    朱万福猛然间遭到美女袭击,明明听到了浴室里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可是又怎么能抗拒的了尹柔致命的诱惑?被她的小手拉着他的大手伸进了她的浴袍,罩在了她娇小结实的胸口,而她的唇却又那么美好的覆盖了他的,一个灵巧的小舌头更是长驱直入伸进了他的口,跟他的舌纠缠在一起了。

    此刻她也不说她那个地方疼了,居然主动紧紧地贴来,一下下左右扭动着身体磨瑟着他早已硬起来的双腿间,那种说不出的妖魅让他哪里还顾得自己的衣服?手口并用的享受着她突如其来的温柔了。

    尹柔的心里充满了苦涩,但是她明白自己此刻在赵慎三的心目地位已经彻底失去了,唯一存在的是两人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她却制止不了自己一片芳心念兹在兹的系在他的身,更加舍弃不了他时不时带给她的如此轻而易举的生财之道,所以,越陷越深,虽然已经成为一个工作人员了,却依旧没有拒绝赵慎三让她陪客人的要求,乖乖的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