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330回郝远方的暗算
    而她却在玩出这个杀手锏之后,开一面的放走了尴尬无的审计团,不正是为了让审计团在庆幸之余自然而然的迁怒于他郝远方这个邀请者吗?这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啊?难道她跟黎远航是一伙儿的?这是明摆着要让他郝远方背后挨一刀吗?

    但是王华峰却告诉他那笔帐的的确确是毫无差错!而且还暗地告诉他,这笔账的问题已经从单纯的查账变成了一种对高层**的狂妄挑衅,现在非但是他这个邀请者成了众矢之的,连审计厅都被连累的受了批评,李厅长已经给王华峰打了电话,说要不是郑焰红措施得当在最后关头封锁了媒体的消息,这件事的后果势必不堪设想!让他万万不能继续拿这个问题做章了。

    挂了电话之后整整一晚,郝远方都在分析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猛然间,郝远方好似看到了永远恭谨的站在黎远航身后的赵慎三,一瞬间,昨天赵慎三在他面前打电话的情景又回放了一遍,他心里猛地“咯噔”一声,暗自惊呼“当了!”

    从赵慎三做郑焰红的秘书开始,当时分管教育的郝远方经常跟这个小伙子接触,每次他代表教委送材料或者是替分管领导写讲话稿,工作态度之严谨是郝远方经常自叹自己秘书不的,那么谨慎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在昨天,把那么重要的事情打电话告诉冯巧兰呢?而且还在政府大楼的台阶边走边打?当时他在这小伙子身后,不信这小伙子一点都没感觉到?

    等等!郝远方一下子想起来昨天他下车的时候,虽然半身还没探出车外,但偶然间一抬头,似乎还是看到了赵慎三距离他的车两三个台阶的样子,他此刻越回想越清晰地断定,那一刻,他是看到了赵慎三的眼睛了!当时台阶站着的这小伙子虽然低眉顺眼的谦恭无,可是那双眼里却不知怎么回事偏让他感觉带着一丝的得意之色,单仅仅是一撇间,那小伙子貌似没看见一般往走了……

    郝远方在屋里踱着步,继续循着回忆寻找昨天的蛛丝马迹,他的眼前出现了这样的画面——原本赵慎三转身可以很快的拉开跟他的距离,但是那个小伙子在他前面掏出了手机,在拨号的时候脚步放缓了,等到他恰好到了他身后一步距离,能清晰地听到电话声的时候才开始迈开了步子,却又始终仅仅超前他一步,好似精密的算计好了这个电话是打给他听的一样!

    “妈的!”郝远方懊恼的骂了一声之后坐在沙发,第一反应是赵慎三跟黎远航演这出双簧是让他出丑的,但是他毕竟心思细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因为黎远航的秉性他自认为是清楚地,那个人那么追逐名利,为了捧层的臭脚不惜当自己的秘书都亲自下去弄那个什么狗屁景区,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层是不希望被公众瞩目的呢?

    看昨晚郑焰红煞有介事的还弄了什么记者招待会,算是最后封锁了消息,面也难免会知道的呀,难道他不怕引火烧身,被层责难吗?以黎远航老狐狸般的性格,这种风险是绝对不会冒的!

    那么,那个小女人到底是受了谁的指示这么办的呢?总不能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拿省城检查团寻开心吧?以郝远方对郑焰红的了解,那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啊,而且她在省城有着那么灵敏的消息来源,她怎么不怕玩大发了呢?

    明白了!她之所以不怕,是因为无论从政府责任人、还是这件审计事件的发起者都是他郝市长郝远方,而她郑焰红充其量不过是个执行者罢了,“有命下不得不从”,郝远方,终究都是那个无可躲避的责任人!

    把焦点锁定在郑焰红身之后,赵慎三的动机也不言而喻了!这个年轻人原本是郑焰红最最忠实的走狗,送给黎远航无非是郑焰红在黎远航身边安插了一个钉子而已,亏得精明一世的黎远航还当捡了个宝一样信任有加,不定啥时候会被这根钉子扎进骆驼蹄子里,让他行走不得!

    ---黎远航一定也被蒙在鼓里了,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这个小女人授意那个秘书挑起来的事端,最后无论是黎远航或者是他郝远方被层责怪,最大的受益人一定是这个小女人!

    ---审计团是他郝远方了圈套之后主动邀请来的,层怪罪他也是责无旁贷,那么他出了事,最可能取而代之的是已经是常务副市长的小女人,这不很能说明问题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