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267回名不正言不顺的悲哀
    老太太原本是想谢谢赵慎三对郑焰红的一片真爱的,可是聚集了这么多年的委屈一经勾起,不由自主的倾诉起来,虽然赵慎三听的依旧稀里糊涂,但是他的脑子里却又泛起了老和尚的话“你的身是汇集了三个家庭的福禄,才能化灾厄成富贵的……”

    那么,老太太既然是郑焰红的亲生母亲,自然是一个家庭,郑家是第二个,那么,第三个家庭是哪家呢?难道说,跟郑焰红命运纠缠的还有一家人吗?那么会是谁呢?等等!总不会……是他家吧?

    赵慎三的脑子里猛然间闪现出一个人来,他越想越觉得真实,但越想越觉得心里更加七八下的不舒服,冒冒失失的问道:“伯母,您说您曾经带着红红寄养在亲戚家,那么这个亲戚不会是姓林吧?”

    朱长山半天都没有做声了,此刻听赵慎三这句话一出口,他母亲原本惨白如纸的那张脸更是如同遭了雷击一般灰败起来,赶紧大声呵斥道:“三,你胡说什么?还不赶紧去看看红红麻醉劲过去了没有,在这里胡咧咧什么?”

    朱长山过激的反应更让赵慎三心头那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浓烈,但是他也委实不忍心再刺激这位可怜的白发老人了,真的站起来走了出去,刚走出门,听到老太太终于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哭声,那声音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凄凉,听得他心里一阵阵发瘆。

    郑焰红的病房门口迹般的没人了,原来是郑家人跟范家人一窝蜂的都涌进医生值班室去问情况去了,他赶紧贪婪的把脸紧贴在玻璃门,红着眼睛无声的叫道:“红红,回来!红红,回来!红红,我不许你走!死丫头,你给我回来!”

    郑焰红一直都如同一个精致的蜡像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一任那高高的架子悬挂的吊瓶把各种各样的液体流进她的血管里,那只手一根透明的管子,一根血红的管子,反衬的那只手更加白的牙雕一般一动不动。

    可是,随着赵慎三发自内心的无声呼喊越来越痴狂,她的那只手突然间轻微的动了动,虽然动作十分小,但是赵慎三的两只被泪水蒙住的眼睛却依旧敏锐的扑捉到了这个情况,他惊喜的笑了,接着无声的说道:“乖丫头,听话了好,赶紧乖乖的好起来,我带你一起去感谢神明的护佑!”

    郑焰红的手再次微微的动了动,仿佛在回应赵慎三的话……

    “那个谁……呃,小赵,你过来一下!”突然,一声趾高气扬的声音传了过来,赵慎三一惊,回头一看居然是范前进,正摆出一副高高在的姿态用命令的口吻叫喊他。

    赵慎三看着愚蠢的范前进,恨不得一个窝心脚踢死这个混蛋,但是却不得不难舍的再看了一眼郑焰红,默默的走了过去问道:“范局叫我?”

    “我家的人连夜过来的,还都没有吃早饭,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去买点早餐会来吧,记住,我妈要喝新鲜的豆浆,我爸爸要吃面,我跟双双嘛随意点,什么都成,你赶紧安排去吧。”范前进一脸倨傲,吩咐佣人般吩咐道。

    赵慎三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不软不硬的说道:“对不起范局,我在这里照看郑市长,是受了黎书记委托代表市委在这里帮忙的,市领导马要过来看望郑市长了,到时候黎书记问起什么情况我自然要回答的,所以像买早餐这种‘大’事情,我想还是范局您亲自去较好,要不然万一我买错了豆浆,那岂不是事情大了?再说了,郑市长此刻还没有脱离危险,我这个下属尚且担心的吃不下去,您这个老公饿一饿想必也不会死掉的!”

    说完,赵慎三看也不看范前进转身又到病房门口去了,更因为刚刚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照看郑焰红的理由之后,他更加能够理直气壮的守在门口,陪着他心爱的女人,跟她一起熬过这生死关头了。

    不过赵慎三刚刚找的借口也并非完全不靠谱,而是黎远航那边,他也的确在朱长山的提醒下汇报过了,所以范前进空自被他刚才的回复气的七窍生烟,倒也不敢追过来跟他理论。

    没过多长时间,果真黎远航跟郝远方联袂来到了医院,当看到郑焰红伤得那么重的时候,都是十分震惊的样子,更加在得知郑老主任也在的时候,慌得什么似地去问安了。

    黎远航出来之后叫过赵慎三吩咐道:“小赵,你可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呀,二少在山里还等着你呢,你现在赶紧去山里吧,大典的筹备可是一点差错都不能出呀!”

    可是,算是黎远航也不知道,赵慎三在医院耽误这一会子,大佛那边又一场惨剧此刻也正在紧锣密鼓的酝酿之。

    赵慎三此刻看起来可真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胡子邋遢两眼红肿不说,连脑门子的头发都被他薅的东一簇西一撮的凌乱不堪。

    看在黎远航的眼里,他甚至连拼命压抑自己的心理不愿意用很刻薄的语言形容赵慎三都无能为力了,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嘀咕了道:“妈的,你小子对郑焰红还真是死心塌地,她受伤了你这么失魂落魄的,算是你老子娘遭了难,你小子的表现恐怕也无过于次了,看来猪是猪羊是羊,我算对你再好,你这块猪肉也贴不到我这头羊身呀!此刻如果是我躺在里面,你为了日后的路子,恐怕是不会连夜从二少身边赶回来的吧?呸呸呸!好端端的咒自己做什么,真是昏头了!”

    果然赵慎三一听黎远航让他尽快赶到景区去筹备开光大典,他也自然是明白那边今天的一切议程都要正是彩排,届时不单市里、县里乃至省里宗教系统的头面人物都要出面,连国家民委的官员也要亲自参加,更别提还有二少这个大大的贵人坐守在金佛寺里监工呢,而他这个从头到尾一直负责的幕后策划者如果不到场的话,好多戏是无法唱下去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