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250回女人多了的坏处
    枫叶抽丝剥茧的分析道:“在外人面前自然要一副男人婆像的,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可不一定了,赵慎三英俊潇洒又温柔多情,而且他跟了郑焰红之后一步步飞黄腾达,是什么样的下属能让领导欣赏到如此地步?

    当然我这样分析也许有点小人之心,不过你如果想开了的话会觉得这不算什么了,难道你面对着能带给你巨大好处的男领导能忍住不投怀送抱吗?赵慎三是个聪明人,他自然明白什么对他是重要的!

    而且,别怀疑他对你的爱,更加不要跟寻常女人一样对他争风吃醋,这是他那样的男人最不喜欢的。()这个男人透着一种成功男人的潜质,说不定会是你下辈子的福气,所以何必因为小事情闹得不共戴天呢?男女之间爱也罢情也罢,说白了不还是在一起时的感觉吗?

    你只要想着他爱你,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发展的时候可以互相提携不够了吗?如果又想卿卿我我的独占他,又想在外面靠自己的魅力吃遍天下,岂不是想的太美了吗?”

    枫叶跟了乔远征之后,少女的浪漫情怀被小三的屈辱生活磨砺的一干二净,所以渐渐的看淡了一切,随口说出来的话虽然透着一股森森的寒气,但却的确是至理名言,一语道破了男女之间的玄机。

    流云更加呆若木鸡了,她靠在床头想了好久,终于含着一种浓浓的悲哀说道:“也许……你说得对,我是太想得美了……赵大哥其实一直都有告诉我说他不能给我独有的爱,所以才一直不肯毁了我的清白,更加对我发誓说一定用我的处女膜给我换一份最最值得的美好人生。现在,他苦心帮我安排好了这个结局,而我却又妄想能跟他双宿双飞,简直是太异想天开了……”

    枫叶看着她满脸的凄楚,心里不忍,再次揽住她说道:“傻丫头,咱们女人能够青春美貌几年?一定要利用这难得的资源换取最大限度的保障才是,所以对谁都不要百分之百的投入,但是却也不能没有丝毫的感情。

    对于赵慎三,你一定要摆正位置,爱不能丢,事业更不能丢,更加别奢求他能对你百分之百。假设说他真的是一个对爱情百分之百的男人,你相信他能在事业成功吗?对于他这样的枭雄,你只能默默地爱,也默默地接受他的爱,其他的都是浮云!只要他在你身边的时候能一心一意的爱你,离开了你管他爱谁呢,你也管不住不是吗?何必自寻烦恼呢?

    另外,那边那个二少还在等着你呢,依我说你今晚明白了赵慎三的真面目还正是时候,等下稳定一下情绪赶紧回去跟二少睡,可不能连这头都保不住!”

    流云千回百转的想着,终于心痛如绞的想明白了,她慢慢的下了床对枫叶说道:“枫叶姐,多谢你对我的点拨,我以后不会那么傻了……我现在回去陪二少,对爱情……我不抱希望了……唉!我刚才忍不住向一个极厉害的人告了三哥一状,也不知道会不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算了,等明天我再解释吧,现在我回去了……”

    看着流云慢慢的走了,枫叶却一阵感同身受的悲哀袭来,想起自己从如花年龄暗地跟着乔远征,眼看看要三十岁了却依旧孑然一身,止不住也落下泪来了……

    流云轻轻的敲响了房门,二少惊醒后问明白是她,心里一阵喜悦,麻利的拉开了房门,当看到她可怜兮兮的站在那里,瑟瑟轻寒的秋夜让她微微有些发抖,怜惜的一把把她扯进怀里关紧了房门,横抱着她走回到床把她冰凉的身体紧贴在火热的胸膛说道:“傻丫头,是不是害怕我了去找你师姐避难去了?为什么又回来?”

    “嗯……”流云乖乖的说道:“我姐姐骂我了,说我是个傻蛋,女人第一次都会……都会这么疼的,二少您喜欢我才会要了我的,我却大惊小怪的弄得您不开心,没得我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呀这么娇贵?算是公主娘娘嫁了人,也是一样的……呃……一样的被男人这样子的……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给了您总好过以后给了不喜欢的男人……所以,我回来了……您没有生气吧?”

    这孩子的乖巧让二少开心不已,他抚摸着她玉一般的身体,哪里还会生气?只是把她的身子一翻,抓起她的一条腿放在自己身,那个地方凑近了她,流云感觉到了那火烫的异物,登时惊叫一声:“不!人家怕!”

    可是,哪里还有用?第二番得意的侵袭冷傲的开始了……

    按下这边不讲,那边厢的赵慎三可真是被流云这通电话给害惨了!

    他进门被郑焰红用高跟鞋砸破了脑门,刚刚安抚好女人,两个人一番亲热才睡下,流云的电话打来了,他心里牵挂着流云,听到客厅的电话在震动轻手轻脚的放开窝在他臂弯睡得正香的郑焰红走到了客厅,当听到流云用那么委屈的声音告诉他她已经按照他的吩咐把自己给了二少的时候,他明白这个女孩子的清白使命终于华丽丽落幕了!当然的,一种凄然瞬间冲击到了他,让他几乎忘记了郑焰红在卧室里,而是不自禁的用充满了怜惜的口吻安慰起流云来。

    而郑焰红却在被他放到枕头那一刻醒了,她却故意不动,想等赵慎三回来再抱她,谁知道听到他在客厅接电话的声音越来越让她怒不可遏,光着脚跳下床走了出去,都走到他身边了他却依旧毫无察觉,很显然是被电话里那女人的哭泣声给全然打乱了心绪,居然根本没有顾忌到屋里还躺着她!

    一步窜过去抢过了电话,盛气凌人的逼问对方之后,赵慎三却伸手又从她手里把电话抢了过去,一边跟她解释是因为工作,一边却不管她又抓又咬的,只顾死死地抱着她把她弄进卧室压倒在床。

    郑焰红哪里肯依,拼命挣脱出一只手重重的打了赵慎三一个耳光,然后咬着牙骂道:“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乖宝贝’都叫出来了,还想怎么样骗我?什么为了工作,为了什么样的工作可以把一个下属叫做‘乖宝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