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298回慎三挑起风搅雪
    纵然是问心无愧,但是赵慎三从教委一个小科员一路披荆斩棘走到如今,虽然有了郑焰红这个靠山他走了不少捷径,但是却依旧对于官场的套路亲身感受了一个遍,自然更加明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仅需“莫须有”可以把你从九霄云端一巴掌压进五指山,五百年不得自由的!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并不是黎远航查不查的出问题,而是黎远航要查这个问题本身已经很成问题了!

    人最最恐惧的时候并不是灾难已经降临,而是预感到会降临但却无法估计到底会有多严重时的那种忐忑跟惶恐。 此刻的赵慎三觉得自己又成了热锅的蚂蚁,虽然不需要狂奔了,但是马会化为齑粉的绝望已经笼罩住了他的心灵,让他离开郑焰红的时候尚且艳阳高照的天空刹那间浓云密布,暗无天日。

    遇到困难的时候,赵慎三总是第一反应去问郑焰红的意见,此刻也是一样,焦灼让他连把车开进服务区的耐性都没有,那样冒险停在了紧急停车带,掏出手机拨打了郑焰红的电话,里面传来的关机提示才让他醒悟到女人的手机早不在了,赶紧拨了双双的,谁知双双却说她此刻没在郑焰红身边,在街呢。

    赵慎三哪里会想起来询问一下这当口为什么双双会在街?郁闷的挂了电话之后,任他再怎么有胆子也不敢拨打卢博的电话找郑焰红吧?也只好闷闷的发动了车继续往回赶。

    没了念想了他倒可以逼自己去分析黎远航的话了,此刻他的脑海复读机一般重复着黎远航的嘱咐:“小赵,我让你办的事情你私下办,别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郝市长那边,你明白吗?”

    “妈的,老子不明白!”赵慎三一头雾水夹杂着恐惧,自然是困兽一般发出了一声吼叫,但是很快觉得自己一盆浆糊般的脑子里猛然间闪过一道亮光,这倒亮光让他像是明白了点什么,可是仔细去抓的时候,亮光却又消失了。

    “别让郝市长知道……还特别别让郝市长知道……那么……这件事难道还能够一石双鸟的连政府也给打击了吗?没道理啊?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您黎大老板亲自指挥的,管人家政府鸟事啊?等等!‘你把财务明细分开,哪些是大顺昌投资的,哪些是省旅游局的专项扶助资金……等郑市长回去后还要跟政府的划拨资金对照……’

    老天,难道你这个狠心的老板居然杀了驴还不解恨,还想把磨也给拆了吗?这不是想从资金进出入手,连红红也给拉下水吗?

    黎老板呀黎老板,我跟红红为你鞍前马后的出了多少力,到了现在该摘果子的时候了,你居然为了独吞想要把我们俩都一打尽吗?而且还让我出面整理账目然后对付我们,你也太不把你家赵哥哥的智商放在眼里了吧?寻思着把我卖了还得替你数钱不成?

    哼!你不是怕郝市长知道么?正好,哥让你尝尝自食其果的滋味,反正是你先不丈夫的,也休怪我非君子了!”

    赵慎三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大寒大热的事情,而且更加太长时间脱离了秘书的生活了,所以脑子思考问题的角度已经很容易偏激了!此刻他因为迷惘跟恐惧,更是陷进了一个泥潭一般的误区里,越挣扎越陷的深。

    联系不郑焰红已经让他钻进了牛角尖,联想到能涉及到郑焰红更让他心神大乱,居然连黎远航这么明显的单单对付郝远方的计策都没有看明白,却越想越歪,越歪越怕,心里登时起了一个鱼死破般的念头,把车开得飞快,一路疾驰,当然原本他出发的晚,而且还走的稳妥的黎远航早了好多到达了云都市委市政府大楼。

    也是合当出事,赵慎三急匆匆把车停好往大楼走,刚走到台阶边,一闪眼,却正好看到郝远方的车停在了台阶下,秘书跳下车急忙跑到后排拉开了车门,当一只脚大刺刺伸出来的时候,赵慎三心里一动,几乎是下意识的赶紧把手机抓在了手里拨通了一个号码,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般感觉到郝远方带着他的秘书已经下车开始台阶,他一边慢慢地往里面走一边对着手机说道:“冯局,我是赵慎三啊!黎书记让我把风景区转租一来省旅游局的投资款划拨情况明细账赶紧弄出来,您在办公室不?我现在过去!啊?黎书记要这个干什么?呵呵,我一个小秘书怎么能知道呢?只管按老板的指示做是了……”

    赵慎三此刻仿佛通灵了一般,甚至已经不需要耳朵了,仅仅是身体的皮肤都能敏锐的感受到郝远方打从一听到他的电话声,放慢了脚步不疾不徐的跟在他身侧不远处,那领导人特有的压力让他的毛孔都有些收缩。

    “啊?不是不是,不是单单针对您这里,连我在下面承办的支出收入明细账都要呢,我估计这次是要彻底清查风景区的经济账了!咱们政府这边一直经手着财政,郑市长也许都有不是呢……嗨,我的姐姐,我不还担着干系的么?行行行,我现在过去找你,咱们面谈。”打完,他收了电话,加快了脚步往大楼里走去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头,更加丝毫没有发现了郝市长在身后的任何迹象,端的是天衣无缝。

    可是,把这通电话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郝远方心里的波涛可堪台风安娜了!虽然赵慎三打电话的时候并非大喊大叫,很有市委书记秘书一贯严谨小心的风范,但离得那么近,他依旧一字不漏的听完了这个电话。

    然后,虽然他的步伐依旧沉稳有力,虽然他的脸依旧波澜不惊,甚至遇到级别能促使他露出和煦的笑容的人时,他的笑容也依旧让人如沐春风,但是他内心深处对于黎远航的心思可由冷到热又由热到冷的转了好几个轮回,热到极致的时候岩浆横流,冷到极致的时候千山鸟飞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