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502回听墙脚
    按理说以他常务副省长的身份,算是知道刘佩佩是林茂人的前妻,这总是能说得清楚的呀,而且关于他安排刘佩佩咬死林茂人的事情这会子想必还没有成效,那么是什么促使林茂天不惜屈尊亲自出马干涉呢?难道说有关于说明书的玄机提前泄露了?不应该啊,这件事做得那么机密,怎么会走风呢?但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林茂天做出这样的举动呢?

    赵慎三越想越是心里不安,好像有一个绝大的隐患没有消除,但是却有总想不出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这可是关乎着最后成败的关键环节啊,如果被林茂天掌握了先机并且成功阻拦了鉴定,那么让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效果会大打折扣,说不定人家反败为胜也未可知啊!

    他不停地迫使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一定要想透彻问题出在哪里才行,可是说也怪,他再次把所有的环节都想了一遍,依旧觉得没有泄密的可能,思来想去的同时下意识的翻弄着手机,当看到林茂人的名字时他索性把牙一咬想到,反正要面对的,还不如直接问问林茂人找他干什么,说不定还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他拨通了林茂人的电话,很客气恭敬地问道:“请问您是林书记吗?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林茂人的声调依然一如既往的木呆呆的不带丝毫感情,纵然是他这些话原本是应该带着浓烈的情绪来说的,可说出来之后,依旧如同干干的馊米饭一样寡淡无味:“嗯,我是林茂人,我联系你是想问问你你跟郑焰红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没有,你如果不愿意回答可以不说,但请别骗我。”

    赵慎三万没想到林茂人找他居然不是问了案件的事情,而是为了郑焰红,这让他登时从作为对手的身份瞬间升华成为情敌了,高度戒备的说道:“林书记,如果您问这件事跟工作有关,我可以告诉您我跟郑焰红已经是夫妻了,但您如果出自私人角度的话,我只有四个字了,那是无可奉告。请问林书记我这个回答您还满意吗?”

    林茂人好似一滞,然后很艰难的又追问道:“可不可以请你解释一下你们两个已经是夫妻了代表什么?是事实在一起了还是通过法律了?请你正面回答我好吗?”

    听着林茂人终于连架子都绷不住了,居然这么动容的问出这么几句话,赵慎三心里涌起一阵酣畅淋漓的自豪感,很豪迈的笑道:“哈哈哈,林书记,我还不怕告诉您了,我跟郑焰红是在一起了没领证,怎么,您追问这个干什么?”

    “哦,谢谢,我知道了,那么再见吧。”谁知道林茂人听到这句话之后很快的客套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你***难道还想跟老子抢吗?我看你这老混蛋是异想天开!”赵慎三问人家林茂人问这个干嘛之后,如同高高举起一只拳头等着对方挥拳过来要迎接了,谁知道人家却连招架都不招架轻飘飘退却了,这反而让他那只拳头用了满力却打在了空气里一般难受,懊恼的骂道。

    本想着利用这个电话知道一些端倪的,谁知道心里一根刺没拔出来,反倒又被插进去一根,再想想昨夜听到郑焰红那边还有个范前进也在纠缠不休,心里更是烦闷的只想把天捅个窟窿,倾泻下来滚滚天河水把觊觎他老婆的臭男人都给淹死掉!

    手机猛然间再次响了,正满脑子混杂思绪的赵慎三一惊,差点把手机给扔出去,赶紧捧住了看时,却看到是郭富朝又打来了:“小赵兄弟,咱们该回去了啊,你在哪里?”

    赵慎三心里哪里放得下回桐县去班,赶紧说道:“郭书记,您如果回县里有急事先走吧,我还要去云都催一催新农村建设的项目款的,马要过年了,再不开工资会出事的。”

    郭富朝自然是答应着挂了电话,赵慎三心乱如麻的急匆匆起来收拾了一下子出了门,在家门口想了又想,还是觉得宁肯心里存着疑团,也不敢在这种紧要关头冒冒失失的去公司或者是去打探案件的情况,更加放不下郑焰红,只好开车回云都去了。

    赵慎三一路飞驰,车到云都也还刚刚十点,他原本想等午约了郑焰红一起吃饭的,可又怕女人有什么应酬,把车下意识的往自己家方向开去,却不知怎么的,越离家近,尹柔那张此刻在他脑海里已经仅剩下诡谲狡诈的小脸越是清晰,他懊恼的甩甩脑袋,立刻,郑焰红的脸取代了尹柔占据了他的头脑,可煞作怪,一想到郑焰红,他心头却猛然间感到一阵阵莫名其妙的惶恐不安,仿佛这会子不见到女人永远见不到了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