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爸爸进常委了
    可是事态却并没有如女人所愿慢慢平息,随着外表的平安无事,她这边接到的信息越来越诡异,首先是卢博已经不来医院看她了,还连她的电话也直接挂掉,然后是乔远征傍晚时分突然来访,说是探望却两手空空,而且神态严峻的一进来把双双赶了出去,私下跟郑焰红说了些什么,这可让郑焰红听的花容惨变,大惊失色了!

    乔远征仅仅呆了不到十分钟走了,但是郑焰红却在他走后一个人偷偷的哭了好一会子,然后才赶紧打起精神叫进来朱长山,兄妹俩又密密的商议了好久,朱长山急匆匆离去了,等他到夜里再回来的时候,身边带回来两个神秘的客人了。

    这一切赵慎三自然是不知道的,那时的他所有的精力还都在对他冷若冰霜的郑焰红身,后来又失魂落魄的回到桐县,更加在郑焰红跟神秘客人抱头痛哭并且商议对策的同时,却阴差阳错的在桐县的新宅里,跟送门的尹柔做出了对不起这个为他的不慎正在苦苦补救的女人的事情,更加在第二天懊悔间回到云都,先发现刘玉红的怨毒与报复,更错加错的去了丹桂园,遇了接来神秘客人之后回云都善后的朱长山,又被他狂殴一顿更告诫了一通,更加丧家犬一般返回桐县,结果一觉醒来发生了尹柔父亲被打死引发的闹访事件。

    郑焰红早明白此时此刻,她给赵慎三打电话或者是用别的联系方式去暗暗通消息“串口供”都是极不明智的行为,而她更明白赵慎三有一些关系是她都无法联络的,现在到了两个人乃至两个人背后的靠山都十分紧要的荣辱关头了,那些关系不动用是不行的。

    所以郑焰红才在万般无奈之下,借恰好来探望的桐县县委书记郭富朝的嘴,把这个紧紧关乎两个人是否安全的口信给捎了回去,但是,猪头却又刚愎自用的赵慎三却硬生生误解了她的良苦用心,居然没有听她的话赶紧联系二少,硬生生错过了最后一个可以补救的良机!

    但是,世事是如此,好跟坏总是不绝对的,也总是相辅相成的,算是在赵慎三突如其来的遭受到审问的时候,更在郑焰红躺在病床惶恐不安的时候,省城里却迎来了来自国家的使者,带来了关于整个h省两委班子的调整件,卢博果真如愿以偿的成为了省会市南州市市委书记,成功晋级省委常委。

    但是,卢博因为曾经跟李彬书记一起赴京活动,想要得到常务副省长的位置,都获得认可了却因为他木讷而失机错过,要不是李书记力保以及赵慎三机灵的替他准备了礼物补救,连这个市委书记也不一定能不能到手呢。

    出于一种不甘心的心理,卢博自然是要对空降下来的这位常务副省长的出处好几分的,这也让他在会后面见李书记的时候详细的询问了取代他的那位常务到底是何方神圣了,问完了,他心里更加惊疑了!

    李彬书记看着这个最得力的手下终于在他的一再力保下艰难的进了常委,心里也很是欣慰,但是他对这个退而求其次的结果自然也是有些别扭的,因为那个顶替了卢博空降来的常务副省长今天被组部的同志送来之后,在会前会晤的时候,心思细密的李书记发现那个人跟省长白满山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是这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让李彬书记心里“咯噔”一下,自己力挺的卢博接任南州市委书记的胜利感硬生生被压抑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懊丧跟不甘心!

    作为一个省委书记,李彬为什么要不惜亲自出马带着卢博去京城活动呢?为了替卢博要这个常委,他甚至连自己等闲都不舍得利用的老首长的关系都用了,其目的还不是自从省长白满山站稳了脚跟之后,现如今在为政已经隐隐然与他分庭抗礼了!

    如果仅仅是各司一职各为其政也罢了,可是这个央空降的少壮派领导居然渐渐的开始露出锋芒,大有连他这个省委书记都不放在眼里的形势了,这怎么不让李彬心里气闷呢?这根本不是他作为一把手心胸是否开阔的问题,而是一种下属很放肆的越权了。

    其实党政两职历来都有起冲突的时候,算李彬跟白满山两个人都是耿直能干的领导人,但既然是两个人,更加是职务相等但权柄又有高下之分的两个领导人,对于同一件事情的认知方法以及处理方法自然是不会一摸一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绝对的权威跟绝对的服从状态存在,必然会因为工作引发两个人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无关人品,更无关操守,仅仅是一山不容二虎的局面,要想达到绝对的和谐,那也是绝不可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