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516回般若堂敞开心扉
    可怜赵慎三一整天都在忍受情绪时高时低引发的波动,加他不得不再次跟尹柔虚与委蛇带来的强大屈辱感,还有郑焰红若即若离的态度,加林茂人雪加霜的一番打击,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在这寒夜的街头萌生了一种不真实感。

    原本天冷的夜晚时候人的情绪容易脆弱,赵慎三这个平素必须伪装的无坚不摧的能人一旦卸掉了假面具,那种虚弱反倒平常人更甚,竟然连理智都被软弱吞没了。

    孤独的、混沌的赵慎三也不敢去卢博那里,郑焰红没回来,他一个人更加不想回那个新家去,在街磨蹭了一会儿,抽完了半盒烟。

    把空烟盒揉碎扔掉,赵慎三看着天居然开始飘落零星的雪花了,晃悠着了车,下意识的打着了车开动了,虽然车里有暖气,但看着车窗外的行人都纷纷用羽绒衣的帽子包住了头行色匆匆的往家跑,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如同无根的浮萍一样,居然连家的概念跟温暖都感受不到。

    一阵莫名的寥落与失落夹杂着不知身处何地的迷茫感陡然间袭心头,痴了的赵慎三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在省城的街道穿行着,不知不觉的,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门脸,更加有两行霓虹灯组成的对联冲进他眼“一尘不染清净地,完善同归般若门。”

    没来由的,赵慎三的心里涌起了一阵暖意,仿佛这个他在极度的迷茫始终还没有想起来是哪里的地方会给他的心灵一种他急需的慰藉一样,在这种渴望之,他跟一个迷路的孩子听到妈妈声音一般停好了车,懵懵懂懂梦游般的冲了进去。

    “先生,请问您几位?需要什么样的房间?先生,您去哪里?”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问赵慎三,可是看他好似着了魔一般双眼发直一直往里冲,又好似有目的一般的顺着走廊一直走,服务员急了,追着他询问,却不敢拉扯他。

    一个美丽的女人从一间屋里探出头,显然是被这种声音惊扰到了,她仔细一看这个游魂般的人居然会是赵慎三时,赶紧迎出来说道:“没事没事,他是来找我的,你到前面去吧。”

    服务员走了,这女人赶紧走过来,用柔软的手拉住了赵慎三亲昵的说道:“你这个傻孩子,怎么了邪一样了呢?手也冻得这么凉,赶紧跟我进屋暖和暖和吧。”

    赵慎三明白这跟女人一定可以信任,委屈的点点头任她拉着了,但他心头仿佛被这越下越稠密的雪花蒙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一般不通透,这样迷糊着始终清醒不过来,所以他自然看不到刚刚那女人出来的那间屋里,其实是还有两个人的,那两个人还都探出头来用惊愕的眼神看着他,其一个女人还准备过来拉他,却被拉着他的那女人用眼神制止了,两人回去了。

    而拉着他的女人带着他走进了跟刚才那两人坐的房间仅仅隔了一层屏风的套间里坐下了,赶紧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了他让他喝下去了。

    一杯热茶下肚,暖暖的感觉顺着胃跟食道往升腾,终于蔓延到好似被冰雪冻结住的大脑之了,意识一点点恢复,虽然还不足以还原到以往千伶百俐的赵慎三最强状态,但最起码他的眼神可以慢慢聚焦,终于聚集在正用一脸慈爱的笑容看着他的女人脸,更加下意识的交出了一个名字:“灵烟阿姨……”

    的确,这个赵慎三潜意识最能化解他心愁闷的地方,正是卢博的红颜知己灵烟开办的茶馆般若堂,他刚刚在街貌似心无所寄,其实一直念兹在兹萦绕在他心头的,始终是那个已被他爱如骨髓的女人郑焰红,他的痴迷也更是为了不得已再次亏负了这个女人,想要找一个跟这个女人有莫大关系的亲近之人倾诉一下。故而,他才能在脑子的梦游状态下还能仅凭第六感把车开到了这里。

    灵烟看着他明白他受了什么刺激,看他还能认得出自己,赶紧微笑着说道:“傻孩子,我还怕你傻了呢,没想到还认得阿姨呀!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看去好像受了委屈一样呢?”

    赵慎三突然之间哭了。

    是的,不是落泪了,是哭了。

    哭,是指有声有泪而且声音很大的哭,是一种肆无忌惮的放声大哭。但是这种哭却又是货真价实的哭,并不是有声无泪的“嚎”,更不是有泪无声的“泣”,而是一种完完全全放开了自己的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