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522回搭成登天梯
    卢博心里暗暗地叹息着,明白赵慎三为了准备这个礼物一定早开始煞费苦心的搜罗了,首先这么样一大块高品质的、毫无瑕疵的血玉价值已经无可估量了,更难得这雕工工艺更加已经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如果说次宋徽宗的画还仅仅是买来的,无非贵点罢了,那么这个东西所花费的心血可更加厉害了。

    卢博看完了这方印章,深深地看着赵慎三,最后居然哽咽的说道:“孩子,难为你了!爸爸又一次无功受禄了。”

    郑焰红倒也是第一次看到赵慎三弄得这个礼物,之前问他时他只是很神秘的说正在准备,让她放心是了,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好看的印章,只是她一个女人对这种东西毕竟不太懂,听卢博说的见外很不屑的说道:“嗨,爸爸你今天怎么了?这么一个小玩意儿,你干嘛那么样谢他?这不是更让他得意了吗?”

    卢博叹道:“傻丫头,这个小玩意儿可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出来、弄得到的!价值罢了,难得的是三这份千伶百俐的心思,且不说血玉原本有吉祥、福禄的寓意,你知道刚刚我吟的词是什么吗?那可是给得意的京官贺寿的词啊!

    我们刚刚才商议好不要把为婚礼贺喜的目的显露的太过明显,三弄去的这首诗很应景很熨贴了,既有给老首长庆贺的意思,更有为老首长的成感到开心的意味,下面咱们更加是含糊的仅仅用一句‘为老师贺’,更是放在寿辰也合适,放在婚礼也合适,放在升迁更合适,这份这份心思你这丫头估计这辈子都学不来,哼,还难为你是个丫头了!”

    赵慎三居功不傲的低声说道:“爸爸觉得合适行,我也是凑巧想到了这句词让工匠弄了,原本想把爸爸的心意突出一点,但想到您不喜欢张扬,也含糊了一点,没想到爸爸还喜欢。”

    卢博没再说话,只是轻轻的拍了拍赵慎三,接下来又让赵慎三把这东西包好,他们又商议了一下下周如何去的事情,说完之后卢博明白赵慎三急于哄郑焰红,开口驱赶他们道:“行了行了,很晚了你们赶紧走吧,我也要回家歇着了,明天还要工作呢!”

    郑焰红却撒娇道:“灵烟阿姨,我跑了一天了累死了,今晚您收留我住一晚好不好?”

    灵烟“忒儿”的一笑说道:“呵呵,你这傻孩子,我要是留下你了三还不恨死我呀?行了,你们小夫妻有矛盾自己回家解决去,我可懒得陪你们熬着,我今天也很不舒服,要早点睡了,你们赶紧走吧。”

    郑焰红还不愿意,赵慎三早着急了,赶紧低声下气的说道:“红红听话,你没看爸爸跟灵烟阿姨都累了吗?咱们别让他们跟着熬夜了,你要是不愿意我回去,我把你送回家自己出来找地方住行不行?走吧走吧,别打扰老人了。”

    卢博也说道:“你们阿姨说得对,自己问题回自己家解决去,别在这里赖着烦人,赶紧走赶紧走。”

    郑焰红看大家都这么说了,也只好撅着嘴不情不愿的跟着赵慎三站起来了,卢博让赵慎三把礼物还先带走,赵慎三却说这东西贵重,带来带去的也不安全,不如先让灵烟收着等走的时候来拿,卢博自然没意见,灵烟一看大家如此信任她,心里更加把这些人当成自己的亲人了,也没虚意推辞珍重的收起来了。

    小夫妻二人出了门却发现这么说话的时刻,外面的雪已经下得很大了,地已经蓄了一层雪白的雪花,郑焰红穿了一件羊绒外套,自然是冷的一个哆嗦,赵慎三赶紧把身的羽绒衣脱下来裹住了她,她还在那里挣扎着不领情,他仗着自己力气大,死死地裹着她,半抱半揽的把郑焰红带出了大门弄了车。

    小夫妻回到家里,自然还是一番求饶纠缠、半推半的戏码,赵慎三死皮赖脸的把女人弄进了被窝里,连瘙痒带强行的没一会儿把她脱的光溜溜的。

    这下子问题更好解决了,纵然是郑焰红再抗拒,怎奈被窝里又不能打墙,当他压住她使用了“凶器”之后,战争一开始那敌意反倒呈反例的越发消散了,当赵慎三努力的运动了好久,让女人大呼小叫起来之后,那更加是一天阴霾散尽,只留下荷塘月色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