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321回沦为工具的男人
    “郑焰红……你!你好狠……我赵慎三今天才算彻底明白你是怎么样狠心的一个女人了!好好好,既然你这么看待我,那我赵慎三也不是卖身的鸭子,从此之后,不伺候您了!”赵慎三被郑焰红刺激的差点疯狂,自尊心如同蛇蜕般一寸寸被女人喷着毒焰的话剥落,目眦欲裂的一字字从牙缝里迸出这些话之后,转身冲出卧室,惊天动地的把门一摔离开了。

    而郑焰红在他走后却收起了刚刚的漠然,眼里慢慢的、慢慢的渗出了眼泪,然后流成一片汪洋了,委屈跟懊丧混合着莫名其妙的伤痛折磨着她高傲的心灵。虽然她一再的告诉自己这个男人不值得她难过,丢弃了很是无所谓,但是她的心却不会欺骗她,那硬生生的疼痛无不说明了她的确是做不到那么超脱的!今晚没来由的吃完晚饭突然开车来到丹桂园,说明了她无法对这个男人不在乎!这个男人能牵动她每一根神经都为他的走而痉挛,她明白这种痉挛叫**,而她,却在刚刚,亲手把这爱放走了,掐死了,毁尸灭迹了!

    “滚滚滚!滚得越远越好,姐离开了你活的更好!还给了你死小子脸了,居然跟我耍脾气,哼!”她一边哭一边嘟囔着,仿佛在给自己打气,但是却越是这样越是更加伤心,最后索性跟赵慎三睡在这里时一样,拉过被子蒙住脸不动了……

    赵慎三冲出这个曾给他带来无数旖旎快乐的小家,恨不得弄一颗原子弹来把世界毁灭掉才能解脱他心头的屈辱,曾几何时,他以为从心理到社会地位都已经跟他痴爱的女人平等了,可谁知在人家心里,他居然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工具!

    工具!

    工具!

    工具啊!

    一个花钱能买到、用权能换到,利益能撷取的东西!

    东西的意思是没感情、没生命,用过了可以丢弃的……东西!仅此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赵慎三,这是你准备抛家舍业、不惜让白发奶奶跟父母伤心也要争取的爱情吗?这是你用生命去疼爱也毫不吝啬的女人吗?你为了她辜负了贤惠的刘玉红,辜负了痴情的流云,辜负了卑微的小柔,为了换来今天这顿折辱吗?

    你对她那么不惜一切的爱换来一个‘工具’的名分吗?你真是天地下第一号的大傻瓜了!人家那么高高在的大小姐,跟你谈情说爱的无非是票你一把罢了,你这个猪头才会傻乎乎的信了,还拼了命的跟人家玩真的,现在你明白了吧?烂泥巴永远是烂泥巴,算是贴在了人家金子做的墙壁,也总有一天被人家无情的剥掉扔进垃圾桶!”

    赵慎三连车也不开了,疯子般一边走一边狂笑,脑子里旋风般的闪现着刚才的那些想法,漫无目的的走到大街,随便坐在一家夜市摊的座位,狂叫着让老板拿酒来,然后一瓶一瓶的喝着啤酒,一直喝到天地一片昏暗,日月一派混沌才在老板的“帮忙”下结了帐,又被塞进了一辆出租车,迷糊间居然报出了自己家的地址,司机把他拉到那个小区门口,把他拖下来放在路边,拿了他抽出来的一张百元大钞,一溜烟的开走了。

    赵慎三哪里还能楼,迷糊的靠在墙,终于忍不住呕吐起来。恰好刘玉红接了跳舞的丫丫刚回来,看到一个醉鬼扶着墙在吐,她厌恶的刚想避过去,看到那个人居然十分眼熟,仔细一看竟然是老公赵慎三,登时吓了一跳,赶紧扶着他叫了一个邻居,帮忙把他弄回了家。

    一家人看他喝成这样,都是面面相觑,刘玉红把他脏衣服脱了弄到床,让老人都放心出去歇着,说她一个人照顾行了。

    赵慎三的心里迷迷糊糊的都是郑焰红,加酒醉后的头疼跟反胃,难受的“呜呜……”哭了起来,刘玉红心疼的用湿毛巾给他擦拭着额头,哄孩子般的哄着他。谁知道赵慎三猛然间拉住了她的手开始哭诉起来:“……呜呜呜……红红,我知道你并不是把我当成工具的……你是伤心我没有尽快给你一个家,一个名分对吗?”紧抓着刘玉红的手,赵慎三呢喃道。

    刘玉红欣慰的微笑着抚慰道:“三,我不伤心,只要你有这份心行。”

    “呜呜呜……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悟空啊!我有爸妈,有年迈的奶奶,还有那么小的女儿,她们都离不开刘玉红啊……我如果硬生生赶走了她们母女,我们家的天岂不塌了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