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264回郑焰红命悬一线
    双双一看这样的局面,算再能耐也撑不住了,只顾的在那里哭,根本想不起来该如何处置,幸亏朱长山先醒来了,其实他的伤势也不轻---为了保护郑焰红他承担了大部分的摔力,先落地左胳膊跟左小腿也都骨折了!

    可是他睁开眼第一句话是问:“我妹妹怎么样了?”大夫告诉了他情形,并说他的妹夫已经吓坏了,现在正愁没人签字做手术呢,朱长山二话不说用完好的右手签了他的名字,还打电话让在矿难过后有官复原职的王德赶紧过来送钱,而他怕打了麻药睡过去不能等候郑焰红的消息,坚持连麻药都不让打接受了正骨、打石膏的整个治疗,然后固执的坐在轮椅守在手术室门口。

    范前进标准的是一个经不住变故的人,他在郑焰红手术跟朱长山打石膏的时候,已经撑不住给自己的父母跟郑焰红的父母都打了电话,当然不敢说是他荒唐的“捉奸”才促成了这场惨剧,只是说郑焰红遇到了严重的车祸,此刻生死未卜正在手术抢救,弄得两个家庭都如遭雷击,四个老人以及郑焰红的哥嫂们也都纷纷赶赴机场,准备过来了。

    朱长山冷静多了,王德来了之后,范前进彻底没用了,因为所有的手续以及跑腿的事情全部由王德代劳了,他一个人忙不过来很快又喊来了几个弟兄们,连车祸那里也去人料理残局了。

    郑焰红的手术一直持续到深夜,的确是粉碎性断裂的那根肋骨的碎茬都扎进了肺里,所以要一点点的清除出来,而且在这个过程,她还不断地咯血,更造成了手术的难度。

    医生让护士出来了,站在门口叫喊:“家属呢?病人需要输血,快过来签字!”

    范前进此刻惊魂稍定,走过来看也不看要签字,朱长山却沉声说道:“把协议拿过来我看看。”当他看到有一条“如在输血过程传染遗传性疾病或者非医院原因引发的各类并发症,病人自行负责。”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护士说道:“血浆因为要保持新鲜,所以不能进行高温消毒,如果献血者不慎有什么隐形疾病的话,不排除会传染。”他额头冒汗了,紧接着又看到“如发生血型排异引起的心跳骤停,家属自行负责。”他更加崩溃的把协议一把扔得远远地叫道:“我们不用医院的血了,来吧,我是她亲哥哥,血型一定符合,抽我的吧!”

    护士没好气的把输血协议书捡了回来说道:“那你也别仍这个啊,用你的血你也得签这个!跟我来吧!”

    朱长山跟着护士去了化验室,范前进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放下郑焰红不管跟了过来,当看到配对后的血型果真一摸一样的时候,他脸更露出了无地自容的神情,没敢等朱长山回头又溜回到手术室门口了。

    双双看他脸青一块紫一块的都是尴尬,关切的问道:“范大哥你怎么了?”

    范前进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说道:“看来我真是误会了他们俩了,刚才我看到黄向阳的血型跟你郑姐姐一摸一样是ab型,看来还真是亲兄妹呀……唉……”

    双双也惊愕不已,两人愁眉相对,不知道等家人来了该如何交待,可是朱长山抽出来的400毫升血拿进去输了之后,郑焰红却还没有转危为安的消息,看看时间一点点流逝,因抽血而更加脸色苍白的朱长山的神情越来越焦躁了,好似在做着什么艰难的选择一般,终于,他咬咬牙叫过王德,附耳交代了些什么,王德急匆匆离去了。

    此时此刻的温泉别墅里,二度缠绵之后的赵慎三跟流云终于相拥相抱沉沉入眠了,可是在赵慎三一下子被睡眠俘虏之后,却又好似被一只大手一下子拖进了一个梦境里……

    郑焰红浑身是血,腋下被拉开了一道血口子,一群青面獠牙的妖怪正围着她吸食她的鲜血,她毫无只觉得平躺在那里,脸带着一个让人惊秫的青紫掌印,唇边残留着一缕暗褐色的血痕,这青紫跟暗褐色把她毫无活力的脸庞更衬托成一片更加让人惊秫的磁白,平常那红扑扑的颜色跟笑盈盈的表情当然一丝也看不见了,跟一个被做坏了的蜡像一样被动的躺在那里,被一群妖魔吞噬……

    赵慎三觉得自己极度惊恐的扑过去,拼命地击打着那些妖怪,想把它们都从他心爱的女人身赶开,可是那妖怪是那么的多,赶走了一个又扑过来一个,层出不穷的丝毫不放过可怜的郑焰红,最后赵慎三终于受不了了,他猛地把自己的衣服扯掉,大声喊道:“要吃吃我吧,放开她!”在这时,他裸着的身体好似冒出了熊熊的火焰,这火焰的光芒把郑焰红全部笼罩起来,登时,所有的妖魔尖叫着不见了,而郑焰红却迹般的睁开了眼睛,勉强咧开嘴角轻轻的叫了声:“老公,我爱你……”

    “红红,红红,我的老婆,你别离开我啊……咱们不是说好了同生共死的吗?要走带我一起走,否则的话休想一个人离开!红红,红红……”梦里的赵慎三看着郑焰红说完那句话之后,露出一丝凄然的微笑,然后整个人羽化了一般轻飘飘往天花板飘去,赵慎三急的赶紧跳起来把她的胳膊抓住了,死命的把她往地拖,一边拖一边气急败坏的叫喊着。

    流云正睡得熟,突然觉得赵慎三在睡梦不停地打颤,嘴里还喃喃的叫喊着什么,把她给惊醒了,仔细一听,赵慎三叫的居然是:“红红……红红……好老婆别走……”她心里一阵苍凉,觉得自己枉然是天姿国色,枉然是对他情根深种,他却在今晚跟她柔情蜜意极度缠绵之后,梦里叫的依旧是他的糟糠之妻刘玉红。

    看着他睡梦兀自惊恐的脸,看着他眼角流出的眼泪,流云赶紧推醒了他:“三哥,你做恶梦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