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314回身世
    “嗯!我听你的哥。 ”郑焰红听哥哥替她考虑的那么周到了,乖乖的点头答应了。

    “呵呵,是啊,我们家的丫头那么优秀,怎么会跟怨妇一样看男人的脸色呢?所以呀,笑笑吧。”朱长山看妹妹眉宇间的郁闷散去了,笑了起来。

    郑焰红果真笑了,车慢慢的开到了湖边,郑焰红突然间怪的问道:“对了哥,你怎么会知道我在丹桂园的?而且你怎么知道我这会子会出来呢?”

    “唉!”朱长山叹息了一声说道:“你一直在省城住院,我又不方便去看望,你的情况都是我打电话给小赵了解的,今天早我又给他打电话,他说你回来了,我说我等下去你家看你,他吞吞吐吐地的说你昨晚没住在家里。我一想你只能是住在这里了,所以开车过来在你家楼下等着,谁知道你出来了跟一个游魂一样看都不看,只管往前走,我也跟着你了。”

    “嗯,那个……那个……她好吗?”郑焰红想起自己转往省城的时候,在被抬车的路,明明清楚的看到黄向阳的母亲,也是她的母亲满眼泪水的站在门口痴痴的看着她,她心里也不是不触动,此刻嘴不由心的问了出来。

    朱长山自然明白她问的是谁,心里一阵柔软,明白这个妹妹虽然嘴还死不承认母亲的存在,其实心里早已经接受了,把车停了下来,看着郑焰红低沉的说道:“妈还好,是不放心你,天天掉眼泪,后悔的说如果知道你这么在乎这个结局,当初她算再难,也一定会把你带在身边养大的……唉!不过你也别勉强自己去接受妈,毕竟几十年的成长经历也不是一天半天能忘记的,这种事跟你的婚姻问题一样不要强求,等你觉得可以毫无思想压力的接受了再说,如果一辈子不能接受我也不会怪你,因为这也是妈当年行为不谨慎的结局,怪不得别人的!”

    “嗨,你怎么这么说妈……呃……说她呢?”郑焰红一看朱长山用不屑的神态形容母亲,不由自主的急了,那个她一直不愿意喊出来的字居然冲口而出,但她很快不自然了,觉得挺对不起从小到大把她当宝贝般养大的养母,赶紧又改过来了。

    “唉,当年咱们家的事情你很多都不清楚,虽然妈那么做是为了挽救我爸的名声,但是我到现在还是觉得想要扛过灾难法子多得是,赔自己的身体是最最愚蠢的举动!当然……也许咱们都不了解母亲的情感,我总感觉她一直爱着郑伯伯的……”朱长山其实很不愿意谈起父母的事情,但为了让郑焰红有一个直观的了解,勉强自己说了出来。

    “哥,我一直不太明白到底当年两个家族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居然会造成咱们俩都跟郑家扯关系呢?算命的说我爸爸跟四个女人都有纠结,可他从我记事起是那么枯燥无味的军官啊,从哪里也看不出他居然会有那么多桃花运的吧?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啊?”郑焰红生的喜欢瓜清水白的性格,对于父母的事情她虽然一直在竭力回避去了解,但并不说明她内心深处不渴望了解清楚,此刻被朱长山一挑起来,立刻忍不住问道。

    朱长山满脸郁闷的说道:“唉……我也只是了解一点罢了,只知道当年在军营里发生了一起很严重的事故,这起事故牵涉到三个高级军官,在处理的过程,首要的责任人因为懦弱推卸了责任,让原本没有责任的一个人替他承担了错误,并且导致那个人受到了严重的处分。第三个人在事故发生时也在场,自然是替这个胆小鬼作了伪证,结果坐实了没有责任的那个军官是完全责任人的罪名,导致那个人受到了严厉的处分,职务被一搂到底。但是这个人也很义气,明知道受到了陷害,却自始至终都没有为自己申辩,那样替那两个胆小鬼‘弟兄’承担了罪责,被关了起来……”

    郑焰红的神情越来越震惊,她惊愕的盯着朱长山问道:“什么样的事故啊,职务都没有了还要坐牢?”

    “军火库失窃案!”朱长山闷闷的说道:“丢了好几把手枪还有几百发子弹,这种事故当然不会仅仅撤职可以罢休的,要不然那两个直接责任人怎么会违背良心指证自己的好朋友呢?”

    “天!那这个人也太傻了,这样心甘情愿的背了黑锅吗?”郑焰红接着叫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