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326回卢博文深夜教义女
    最最值得忧虑的还不是以的因素,而是一任省委书记很是怪的退休在h省了,现在虽然不班了好几年了,但是余威尚在,李彬作为空降领导,自然不能落一个对前任书记不尊重的名声,这个人既然被范家搬了出来,算是为了维护“尊崇老领导”这个名声,李彬都不会维护郑焰红的!

    不过有些话算是赵慎三都不能告诉的,彬书记是把他乔远征当成彻头彻尾的心腹才会在老省委书记走后,两人回到书记住处,吃饭的时候当聊天,忧心忡忡的分析给他听的,言语间对郑焰红年轻轻的身居高位,不踏踏实实工作却挑拨关系十分不满。 ()

    乔远征当时自然不能从工作角度替郑焰红辩白,因为他跟李书记在吃饭的私人场合说话很是亲近,故意仅仅轻描淡写的从生活角度分析道:“如此看来,范老书记说郑焰红跟黎书记秘书有私情一事纯属虚构了,要不然为什么这个小赵被安排的那么惨郑焰红都没有出面呢?夫妻之事都是各说一面理,前段时间郑焰红在省医住院,大家都知道是因为范老书记的儿子勾搭了小保姆导致郑焰红气急撞车的,所以也不排除范家是恶人先告状。”

    当时虽然彬书记不置可否,但是一直没有做出告诫郑焰红的举动,足以说明他还是听进去了乔远征的分析,这才按兵不动静观其变的。乔远征很明白彬书记喜欢“稳”的脾气,只要这段时间不再起什么风波,估计过阵子把郑焰红的“乱子”给忘记了,所以他才会那么严厉的警告赵慎三,近段时间千万不能让郑焰红出现在省城大院,更不能火浇油的闹离婚了。

    赵慎三倒是根本想不到背景居然那么深,但是他一向对乔远征的话十分信服,又看得出这位二号首长对他这个兄弟的的确确是十分尽心的,点头说道:“好的,大哥,我都听您的,也会劝说郑市长这些日子尽量低调!只是还请大哥指点一下,目前的影响该如何去补救?”

    乔远征慎重的想想之后才说道:“你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不是跟郑焰红在一起呀?那么想必她现在一定回家去了,不是找郑主任是找卢省长去了对吧?我估计卢省长一定会设法跟彬书记沟通的,那样的话,郝远方的小人行径会被李书记所不齿,如果他对云都的事态抱着观望的态度……要不这样吧,我找合适的人点一点郝远方,那也是个官油子,为了自保坚决不敢再起波澜的。只要表面的稳定重现出来,慢慢的时间会淡化一切了。所以我建议你既然下去了,老老实实沉下去做点事情,能够在艰苦的地方做出成绩,才会更加引起领导们的看重。至于你说的补救措施,我看啥都不如按兵不动的好。”

    赵慎三佩服的五体投地,忙不迭的点头,两人吃着饭喝着酒继续闲聊,说起了生意的事情,乔远征也是没有可以说真心话的人选,好容易跟赵慎三投缘自然很是开心,酒喝着喝着兴奋了,突然间冒出一句话来:“郑焰红挺聪明一个女人呀,怎么这次这么傻呢?她现在难道不明白郑老主任已经不行了,她的靠山是卢省长才是,怎么会在卢省长即将升任常委的关键时刻添乱子呢?一旦把卢省长给连累了,那她的遮阳伞可没了啊!”

    赵慎三一凛,但根本连问都没问怎么会牵扯到连累卢省长,只是接着跟乔远征喝酒聊天。而乔远征可能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绝口不提官场的事情了,倒是提起流云进京后,十分得公婆喜欢,跟二少的婚期已定,年前会结婚的事情来了。

    提起流云,乔远征又讥讽赵慎三放着登天的梯子不用,被发配的时候不找他也罢了,为什么二少那么好的关系不用呢?算是流云出面给黎远航打个电话,他也断然不至于这么惨的,又笑话他为了爱情下乡锻炼,其痴情壮举应该载入吉尼斯世界记录才是。

    这句玩笑让赵慎三在苦笑之后登时心里闪过一道亮光,他心想既然现在省城关系如此错综复杂,一着不慎说不定连卢博都会受到波及,那何不利用一下二少,让他跟彬书记递个话呢?岂不好过让卢博在最敏感的时候替郑焰红出面,说不定还会招来李书记不满呢?要知道卢博现在不单单是郑焰红的父亲,在他赵慎三眼里,也早跟亲爹一样亲了呢!

    他一念至此倒十分后悔不该让郑焰红去找卢博了,笑着说道:“乔大哥,咱们俩喝酒怪没意思的,既然李书记今晚不找您了,干脆把叶子小姐接过来一起喝吧?我已经订好房间了,晚你们住在这里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