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380回小男人脱胎换骨
    更仿佛她跟那个叫赵慎三的男人之间,所有恩怨纠葛,都随着那个叫刘玉红的女人对准她的肚子、对准她们的孩子踢出去的一脚又一脚一点点消散了,更加如同此刻她虽然看不到,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随着锥心刺骨的痛楚,在她体内“汩汩”流淌着的血液一样悄悄流走了……

    一路,疼痛如同跗骨之蛆如影随形,一点点的磨砺着她的神经跟她的心灵,如果仅仅是疼痛也罢了,偏偏这疼痛伴随着的是她生命的又一次延续正在缓慢的消失,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母亲,什么样的痛这样的痛还要刻骨铭心?但是她依旧没有纵容自己晕倒,更没有纵容自己流泪,她内心始终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她不能死,此刻死了是带着浑身污点的!

    而放纵自己困倦跟晕倒掉之后,她很可能此长眠不醒了,虽然对此刻痛不欲生的感觉相,也许死了会更轻松一点,但是她却依旧顽固的让自己的神经紧绷着,宁肯一点点体会疼痛带给她的折磨,也不肯闭眼昏迷掉。

    省城医院自然也不会云都的医院仁慈一点,如同老天给她的惩罚一样无情,医生给出的结论一摸一样---宫外孕大出血,需要马手术!

    范前进得知这个消息后脸的震惊、恐惧、屈辱、痛恨、绝望一概没有逃脱她的眼睛,在这种时候,她居然十分怪的对范前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心疼!她心疼了这个男人需要面对老婆出轨带给他的种种耻辱,连逃避的机会都不曾有,更加连提前知道好让他有点思想准备的机会也不曾有,那么突兀的被放在了“活王八”这样一个标志性建筑面,头被迫扣了大大的一顶绿帽子,接受着众人的围观。

    在这个时候,郑焰红是想起了赵慎三的,而她脑子里并不是怨恨他无能没有阻止住刘玉红的行凶,更加没有埋怨他此刻不该不守在她身边,而是十分诡异的想如果此刻换了他是范前进,他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呢?

    想到这时,郑焰红居然有一种很滑稽般的感觉,所以,当范前进苍白着脸把他自己藏进病房里,是亲哥哥出来签字手术的时候,郑焰红没有丝毫的怨怼,对任何人都没有。

    她仿佛成了一片透明的玻璃,对任何人都怀着无所谓的漠然,而把这一切的痛苦都归咎为自作自受,所以才会对朱长山嘱咐让他在她万一死掉之后不要迁怒任何人,包括赵慎三!

    天可怜见,手术过后,孩子自然没了,但命是保住了,郑焰红刚刚庆幸了一下,听到了婆婆的冷嘲热讽,这样的难堪和羞辱是往昔刚烈如火的她绝对无法忍受的,但如今她又能怎么办?

    虽然范前进仗义的替她遮掩让她心里无的感激,更加无的愧对他,可是她更明白范前进那样的性格只能替她瞒得了一时,绝不会有能力面对她那个满腹诡谲的婆婆百般审问,总有说出真相的那一天。

    而郑焰红,也仅仅祈祷神灵能保佑这一天迟一点到来,能够迟到她已经好了,也已经跟范前进办好了离婚手续,到了那时,她的贞洁与否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还好,爸爸妈妈也被婆婆的情绪激怒了,他们共同发难赶走了她,连范前进也被双双不知道带到哪里去了,这给了她充足的休息时间,让她可以静静的跟亲人呆着了。

    赵慎三来的时候她其实已经清醒多时了,只是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算是爸妈也懒得搭理,随着孩子跟血液流走的好像不单单是她的精力,还带她的热情跟感觉都一并带走了,此刻留在她心里的只有深深地倦怠。

    累,疲惫不堪,仿佛已经累到内心连同头脑都成了一片空茫,所以,她宁愿借着手术后可以恣意昏迷的理由放任自己奢侈的昏迷着,堂而皇之的漠视着她不该漠视的亲人。

    赵慎三进来了,他那么的哀伤,那么的深情款款,那么的满脸痛惜,他情真意切的跪在地,表达着他的心疼,表达着他的愧疚,表达着他的爱意。

    但是,这一切跟她有什么关系呢?她在没有睁开眼睛之前,已经拼命努力让自己聚集起所有的精力去考虑她该如何对待他了,但是她却很遗憾的发现自己失败了!所有的思考能力都碎成了一点点大的、怎么拼凑都无法完整的碎屑了,任凭她用尽被鲜血带走后剩下的所有精力都无法拼凑到能够利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