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402回忽略了姐姐的暗示
    郑焰红是一个怎么样心思缜密的人,赵慎三最是清楚,所以他认为此刻他最需要的是仔细思考一下女人为什么让他联系京城的关系,更加衡量一下是否该听从女人的话。

    呆呆的坐在花坛,赵慎三其实很想给郑焰红打个电话或者是发个短信问问看到底为什么要让他因为县里的动乱动用二少这么严重的关系,要知道这种关系虽然也不能算不亲密,可是用的多了毕竟惹人家烦,他更加认为这次自己为的是工作又不是自身出了毛病,何必那么蝎蝎螫螫的杀鸡用牛刀呢?

    想到这里,他自负的想也许郑焰红是因为这段时间连续出事心眼变小了,而且又对他这个男人关心的过甚了一点,所以才会生怕他出了什么差错,宁愿保险一点也不愿意担风险,这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

    这个想法让赵慎三浑身暖洋洋的,他站了起来看着天的太阳,那太阳在冬天显得更加可贵,他想郑焰红对他赵慎三来讲是冬天正午的太阳呢,永远的给他提供温暖跟方向,甚至失去了她,他连光明都没有了。

    但是,他却并没有按照女人的吩咐跟京城联系,因为他依旧觉得男子汉大丈夫考虑事情毕竟要大气一点,女人家心眼小怕出事,可是这种关系不到了生死关头还是少用为妙,所以他站起来楼了。

    其实赵慎三是很应该听郑焰红的话的,因为那个女人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在政治的敏感度以及事业的整体衡量着赵慎三不知道高明了多少,要不然也不会一个人做出那么大的事业了。而且她这次让赵慎三联系流云也并非仅仅因为桐县的乱子,仅仅因为这个的话,也的确不必要动用这样了不得的关系。

    惜乎赵慎三这些日子一伤于感情,二伤于事业,脑子早失去了跳出三界外的那种超脱,有了一种人在事迷的恍惚,他似乎已经忘记了他在云都昏头昏脑的跑到丹桂园时,朱长山抓住他到湖边告诫他的话,更忘记了朱长山说市纪委正在监控刘玉红,更不明白他身笼罩的危机并不是桐县这场事故,而是云都市里对他跟郑焰红暗地展开的一场劫难了!

    赵慎三自认为对于郑焰红这样的一个女人,这个世界已经没人他更加了解了,所以他对于这一次那么深的伤了郑焰红,而这个女人在他有灾难的时候如此轻易地谅解了他,并且摒弃了怨恨暗地帮他完全归结于两人之间的爱情了,这也让他过高的估计了他个人的魅力以及过低的衡量了女人的傲气了,他哪里明白郑焰红能够如此大度的给他希望是因为云都市有一张已经黑压压的冲着两个人压了过来,如果这个节骨眼还闹气的话,无论是谁都是极不明智的,更加是难以逃避的,所以,女人才赶紧做出姿态来了。

    所以,他自信的想此刻郭富朝在楼一定也难以安抚住代表们的情绪,而他赵县长也是时候该高调出现了,他更加自信他能够有能力让代表先退出去,而他可以跟刘天地一伙儿谈谈条件了。

    果然,当赵慎三走进县长办公室的时候,看到郭富朝正取代了刘天地跟尹柔对话,在那里拍着胸脯承诺道:“你们尽管放心,关于事件的处理我们县里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说法的,但是现在大家都围在这里,我们想要安排布置解决问题的方案跟行动都腾不出功夫啊!所以我以县委书记的身份给大家保证我们已经有了妥善的处理措施,大家先把人抬回去赶紧安葬,善后处理一定会让大家满意的行不行?”

    郭富朝的承诺那么空泛,别说代表不答应了,算是在门口听着的赵慎三都觉得太不实际,更何况那些关乎着切身利益的百姓们呢?

    “郭书记,既然您说政府会让我们满意,那么现在已经过了午了,请问您现在抓到凶手了吗?您说我们坐在这里耽误您决策,那么请问您在出现之前都干嘛去了?难道您作为一个县里的最高决策者,居然到现在才知道出了事了吗?您想让我们安葬我的父亲,那么请问我父亲的伤痕跟死因不需要法医鉴定了吗?您如此草率的做出让我们安葬的决定到底想怎么给我们说法?”尹柔首先没那么好糊弄,直接了当的把郭富朝妄想一开口扭转局势,把刘天地的无能给一下子彰显出来的初衷给打碎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